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俄罗斯关闭知名人权组织遭德国外交部批评

滚动

俄国法院指该国历史最悠久的非政府人权组织「纪念」(Memorial)在调查苏联斯大林时期犯下的罪行时歪曲了历史,并强迫其关闭。德国外交部批评此举「剥夺了受压迫的受害者的声音」。

(德国之声中文网)俄罗斯最高法院周二(28日)下令关闭该国最着名的人权组织「纪念」(Memorial),该组织因搜集在前苏联独裁者斯大林(Josef Stalin)时代,遭国家杀害的数百万人的信息,而引起了当局不满。

法官娜沙罗娃(Alla Nazarova)下令关闭纪念的核心架构「纪念国际」,理由是该组织违反「外国代理人」(foreign agent)规定,未依法在所有出版物上注明自己是外国代理人。

检察官扎菲亚罗夫(Alexei Zhafyarov)在最高法院发言时说,「纪念」组织正在扭曲历史。他声称纪念所整理的斯大林时代受害者名单中有「手上沾有苏联公民鲜血的纳粹罪犯」,并表示『纪念』透过对20世纪政治镇压的议题进行猜测,捏造了『苏联是一个恐怖国家』的虚假形象。」

数十人在寒冬中聚集在莫斯科最高法院大楼前支持「纪念」组织。该批群众在听到判决后高呼「耻辱」,「纪念」的推特上则发布了警察抬走一名抗议者的图片。

支持者在法院外声援纪念组织。该组织处理苏联时期的犯罪问题,并整理了斯大林时代的受难者信息。

「纪念」组织激怒莫斯科当局

「纪念」组织於1987年由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等苏联异议人士创立,是由各地登记机构所组成。它现在由两个法律实体「纪念国际」和「纪念人权中心」组成,前者负责处理苏联时期的犯罪问题,后者负责处理现代俄罗斯的政治犯问题,并为如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等反对俄国总统普京的人发声。

在「纪念国际」被关闭後,「纪念人权中心」也面临当局的审查,俄国检察官预计将在周三(29日)宣判相关裁决。外界认为,当局关闭「纪念」组织,是为了结束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20世纪80年代末开启的政治自由时代。

驻莫斯科的记者莱特(Felix Light)告诉德国之声,「纪念」组织的活动使部分俄罗斯政府机构「非常不满」,其中也包含了目前在莫斯科具有庞大影响力的安全部门。

莱特表示:「我们今天从在最高法院发言的检察官那里看到的,几乎是对纪念斯大林时期罪行一事的诉状。检察官认为,俄国人不应该关注这些罪行,他们不应该对此感到羞耻。」

纪念国际负责人:将提出上诉

「纪念国际」主席拉钦斯基(Jan Raczynski)告诉国际文传电讯社(Interfax news agency),他的组织将在俄罗斯对判决提出上诉,必要时不排除上诉到位於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人权法院。

他补充说,「纪念」组织将继续照常运作,直到用尽所有针对禁令的救济途径。「检察官无法阻止『纪念』的工作。有许多人认同『纪念』所做的事情,但不属于任何组织。」

「纪念」国际的负责人之一安德烈耶夫(Pavel Andreyev)说,随着普京试图巩固其政治权力,俄罗斯正在加强对人权组织的打压。

「普京已经执政20多年了,莫斯科现在正准备(继续他的统治),」他向德国之声表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镇压这些独立组织。」安德烈耶夫解释道,「纪念」组织收集了俄国当代及历史上侵犯人权的证据,而这可能对对普京而言是一种威胁。

普京本人则批评,「纪念」组织为「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进行宣传」,并指出其数据资料中有错误。

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独立报总编穆拉托夫共同发声支持纪念组织。

戈尔巴乔夫发言支持

另一方面,戈尔巴乔夫在上个月发言支持该组织,称其继续运作对国家而言有其意义。他在与202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丶俄国独立报总编辑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的联合声明中说:「『纪念』的活动一直旨在恢复历史正义,保存对数十万死难者的记忆,不允许在现在和未来发生类似事件。」

在德国,俄国此举则遭受批评。德国外交部表示,该裁决「令人难以理解」,称其与俄罗斯保护基本公民权利的国际义务相抵触。

德国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说:「作为国际网络的一部分,『纪念』组织为研究丶记录和防止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像『纪念』这样的组织提出的合理批评应该得到倾听。(俄国法院)这一决定引起了我们的极大关注,尤其是因为它剥夺了受压迫的受害者的声音。」

一些德国非政府机构,包括国际特赦组织德国分部丶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Heinrich Böll Foundation)丶布痕瓦尔德和米特尔堡-多拉纪念馆基金会(Buchenwald and Mittelbau-Dora Memorials Foundation)以及负责处理前东德罪行的政府机构,谴责这一裁决是「对俄罗斯社会丶周边社会和整个欧洲的沉重打击」。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