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2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王力宏婚变引发妇权大讨论,“无所谓”一族不再视结婚为人生必选项

滚动 中国大陆

过去一周,王力宏婚变事件成为整个华语世界最火爆的新闻。前妻李靓蕾长篇檄文发布种种细节,令曾经的优质偶像王力宏颜面扫地,人设崩塌。李靓蕾尤其谈到作为女性,在选择做全职太太和生育孩子方面要仔细考量,因为社会往往不承认家庭主妇的劳动付出,令她们在婚变之时陷入无助境地。王李婚变引发网络世界大讨论,而对视婚姻“可有可无”的中国新一代年轻人来说,或许又增添“无所谓”态度的一项实例支持。

江苏省苏州市的年轻人在拍摄婚纱照。(2021年8月13日)

过去一周,王力宏婚变事件成为整个华语世界最火爆的新闻。前妻李靓蕾长篇檄文发布种种细节,令曾经的优质偶像王力宏颜面扫地,人设崩塌。李靓蕾尤其谈到作为女性,在选择做全职太太和生育孩子方面要仔细考量,因为社会往往不承认家庭主妇的劳动付出,令她们在婚变之时陷入无助境地。王李婚变引发网络世界大讨论,而对视婚姻“可有可无”的中国新一代年轻人来说,或许又增添“无所谓”态度的一项实例支持。

人设的坍塌,失败的榜样

一夜之间,优质偶像和学霸才子王力宏的美好形象轰然坍塌。前妻李靓蕾指责王力宏种种不端:出轨,招妓,不照顾孩子,自恋,性成瘾,冷暴力,拿太太当生育工具……几乎集所有可以想象的男人缺点之大成。过去一周,以“王力宏”为主题的新闻,在中国大陆超过40亿条,新浪微博关于王力宏的内容贴转发超过30亿次,完全盖过了同期任何一条新闻的热度,成为华语世界全民大讨论的巅峰话题。王力宏和他父亲试图反驳,但是网络世界几乎是一边倒的倾向李靓蕾,最终王不得不认罪求饶,暂时终结了持续数天的唇枪舌战。

明星离婚并非新鲜事,但是这次恐怕主角二人都未料到,一场离婚引发华语世界对于女性权益、两性关系、生育、婚姻,以及家庭等话题狂潮般的全民大讨论,堪称2021年里程碑式的焦点事件。

今年27岁的Phillis,在上海工作数年,有一份比较稳定的白领工作,偶尔还会去某著名运动品牌商店打个零工。Phyllis已经6年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她觉得自己很享受一个人的自由自在。平时下班之后,她并不喜欢其他年轻人的唱K或者去夜店的社交方式,而是更愿意在家看书看电影。

“我觉得谈恋爱很浪费时间,我一个人安排生活我觉得非常的充实”,Phillis告诉美国之音说:“包括出去跟朋友吃饭,哪怕我一个人躺在家里看电视,都是自我感觉很充实。我也有些朋友觉得,一个人在家里好无聊,一定要出去。我完全没有这个需求。我觉得我太完整了,完全没有需要另一个人来怎么样。”

Phillis并不是当代年轻人中对于婚恋“懒得做出努力”的极端个例。很多更加珍视自我价值和享受人生的90后00后,不但流行“宅”文化和“躺平”文化,甚至不觉得结婚生子是一条人生必经之路。

生活在北京的30岁的山西姑娘卢西,和一名室友两只猫同住。大学主修设计的她现在是自由职业者,不需要上下班通勤。卢西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她大学宿舍7名女生里,只有两个结了婚,剩下的不管有没有男友,都没有在未来几年里结婚的计划。

“其实不光女性不想结婚,男性也不想结婚”,卢西说:“都不想将就。而且相互都非常重视自己的利益。结婚并不能让自己生活品质提高的话,我觉得没有人愿意。”

新一代“无所谓”族:自私没错

根据中国民政部每年的统计数据,中国的结婚对数和结婚率自2012年达到顶峰之后开始逐年下滑。结婚对数在2013年为1347万对,到了2020年下降到813万对,差不多少了一半。2013-2020的粗结婚率也从9.92 ‰逐年下降到5.8 ‰。同时,结婚年龄也表现出推迟的趋势,主要结婚年龄由20-24岁人群变为25-29岁人群。在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结婚率普遍偏低。

结婚的越来越少,离婚的也越来越多。1987-2020年,离婚对数从58万对上升到373万对,粗离婚率从0.5 ‰增长至3.1 ‰。

中国2006-2020年粗结婚率(数据来源:中国民政部,美国之音江真整理)

