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2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信贷需求疲软 经济成长动能不足 企业人民负债增速双降

滚动 财经科技

中国央行27日召开2022年年度工作会议,特别提出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中国央行在12月中旬才降准2码,对市场释出人民币1.2兆元的流动性。分析指,中国现在最需要解决的是经济成长动能不足,大家看坏未来经济前景,企业宁愿把获利还债而不愿借钱投资。

中国央行27日召开2022年年度工作会议,特别提出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中国央行在12月中旬才降准2码,对市场释出人民币1.2兆元的流动性。分析指,中国现在最需要解决的是经济成长动能不足,大家看坏未来经济前景,企业宁愿把获利还债而不愿借钱投资。

中国央行(人行)的年度工作会议,要求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但除了要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这次专门提到“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且要求“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

根据陆媒财新网报导,“随着经济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近期信贷需求较为疲软。”数据显示,2021年11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继续低于预期。居民、企业和政府三大实体部门中,债务余额增速上升的只有政府部门,居民和企业负债增速则双双下降,与此同时企业存款增加。“表现出实体经济信贷需求整体疲弱,企业对经营前景偏谨慎。”

台湾金融研训院院长黄崇哲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中国央行总共说八点,但是最重要的是第一点,“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这是很明确的讯号,希望钱能流到企业去,企业部门可以增加投资。

黄崇哲:“企业部门现在不投资的原因包含不管是成本增加,包括社保成本等,美中贸易战后供应链重组,他在市场上竞争力可能会有受限,等到其他国家疫情平稳后,对于中国本身接单的状况可能不好。所以我觉得这是口号、人家不借就是不借。”人行12月放水1.2兆元 企业投资意愿不足对资金需求降低中国央行才刚在今年12月6日宣布,为支援实体经济发展,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2码(0.5个百分点)。市场估算,本次全面降准将向市场释出人民币1.2兆元的流动性。黄崇哲看中国央行“放水”认为,中国现在投资意愿不足,展现在企业对资金需求降低,中国人行降准后,企业贷款还是没有增加,大家对于这个国家经济体的未来前景是不看好,利率调降只是厂商成本的降低,但是影响投资的其他因素更多。黄崇哲:“他现在最需要解决经济增长动能,企业投资贷款的情况下,以台湾为例过去几年经济衰退,就是很多钱跑到中国或其他地方投资,很多工业区闲置,没有投资将来就没有产出。”王剑:中国货币传导性不足 经济历史性衰退 放松银根也动不了资深财经专家王剑解释,中国三大政策工具分别是人行、财政部、发改委。发改委负责投资,人行负责货币,财政部负责财政政策。财政政策无以为继原因是因为中国政府借的债已经太多根本还不起。所以现在的问题是财政动不了;人行现在动不了是因为现在不景气,放松银根用处不太大,因为传导性不够。王剑:“人行放松货币刺激作用只在一个条件下会发生,就是经济蓬勃的时候。现在经济出现历史性的衰退,他放松银根动不了。另一方面就是人民币问题,现在人民币不敢动,因为人行减息、放松银根会对人民币汇率产生压力。”王剑指出,历年以来所有金融的危机只有一个源头就是债务。中国现在债务庞大,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还是个人,所谓的金融风险就是信用风险,也就是债务风险,所有金融危机的落脚点都在货币上。王剑:“所以人民银行防范金融风险啥都不敢动,因为一不小心把骨牌弄倒,后面就不堪设想。人行从去年疫情那么严重,中国都是很保守货币政策,何况今年风险比去年更大,明年更不用指望,越往后风险越高,人行能做的能利用他的货币调控空间越小,他就会越保守。”中国企业去杠杆 优先还债不愿增加投资中国第一财经曾提出“警惕企业去杠杆引发资产负债表式衰退”,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企业获得利润后并不愿意增加投资,而是优先偿还债务,且降低新的举债规模。但值得警惕的是,如果企业都专注于修复资产负债表,有了利润就还债,没有新增投资,将可能引发日本经济学家辜朝明所说的“资产负债表式衰退。”王剑分析,企业如果觉得未来有获利空间、获利会持续好转,或是需求会增加,通常会增加生产的产品库存,再者,当企业中期如果看好的话,会扩大设备增加生产。但是中国企业负债率高达80%,当不看好前景时只能还债。王剑:“他们的利息支出很重,他手上获利最优的方案就是还掉一部分贷款,减少利息开支。所以他反应市场未来的取向,以及对市场未来的判断。”中国强调“稳”经济 国进民退必然结果 黄崇哲以今年的圣诞节为例,中国一方面要靠浙江出口圣诞饰品,但是在国内又打击圣诞活动,自己国内搞脱钩,越脱钩结果越要靠内部,民间资金要留下来做准备,不太敢在这种情况下扩厂,倒闭的话全部只能靠政府。经济下行时,更驱使中国政府经济政策往“国有化”靠拢。他提到现在在中国赚钱不道德、不共同富裕也不道德,“国进民退”到某一程度就会卡住。黄崇哲:“如果在西方的话就让他倒闭、清算,造成系统性风险。因为中国很强调稳,所以一定要介入,政府一定要收、承接,承接的结果更打压民间进来机会,所以动能越低,动能只能靠国企的扩大投资。”王剑指出,现在的问题都是之前种下的“因”,现在看到的是“果”,过度借贷所有经济危机都是债务的问题。就算是央行大放水,也只是任由资金往股市、房地产重来一遍,无法根本解决中国经济问题。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