自由投稿
星期四, 5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如何避免美中为台湾而战?美学者十年后再提弃台论 被讽应“改行”

滚动 港澳台

美中关系在拜登政府上台后继续紧绷,台海两岸关系自民进党的蔡英文政府上台后至今也仍然处于僵局,不仅北京与台北官方交流中断,双方紧张还在不断升级,但与此同时,美台的非官方关系在华盛顿、北京和台北的三角关系中却越拉越近。在这一背景下,如何让台海局势降温、美中关系有更多改善?一些学者专家试图提出解方,其中包括曾经在10年前即引起争辩的“弃台论”,而提出这个理论的美国学者也再次遭到批评,甚至有人建议他应考虑“改行”。

美国海军“约翰·麦凯恩号”导弹驱逐舰2021年2月5日在南中国海进行例行穿驶行动。(图片来源:美国海军第七舰队)

美中关系在拜登政府上台后继续紧绷,台海两岸关系自民进党的蔡英文政府上台后至今也仍然处于僵局,不仅北京与台北官方交流中断,双方紧张还在不断升级,但与此同时,美台的非官方关系在华盛顿、北京和台北的三角关系中却越拉越近。

在这一背景下,如何让台海局势降温、美中关系有更多改善?一些学者专家试图提出解方,其中包括曾经在10年前即引起争辩的“弃台论”,而提出这个理论的美国学者也再次遭到批评,甚至有人建议他应考虑“改行”。

弃台论十年后重提

2011年3月,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教授查尔斯·格拉瑟(Charles Glaser)在《外交事务》期刊上发表文章,主张为避免美中之间为台湾开战,美国应该放弃台湾并撤回对台湾安全的承诺。

10年后,格拉瑟上星期又在《外交事务》上再度发表同样观点的文章,主张美国应废除对台湾的安全承诺,以避免与中国为台湾发生战争,因为中国比十年前更加强大,“它现在更有在台海战争中取胜的前景”,“与此同时,它的领导人越来越具挑衅性,而且比以前更清楚表明,统一台湾是一个急迫的目标。”

格拉瑟认为,台湾不是美国的条约盟友,“并非美国的关键国家利益”(Taiwan is not a vital US interest),“由于美国不再承诺保护台湾,与中国发生重大战争的几率将大为减低。”

10年前,格拉瑟的弃台论遭到许多美国学者专家如葛来仪(Bonnie Glaser)、卜大年(Daniel Blumenthal)、叶望辉(Stephen Yates)等人的驳斥。葛来仪及如今已故的美国外交历史学者唐耐心(Nancy Tucker)当时曾在一场辩论中,当着格拉瑟的面批评他不了解台湾议题及美中台三方关系的动态,还强调事实上美国不仅不能抛弃台湾,反而应该加强与台湾的关系、持续对台军售以增加台湾与中国谈判的信心。

格拉瑟本人当时在提出弃台论后也曾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承认,他没有去过台湾、不是中国问题专家,对两岸关系也不清楚,只是想提出他对美国如何避免与中国发生战争的看法。

老调重弹 离现实更远?

在国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美中两国历经特朗普政府及新冠疫情后竞争态势更加激烈的10年后,格拉瑟再次提出他的弃台论,不仅再次受到与10年前相同的批评,甚至有美国学者抨击说,格拉瑟应该去找新的话题或干脆改行。

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大学政治学教授金德芳(June Teufel Dreyer)认为格拉瑟是在老调重弹地纠缠炒作。她说,他的做法是“抛出一些东西来引起许多争议,但这是不会发生的事情。”

金德芳在外交政策研究所星期二(5月4日)一场关于台湾的讨论会上说,美国在台海有安全利益,日本在台海甚至有更多安全利益,如果美国不顾对台湾的承诺,那将同时影响到美日和美台关系,美国也将失去所有作为一个负责任盟友的可信度,“所以我宁可希望查尔斯·格拉瑟要么找一个新的谈话题目,要么谈谈改行去做别的事。”

滨州大学法学教授戴杰(Jacques deLisle)说,格拉瑟的论点相当具“挑衅性”,“弃台论有如一些年份会出现周期蝉一样,它的确时不时会重新出现”,除了格拉瑟外还有布鲁斯·季礼(Bruce Gilley)的‘芬兰化’理论,它们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不过最终都未能得到多少注意。

他说,尽管格拉瑟这次提出的论点比前一次有较细微的描述,但现在并不是时机,因为美国对台湾的支持度比当年更高了。

全球台湾研究所执行主任萧良其(Russell Hsiao)则认为,这篇弃台论较少是关于对台政策而是关于中国政策。

“这个论点早已离我们而去。或许10年前它还更引人注意一些,这涉及到那种包容中国并希望与中国多接触来减少威胁的想法。但我认为华盛顿在那种方式能否带来实质结果的看法上,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扭转。”

