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2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厦门聚会案两周年开审无期 丁家喜妻疑当局故意拖延

滚动 不平则鸣

2019年12月,中国多名律师和公民运动人士在福建厦门聚会讨论时政后陆续被捕。大搜捕至今已经两年,但案件仍然开审无期。家属担心,如果继续拖延下去将对涉案人不利。

丁家喜妻子罗胜春担心丈夫会遭受秘密审讯,但更担心案件会一直拖下去。

2019年12月,中国多名律师和公民运动人士在福建厦门聚会讨论时政后陆续被捕。大搜捕至今已经两年,但案件仍然开审无期。家属担心,如果继续拖延下去将对涉案人不利。

圣诞节本应是个欢庆的日子,但是罗胜春却无心庆祝。

2019年12月初,罗胜春的丈夫、维权律师丁家喜与多名来自中国各地的异见人士在厦门聚会,其后在山东警方的跨省抓捕行动中被捕,与另一主要涉案人、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被羁押在山东临沂市的临沭县看守所。

罗胜春说:“伙食还是一个馒头一碗汤,还是没有纸币书报,没有热水,屋子里面消毒呀,卫生呀都特别糟糕。丁家喜有关节炎、腹泻、小腿浮肿。你去投诉和申请信息公开一概不予理睬。”

许志永2014年曾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被判监四年,丁家喜则曾在2012年联署要求官员公开财产。今年年初,两人的控罪从原本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改为更严重、可判终身监禁的“颠覆国家政权罪”。由于法院要求辩护律师签署保密承诺,不能把起诉书原件发给家属,罗胜春只能根据知情人士口述的内容整理出两人的罪证。

罗胜春说:“他们把新公民运动等公民运动标签为非法组织;然后把国外非政府组织运行的一个公民运动网站也强加到许志永和丁家喜头上;第三就是说他们参加电报群,在电报群里讨论施政;第四,说他们组织非暴力培训的讲座;他们把非暴力运动和抗争这些东西都当成是颠覆国家政权的证据;然后就是他们的两次聚会,一次是烟台,一次是厦门,都是朋友在一块聊时政,都成了他们颠覆国家政权的罪证。”

丁家喜妻子罗胜春担心丈夫会遭受秘密审讯,但更担心案件会一直拖下去。(罗胜春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中国经常趁圣诞期间开庭秘密审理争议案件

过去中国经常会趁着西方国家过圣诞期间,开庭秘密审理具争议案件。罗胜春担心, 丈夫会在圣诞新年期间遭受秘密审讯,但更担心案件会一直的拖下去。

罗胜春说:“我们不希望他们在圣诞节新年期间开庭,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休假,但是我们也不希望他们违法地,无止境地拖下去,就是不审不判,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个就是秘密审判,胡乱把他们送进监狱,不合法的(不让)传证人到庭,也不合法的(不让)让律师复实卷宗,不合法的(不让)律师进行辩护,还有一个就是,它想按法律程序走,但是又找不到证据,就无缘无故的拖延。”

同样卷入“厦门聚会案”的陕西维权律师常玮平也因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今年四月遭正式逮捕,目前羁押在远离宝鸡市的看守所。

他的妻子陈紫娟表示,为丈夫维权至今一年多,陕西警方已多次南下深圳要求她噤声.

陈紫娟说:“我是在深圳工作。陕西省宝鸡市公安局常玮平专案组以及陕西省公安厅先后九次到深圳来或者到我家里,或者工作单位找我老板,给我施加压力,让我老板来管控我,他们让工作单位成立针对我的工作小组来威胁我,就是不让我对外发声。我一去北京他们就会给我领导打电话。”

陈紫娟为丈夫常玮平维权以来多次受到陕西警方威胁。(陈紫娟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家属认为,国际社会对厦门聚会案的关注一定程度上起到正面作用,相信当局准许丁家喜和许志永与律师会面,与美国政府和美国国会的关注有关。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