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2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山东某镇领导恐吓访民遭举报 芝麻官真能一手遮天?

滚动 不平则鸣

近日,山东平度一镇政府官员在回应民众上访诉求时,公然说出“我有一百种方法去刑事他儿子”等雷人话语,再度引发公众舆论对于当局信访制度和基层干部作风的质疑。

山东平度官员恐吓访民遭举报 芝麻官真能一手遮天?

近日,山东平度一镇政府官员在回应民众上访诉求时,公然说出“我有一百种方法去刑事他儿子”等雷人话语,再度引发公众舆论对于当局信访制度和基层干部作风的质疑。

“这一家人都不怕死的话,那你就豁(出去),他们能豁上我也能豁上,你就转达给他就行了。给脸不要脸的话,那就不需再给脸……。”

一位听众近日向本台提供了以上录音片段。据介绍,这是山东省平度市云山镇党委书记王丽在做当地一位上访户的“思想工作”时,要求其外甥向他转达的话,而王丽还有话要说:“你放心,我豁上了,我有一百种方法去刑事他儿子,只不过现在我还不愿去用那些方法……。”

本台记者无法独立证实录音的确出自王丽本人,但多家中国媒体此前报道曝光的录音片段与此吻合。

涉事官员被停职?

中共平度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账号“平度发布”上周日也通报,有网民近日反映云山镇党委书记王丽在做“群众工作”时,“方法简单、言语失当、作风粗暴”,造成不良影响。平度市委已于当天对王丽作出停职调查的处理决定,责令她向当事人赔礼道歉。当局还成立了调查组,将对该事件进行处置。

本台在当地时间周一晚间多次致电云山镇政府,但无人接听。事件中,这名上访户的具体诉求目前仍不清楚。不过,上海官媒“东方网”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事件中被威胁的当事人谢某表示,自己没有收到道歉,而王丽所说的话反映的就是平度市对于信访人员的一贯做法,当局不可能向他家赔礼道歉。

公开信息显示,现年四十岁的云山镇党委书记王丽负责“意识形态、双招双引”等工作,组织对“重大事项”的决策和督查。她此前还担任过共青团平度市委组宣部部长、共青团平度市委书记、云山镇镇长等职。

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就此表示,一位镇领导敢对上访户亲属放出如此凶险的话,表明中国的一些基层干部对待当地群众已经到了“有恃无恐”的地步:“这就是恶霸、黑社会的作风,现在基层政府基本上已经黑社会化了。这哪像一名‘人民公仆’所说的话呢?这不都是在威胁吗?”

记者注意到,在中国网络上广传的这段录音中,王丽还让家属向当事人传话说,他家“可还有两个小孙子,肚子里还有一个”,显然是在暗示上访户全家的人身安全可能都会受到威胁。

中国访民面对的威胁(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只不过说了“实话”?

中国有着难以计数的访民,他们大多也都有过被暴力截访、被关押、甚至被劳教的经历。但一名地方官员如此口无遮拦地威胁上访民众,这引发了中国网友的热烈讨论。

有人感叹道:“以后谁还敢上访啊?这都玩命了。不上访可能就一直被欺负,上访可是生命受到威胁。”

还有人直言:“这就是真实的中国……。有些话能做不能说,她说了出来,被人摆上台面,于是她要倒霉了!”

高瑜指出,王丽还不能被称作“害群之马”,因为她这样的基层干部非但不罕见,还很普遍。而李田田事件就是另一个近期的典型案例。

本台此前报道,因在网上声援在课上质疑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而被举报的上海震旦职业学校的一名女教师,湖南省永顺县的乡村教师李田田近期被当局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多名维权人士和律师前去探望她的家人,却遭当地村干部围殴。过了好几天,李田田虽然“出院”,但她的行动仍然受到密切监控。

多位维权人士到湖南永顺县医院探访李田田被保安阻挠(视频截图)

关注王丽事件的北京维权人士李先生通过文字方式对本台表示,王丽只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

据他了解,山东当局对于一些积极维权的访民的确也是这样做的。他表示,此事充分说明,中国基层干部的首要任务并不是服务群众,而是协助当局维稳:“不解决问题可以,但要维护社会稳定。相信基层政府的上级一直到中央也知道这种情况,一直在默许甚至纵容。”

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两年前就曾表示,政府要把社会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并大力推行市、县领导干部接访、下访制度,让地方性社会矛盾在本地化解。这无疑给基层官员带来了巨大的维稳压力。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