除了格拉瑟外,也有研究台湾事务的中国官方学者称,美国早晚会像当年与中国建交时一样抛弃台湾。复旦大学台湾研究中心主任信强教授去年就曾撰文说,随着中国综合国力不断比肩美国,“美国再次‘抛弃’台湾这一‘战略高危资产’,也将是必然的结果”。

批评者:弃台论者不懂美台关系

在星期三的全球台湾研究中心一场讨论中,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被美国之音问到他如何看待美国学者所提出的美国应减低对台支持以改善局势的论点。

卜睿哲答复说,“我认为,如果你去看这些学者其中一些人的背景,你会发现他们是全球战略的专家,对台湾或美台关系的历史知道的不太多。我认为他们是以自己的理论为基础演绎出他们的政策结论,而不是以台湾现实情况为基础而归纳出结论。”

虽然卜睿哲认为,这些学者已经被边缘化一段时间,但他们的理论还是有一点必须注意,那就是威胁环境正在改变,中国今日在军事上能做的已经不同于20年前,如果美国要继续作为台湾的安全盾,它必须在地区有军事能力和战略才能做到,“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卜睿哲在回答美国之音问题时说,他认为,北京和台北目前难以找到可行步骤来对两岸的关系氛围做出现实上的改进。

卜睿哲说,“这是一个难题。它是一个难题是因为我认为,北京未能从马英九政府得到所有它想要的,而马总统或许是北京所能够得到的最好的台湾总统。现在国民党正在挣扎着试图找出一个方式来吸引台湾人民,但同时却要能包容北京。”

卜睿哲对北京提出两个建议,首先就是不要为两岸对话设定前提。

“我认为,北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停止为北京与台北之间的对话设定前提。我认为,如果你不对台湾强加他们做不到的要求—你知道台北无法满足这个要求—那么就一些事情就有可能发生。你的问题用了‘现实上’这个字样,我不确定这是否现实,因为设定前提是北京使用的手法,它仍然认为这样做有用。”

其次,卜睿哲说,如果北京能停止对美台关系或台湾政治的“每一件事”都做出反应,或许也能为双方创造较好的环境,因为派出解放军战斗机和轰炸机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只会让情势更糟糕而不是更好。他说,现在或许是时候减少这种做法了。

中国官方学者对美台提出的低端要求

复旦大学台湾研究中心主任信强在美国外交政策全国委员会最近发布的论文汇编撰写了关于台海两岸关系的文章,认为“基于三方在政治原则及战略利益上有长期的根深蒂固的结构性分歧,在可预见的未来,预期三方能有一个正和发展框架的光明未来是困难,甚至不可能的”,但三方应该能追求低端目标,例如降低紧张、防范事故及更好的危机管控,以避免两岸形势坠入深谷。

在涉及美台关系的部分,这位中国官方学者对美国提出的建议包括以清楚的声明向北京确认美方“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台独’”,并将持续遵守长期以来的“一中政策”框架,这个框架包含三个美中联合公报及《台湾关系法》,但不提“六项保证”。

他提出的其他建议还要求华盛顿明确表示不支持台湾政府参与任何需要主权国家身份的国际组织,以及美国不寻求在国际社会制造“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显著减少对台军售的频率、质量和数量;克制派高级政府官员或现役将领访问台湾,严格限制台湾领导人以过境名义访问美国;清楚警告台湾政府不可采取任何挑衅行动,通过对中华民国宪法的解释、增添或修改条文寻求台湾法理独立,等等。

对于北京与台北的关系,信强认为,在民进党不接受北京坚持的“一中原则”下,双方“看来没有任何机会改变彼此不妥协的立场,这也意味着两岸关系近期内没有改善的空间”,但尽管如此,这位中国官方学者说,两岸仍然可以采取一些务实的步骤避免彼此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信强建议,北京应该对台北和华盛顿确认它将继续坚持“和平统一”的原则,“假定台北不推动台独,华盛顿不抛弃它的‘一个中国’政策”,与此同时,台北应该向北京和华盛顿确认,它不会透过修宪或增加条款追求关于中华民国或有主权国家象征的法理台独议程。

此外,他也认为台海两岸“应通过创意寻求类似‘九二共识’、能够同时被中国大陆、美国和台湾欢迎和接受的安排,以便彻底解开北京与民进党之间的结”,如此才能缓解潜在的令人不安情势。

其他建议还包括,两岸可以从低敏感领域开始探索合作机会,例如疫情防控的合作;通过第三方或第三地恢复低阶功能性的对话或学术交流;持续进行经贸及社会、文化交流等。

学者:改善关系责任在北京

这些建议中涉及美台关系的部分,在当前美国的拜登政府下是否具有可行性?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王维正(Vincent Wang)对美国之音说,他认为,那种华盛顿一味安抚北京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王维正说,过去,当美国认为中国对台湾的行动不算那么特别时,美国政府可能会要求台湾改变做法以取悦中国,不过“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

他说,现在中国的行动“指向一个令人不安的模式,它影响到美国的利益,所以现在的责任是在中国身上,它必须降低施压做法以作为改善它与台湾和美国关系的催化剂”。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