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2月 2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瞳行者”吁大众关怀香港在囚政治犯 信中送暖无名者互勉

滚动 国际 港澳台

圣诞刚过,新年将至。一众因政治因素还押或已遭判刑的知名香港在囚人士,透过自身团队在社交媒体上向外发放感谢关心讯息,释放正能量。不过,一个以美国为基地的支援香港社运在囚人士组织呼吁,支持香港民主的同路人,更应该同样地关心因同一原因身陷囹圄、但却寂寂无名的在囚人士,在此时此刻写信送上温暖,做一位“写信师”,切勿忘记他们当初于2019年在社会运动时的付出。

“瞳行者”在脸书上祝贺大家圣诞快乐。(图片来源:瞳行者官方脸书网站)

圣诞刚过,新年将至。一众因政治因素还押或已遭判刑的知名香港在囚人士,透过自身团队在社交媒体上向外发放感谢关心讯息,释放正能量。不过,一个以美国为基地的支援香港社运在囚人士组织呼吁,支持香港民主的同路人,更应该同样地关心因同一原因身陷囹圄、但却寂寂无名的在囚人士,在此时此刻写信送上温暖,做一位“写信师”,切勿忘记他们当初于2019年在社会运动时的付出。

今年圣诞节前夕,香港多位一直以来与外界有联系的民主派在押人士,均开始在网络上报平安,送上祝福。其中47人因参与去年立法会民主派初选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而在押的两位知名人士,更以独特心思勉励同路的香港人。

范国威以日本漫画绘画圣诞卡 比喻当局香港局势

早已解散的新民主同盟前立法会议员范国威透过其小编在脸书上载了一幅自己在狱中绘画的圣诞贺卡,祝香港人乱世中平安。

范国威绘画的《鬼灭之刃》圣诞咭祝贺大家节日平安。(图片来源:范国威个人脸书网页)

透过助理,范国威在其脸书中写道:“我很喜欢日本漫画《鬼灭之刃》。《鬼灭之刃》故事讲述古代日本奸角鬼王无惨统领鬼的一方滥杀无辜(背景有点似当下的香港,经历苦难、群魔乱舞、恶鬼当道),忠角鬼猎人一方则展开灭鬼行动,以保护人类,不断的惨烈激斗及牺牲。”

岑敖晖在圣诞前祝贺爱妻生日快乐

前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副秘书长及前荃湾区议会议员岑敖晖也在其脸书上在佳节前对爱妻示爱,祝贺生日快乐。他坦言,他失去自由后,太太的日子难捱,但当他看见其极强意志和生命力,却相反地给予他很多力量。

岑敖晖透过助理写道:“至少我可以确认,眼前的黑,并不是绝对的黑。而我对此,每天都心存满满的感激与感恩。全心全意地爱着你。以爱,竭尽所能把心中的爱奉献给你,除此以外,我无以为报。”

岑敖晖透过助理上传昔日与爱妻共渡圣诞欢乐时光的照片。(图片来源:岑敖晖个人脸书网站)

对于如范国威与岑敖晖这些相对知名人士,大量支持民主派的网民纷纷留下“加油”、“撑住”等支持语句。但是,在2019年反修例社会运动中数以千计的被捕人士中,大部份在传媒上还没有报导过,他们的故事更是寂寂无名。

美国港人组织“瞳行者”呼吁更应关心无名在囚“手足”

一个其中以多写信给予这些无名在囚人士为工作重点之一的美国港人组织 “瞳行者” (Walk with Hong Kong) 近日加强了呼吁外界,指出这些数以千计的无名在押者,当日在社会运动中走在最前线对抗暴政;今天趁着节日的来临,支持民主自由的同路人,在关心知名在囚人士之余,更应对这些无名者展现关怀的美意。

基于保密防止组织运作外泄,“瞳行者”两位成员以匿名的身份接受了美国之音的视频访问,详细解释了为何在此时此刻写信给予无名在囚人士的重要性。其中化名叫“B小姐”的成员对美国之音说,资源匮乏与孤立无援正是这些在囚人士急需解决面对的问题。

B小姐说:“是的,我们都是集中做无名手足(在囚人士)的个案。因为比较著名的,如前议员、社运人士,他们都有自己的团队,甚至有patreon(资助者)去support(支援)他们做收信的工作。但有些无名手足,就正正好像(社会)运动的时候,他们的家人也不会理会他们,或许年纪比较大,支援网络更加少的时候,我们也想集中在这群无名手足上(提供帮助),因为他们(得到)的资源很少。”

B小姐解释,“瞳行者”不是唯一专注推动写信给予无名在囚人士的港人组织,以往“石墙花”在9月还未宣布解散前,也有份默默耕耘;但在“石墙花”解散后,香港已经变得没有组织可以支援无名在囚人士。她说,所以“瞳行者”更应该继续肩负这使命;再者,现时政治审查也越来越严重,信件被香港惩教署截查的数字也越来越多,他们希望更多人可以参与写信,让每一个曾经关心2019年社会运动的香港人也有份参与。

“写信师”不是赎罪券 切勿盲目鼓吹正能量

根据“瞳行者”在其脸书官方网站上介绍,写信给予在囚人士的义工“写信师”不是天马行空,胡乱执笔便得到对方信任。要做到一位好的“写信师”,其实也略讲求技巧及应有小心注意的地方。该组织首先提醒,写信者需要调整心态,不要认为是赎罪,也不是身带任务;相反,而是要用心与在囚“手足”做朋友。