上海的Phillis认为,用“恐婚”或者“不婚”来形容像她这样的年轻人,倒也有点言过其实了。他们的状态更像是“无所谓”,结婚并不是人生的一条必经之路,有或是没有都可以接受。“就是顺其自然,但是结婚不是我的必选项。不结婚也完全OK,但是如果有机会碰到合适的,也不是不能结。”

Phillis认为,最大的原因来自于对婚姻的不信任感,而王力宏事件给她的不信任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证。她告诉美国之音说:“我觉得我们这代人,拿我自己来说,要一直很喜欢一个人,然后要跟他过一辈子,说出来就觉得压力很大。万一我只喜欢这个人两年,三年,然后呢?我要不停的离婚结婚吗?这个约束感对我来说可能就是有点太强了。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我能做到这件事情,更别说我能相信另一个人会对我也做出这样的承诺。”

北京的卢西告诉美国之音记者,因为没打算结婚,也不想要孩子,曾经被家里亲戚指责过“自私”。她的态度是毫不愧疚,坦然接受:“我觉得(说我们自私)公平,但是现在年轻人也不觉得自私是一件不正确的事情。我觉得可能是我这个年龄段,大家对婚姻这个事情认识的更透彻一点。”

位于纽约的NGO“中国妇权”创始人张菁长期观察中国妇女问题。她觉得,随着经济的发展,结婚率走低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她告诉美国之音:“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结果是女性的工作需求,要求平等,脱离家务事,全心身的走出到社会来,彻底的走向男女平等的意愿提高了。在这种情况下,欧美国家,民主国家,还有经济发达的国家,他们的妇女生育率都比较低。所以这个状态是个普遍现象。所以中国妇女生育低呢,也受到这种思潮和国际背景的影响,主要就是来自于经济发展。”

网友:女性权益的觉醒

“王力宏事件可以算是21世纪中国女权运动的一标志性事件了”,中国社交平台豆瓣上一位名叫“夏言”的网友这样写道:“王家父子和前妻靓蕾的高下之别,与其说是语文和逻辑的碾压,不如说是女性观的碾压。中间差的,正是近十年中国女性意识觉醒与解放运动所走的路程。”

李靓蕾在炮轰王力宏第一篇长文就直言,她站出来是不想女生再有和她一样的经历,以及女人做全职太太“是我们这一代人省思的议题”。其中一句“家庭主妇这份工作的薪酬应该计算上以你的能力不外出工作的机会成本,这应是所有家庭主妇透过自己努力应得的薪酬,而不是被赠予或施舍的”,把她的锤夫檄文上升到社会议题,引发各方尤其是女性读者的热烈讨论。

全职太太长期以来做家务带孩子的努力不被认可,尤其在婚姻破裂时得不到足够的经济补偿,是世界范围的问题。在韩国,甚至有个贬义词“妈虫”,专指拿着老公的钱无所事事吃喝玩乐的家庭主妇。北京的一个法庭在今年2月一桩民事诉讼案中,首次使用新民法典规定给离婚的全职太太以5万元补偿,虽然数目甚低,但历史意义重大,因为这是第一次全职太太的家务劳动获得法律规定的金钱补偿。

王力宏事件之后,Phillis觉得,更是增强了自己对婚姻的没信心。对于全职太太问题,她说:“我觉得选择做家庭主妇也OK,但是如果是我,我肯定会在做这件事的同时会做一些(兼职),哪怕是自媒体也好,用我自己的能力,让我能获得一部分的收入。我觉得,如果完全依赖另一个人,在当下来说,会有一点危险。就是说你的命完全在别人手里,这件事情有点麻烦。万一未来离婚了,你要再出去找工作。”

“中国妇权”创始人张菁(照片由本人提供)

“中国妇权”的张菁认为,做全职太太和生多少孩子,都值得女人多想一下。她说:“所以我觉得,它会吓倒一大部分人,然后也会警醒很大一批女性,再重新思考一下,到底生孩子多,还是生少好。到底这个爱情是不是可以用生孩子多和生孩子少来维系,所以大家会更多的思考这个问题的。”

豆瓣博主夏言说:“放在十年前,王家父子恐怕的确会收获很多路人缘。因为攻击女性私德,曾经百用百灵。然而这次他们翻车了,因为女性不再需要背这些道德牌坊,男性也不再毫无责任。更重要的是,广泛的对于生育成本的重视,对全职主妇劳动价值的承认,对婚后财产即妻子经济权益的维护,对个体尊严的肯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