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李智一:拆雕像封众口 香港民主遭全面压制下“热血”仍在流淌

滚动 推荐 大众观点

香港大学深夜拆除纪念六四牺牲者的“国殇之柱”的行为令多方谴责,在港大拆除“国殇之柱”后,香港中文大学将校园内的“民主女神像”移走,岭南大学也将位于校园空地上的“六四浮雕”围封后放至储物室,其教学楼墙身的民做主女神喷漆画像,同样被灰色油漆掩盖。在这个民主遭受全面压制的香港,港府欲将民主相关的人、物、事全部掩盖,企图抹去所有人关于六四的记忆,但实际上却根本无法阻隔已根植在人们心中的民主“热血”。

香港大学深夜拆除纪念六四牺牲者的“国殇之柱”的行为令多方谴责,在港大拆除“国殇之柱”后,香港中文大学将校园内的“民主女神像”移走,岭南大学也将位于校园空地上的“六四浮雕”围封后放至储物室,其教学楼墙身的民做主女神喷漆画像,同样被灰色油漆掩盖。在这个民主遭受全面压制的香港,港府欲将民主相关的人、物、事全部掩盖,企图抹去所有人关于六四的记忆,但实际上却根本无法阻隔已根植在人们心中的民主“热血”。

今年10月初,屹立于香港大学已有24年的“国殇之柱”在港府对民主派人士的清算中未能幸免,港大10月7日通过孖士打律师行向香港支联会发信,要求其10月13日下午5时前移走“国殇之柱”,否则将被视为放弃,由校方决定如何处理。这样的要求给正在清算的支联会带来不小的打击,彼时,无论是支联会的主席、副主席还是常委,多数身陷狱中。

这座八米高的铜像“国殇之柱”,从外观看,是用裸尸形象摞成一座可怖的方尖碑,以此纪念在1989年6月4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周围,遭到中共屠杀的支持民主的学生和工人。

“国殇之柱”的创作者、丹麦雕塑家高志活出面表示,他已委托香港律师向港大的法律代表发信,寻求解决方案。他重申自己是“国殇之柱”的拥有者,向支联会借出作品,并根据协议在香港大学永久展出。

多方关注事态进展并谴责港大的行为,还有不少团体将对拆除“国殇之柱”者荒谬行为的怒火喷向替港大发出律师函的孖士打律师行。作为成立于美国芝加哥、已有百年历史的知名律师事务所,孖士打律师行的行为遭全球20多个团体联署谴责,并要求其解除代表港大的相关协议,因为要求支联会移除“国殇之柱”的行为已然违背了他们的自身使命。

在汹涌而来的谴责声中,亦或是台风天气的影响中,港大第一次拆除“国殇之柱”的目的并未达成。其后,高志活多次希望能够亲自前往香港,将雕塑带走,但是由于港版国安法的存在,可追责不论是否为中国人对于政府的负面言论,高志活多次表示希望能够得到法律豁免,不然前往香港或有安全风险。

高志活的要求还未回应,港大再一次做出令人愕然之事。12月23日凌晨,港大校方安排工人对“国殇之柱”悄然地进行了拆除作业,这座屹立在民主之人心中的雕塑最终未能逃过一劫。至此,港大以及港府的举动再次令国际失望。

港大选择在夜深人静想时拆除雕塑,却不知此举恰恰体现出其心虚的心理。不少人对此难以置信,深感此举有辱港大的招牌。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港大拆除雕塑后,香港中文大学、岭南大学也纷纷开始清除自己校园内的民主标记。

香港中文大学在官网发声明宣布,已从大学站广场移走一座未经许可摆放的雕像“民主女神像”。曾经参与安排雕像在校园内展示的中大学生会和“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目前均已在港府对民主的打压下解散,中大则以没有任何组织为该雕像的维修及管理承担责任为由,移走该雕像。

此外,岭南大学学生会编委会通过脸书表示,位于梁銶琚楼外空地的“六四浮雕”已被拆除,现已用胶纸包住并放置于校内储物室中。编委会还说,刘李婉娴楼二楼学生会中庭墙身的民主女神喷漆画像,现下也已被灰色油漆掩盖。

除中大和岭南大学外,包括浸会大学及城市大学在内的多所香港其他大学内,也有民主女神像等政治性标记,不少声音认为,这些雕像会陆续被校方移除。

香港当局不断顺从中共,以强制手段消除世人关于六四的记忆。经历了雨伞革命、反送中运动的港人,面对如今几近面目全非的香港,他们是不会接受这样的愚弄的。在港大10月13日欲拆“国殇之柱”之时,不少学生和市民不顾当时的台风天气赶至港大,想要最后目睹一眼该雕塑并拍照留念。有港大学生说,雕塑可以移走,但大家的共同记忆无法被抹去。

在外界对港大深夜拆除雕塑愤怒谴责之时,台湾的华人民主书院宣布将再次建立起一座新的“六四耻辱柱”,预计明年六四进行揭幕仪式。

在香港民主人士被打压政治犯“以身殉道”之时,国际支援者呼吁支持香港民主的同路人成为一名“写信师”,给予狱中人士力量。

中共欲封民众之口,却不知只会反伤自身,强力的打压下只能凸显出其对民主力量的担忧甚至恐惧。香港政府欲跟随大陆的脚步,令六四事件的始末消息在众人眼中,却不知已扎根在人们血液中的民主和公正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逝。民主国际在记录其可怖的行径,流亡的港人也在传承香港的民主精神,对内的镇压只能得到一时的消声匿迹,却不会成为永久的成功。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