瞳行者脸书网站上教导如何成为“写信师”。(图片来源:瞳行者脸书官方站点)

除了提醒初次写信者在行文时避免传教、只提口号内容空泛外,“瞳行者”也简单列举了多项忌讳,例如不要在信中自虐地不断说对不起,说自己很多包袱,什么也不能做;也不要将对方赞美成英雄。该组织强调,在关心对方的同时,也不要盲目鼓吹正能量,切勿妄顾在囚人士感受,分享多姿多彩生活,更加不可以炫耀准备移民,这是大忌只会加深对方在狱中的痛苦。

“瞳行者”成员B小姐分享了她接触个案中的两个故事。她说,有一位在荔枝角收押所还押的“手足”在回信时说,纵使每一天活在极度恶劣环境,无论身体或心灵承受极大痛苦,但当他接近崩溃时收到外界信件,却完全支撑了他,每一天晚上他用时间写信时,就是他每一天最开心的时候。

B小姐续称,第二位在囚人士十分享受与海外香港人做朋友,因为他感受到真正地与来信者平等相处,一份来自陌生人的真心。她反问,有时候外界会有一些误解,认为写信究竟是否是“赎罪券”,是否因为已经走了,离开了香港,所以,才用写信的形式去赎自己的罪?

B小姐说:“但其实我想说,不是的!因为写信这行动是很平等的,是交一个心出去,与墙(监狱)内的手足做朋友,而不是不断道歉,不断觉得对不起手足。不是这样的,墙内的手足反映,与一个陌生人、关心自己的人诉说心事,很像多了一个朋友,可以明白他的痛苦,他们又可以互相勉励,一直见证着墙外笔友的成长,这对于他自己来说,都是一种鼓励,知道有人等待着他放学(出狱)。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动力。”

“曼德拉2.0”自称已被惩教署关注 爆料内部士气低落

愿意与监狱外陌生人通信联络的还押在囚人士中,其中一位自称作“曼德拉2.0”,自我比喻为曾经服刑27年的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前南非总统曼德拉。 “曼德拉2.0”的真迹中文信件在“瞳行者”脸书网站上多次上载,更被附上英文翻译本,引来点赞。

“曼德拉2.0”在其中一封信中坦言,他的公开信件其实早已引起了香港惩教署高度关注,甚至有高层已知悉其真实身份。 “曼德拉2.0”写到,有一次更闭门与惩教人员讨论了2019年惩教年报的问题,直言当时非常感动,若极权政府也一样有商量空间,那么他们(抗争者)便不用受苦坐牢。

“曼德拉2.0” 一封写自2021年1月21日的信件更爆出惩教署内部职员心灰意冷离职的缘由。他写道:“前阵子,都有大半年前,一位职员跟我聊天时,提及想修读犯罪心理学。最近再跟他聊天,介绍他修读犯罪矫治学。可是,他准备辞职,他失望:‘在这里,千年如一日,设施陈旧,制度退化,面子工程……同事士气低落,我们作为前线的,能反映意见吗 ?’” “曼德拉2.0” 反问当局惩教署新入职率低、流失率高的原因,并请新获聘请者在入职前三思,要思考他们自己究竟是为了薪酬, 还是使命感驱使,才加入惩教署工作?

“曼德拉2.0”的信件。(图片来源:瞳行者脸书网站)

“瞳行者”解释,将“曼德拉2.0” 的真实个人在押经历公诸于世,就是要呈现这些被捕还押抗争者的个人感受,让外界知道纵使他们在押,面对着不知长短的刑期,但他们还有一颗热刺的心,关心香港惩教署当局长远发展的福祉,能否造福施教者与被惩教者。

2022年更多在押者被判刑 “瞳行者”盼同路人与他们连结一致

随着2022年的来临,将会有更多这些寂寂无名在押等侯判刑的抗争者在法庭上被定罪、判刑正式入狱。 “瞳行者”寄望同路支持民主的香港人,不管身处何方,只要维持2019年时社会运动的初衷,便可以将监狱内外的人连结起来。

B小姐说:“我会觉得现在香港人最需要的是凝聚力,因为现在写信活动,或是曈行者所做的一切,其实就很像以前(社会)运动的那个麦之连那样,在后排我们经常都会有一些食水、雨伞给予前线的手足。我们没有办法亲身去承受在囚手足同样的苦难,但至少我们在墙外的世界努力为他们争取更多的物资,呼吁更加多人去写信,因为写信可以连结外界与墙内的人,明白他们的情况。”

B小姐强调,绝望是一种想像,“瞳行者”当下所做的一切,是想要证明不可以败于这种绝望感之下,因为在囚人士所经历的绝望感,一定会比在监狱外的人更多,所以在外的同路人更应坚持到底支援他们。

同样接受这次访问的另一位成员A小姐最后总结说 ,现在只是一个沉睡期,希望同路人心中可以保持着同一温度,不要让这颗心完全冷却下去。

A小姐说:“不要觉得现在已经是一个ending(终结),现在其实只是一个沉睡期,我们可以有更加多的时间来养精蓄锐,build(建立)一个更加好的foundation(基础),可能当一些手足他们出来之后,不是白白在监狱里过了很多个年头,其实他们可以说在这段时间内,继续可以认识到外面的人、外面的事,就是靠写信的信件,也可以告诉他们,纵使你在一个很狭窄的空间内,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所以,(我们)很希望多些人关注如何去做一个写信师,如何可以继续为在香港的人做一些事。”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