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1226大抓捕」两周年 家属忧心北京持续超期羁押

滚动

2019年12月的「厦门聚会案」即将於26日满两周年。因该案遭逮捕的维权律师至今未得到正式审判结果。家属与德国之声分享被告的近况,以及为何国际关注对於改善关押情况有帮助。

(德国之声中文网) 对中国维权律师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来说,今年圣诞节根本无心过节,她的心思可能在关注中国当局是否会在假期当中,以秘密开庭的方式对丁家喜与许志永判刑。「1226大抓捕」至今即将两年,这两位中国着名维权人士的案件却仍迟迟未有明确进展。

过去,中国常会在西方国家过圣诞节时,秘密开庭审理争议案件。像是2020年12名被「秘密关押」的香港人就是在12月28日,欧美国家的圣诞假期间开庭。前一年,「秋雨之福圣约教会」主任牧师王怡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也是在12月26日於成都中级法院秘密开庭审理。

罗胜春告诉德国之声:「如果他们这次圣诞节跟元旦不开庭,很有可能他们会无止境的拖下去。我与其他家属都非常坚定的要求中国当局要公开开庭丶传证人到庭丶并案处理以及复制卷宗。我们提的这些要求都是合法丶合理的要求,他们一个都不敢做,所以我看他们现在在圣诞节跟元旦开庭的可能性不是太大。」

罗胜春指出,目前丁家喜与许志永在看守所内的状况仍非常差,她担忧若该案继续拖延,对两人来说都非常不利。她说:「看守所的状况依旧非常差,伙食跟营养是非常糟糕,丁家喜的疾病依然存在,包含腹泻丶关节炎丶小腿浮肿,他最近头上又有皮肤病的症状。他们冬天也没有热水。他本身就有关节炎,非常让我担忧。他们被子跟牙刷都是非常劣质的东西。」

罗胜春批评,中国当局的这些作法都已违反宪法丶中国的刑诉法还有看守所条例与监狱条例。她表示:「前阵子大家总结出来的结论是,我们完全是守法公民,做了守法的事,被他们用违法的手段抓起来,任意羁押,限制律师的权益,违法的进行审判跟看守。我找不出半点他们合法的影子来。」

中国维权律师常玮平同样因参与了2019年12月在厦门的聚会,去年10月被中国政府二度逮捕关押,他的妻子陈紫娟虽尝试为丈夫维权,但在过程中也遇到了许多阻碍。

2019年12月26日,中国公安在全国多地对十多名参与了厦门一场私人聚会的异议人士展开一场大抓捕,许志永丶丁家喜与维权律师常玮平等三人遭中国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逮捕关押,至今仍未正式起诉判刑。

家属无法得知案件细节

中国维权律师常玮平同样因参与了2019年12月在厦门的聚会,去年10月被中国政府二度逮捕关押,他的妻子陈紫娟虽尝试为丈夫维权,但在过程中也遇到了许多阻碍。

她告诉德国之声,目前案件仍回到检察院的手中,而律师到目前为止都未能成功阅卷。当局甚至要求常玮平的律师在阅卷前要签署保密协议,代表家属或外界都无法得知中国当局是以什麽证据起诉常玮平「颠覆国家政权」。

她说:「到现在为止,到底当局是根据什麽行为来指控常玮平,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目前为止我去申请探视,都是不被允许的。我今年7月和9月都去过看守所现场,都无法探视。」

陈紫娟提到,自己为常玮平维权至今一年多,陕西的警方已多次到她的工作地方或家中威胁她,要求她噤声。她指出:「他们时不时会给我老板打电话。如果我要去北京,他们一发现,就会打电话给我领导,这给我带来很大的压力。这对我生活方面是一个最大的影响。」

旅美中国维权律师滕彪指出,「1226大抓捕」是中国自2015年的「709大抓捕」以来,另一波大规模镇压维权人士与人权律师的事件。他说:「在这期间,外界很少能得知他们的情况,他们在里面受到酷刑虐待,律师也常被拒绝会见。最近他们其中一个律师被吊销律师证,这些案件都是严重违法程序。」

国际压力有助改善情况

虽然「1226大抓捕」案目前为止都未有明显的进展,但罗胜春指出,国际社会对案件的关注仍有助於改善丁家喜与许志永在看守所中的情况。她表示,与至今下落不明的维权律师高智晟相比,由於美国政府与美国国会高度关注「1226大抓捕」,中国官方至今仍能让律师去会见两人,也不敢就秘密审理。她告诉德国之声:「当律师问能否并案审理时,他们一直推托跟拖延,这说明他们有忌讳跟顾虑的。」

罗胜春告诉德国之声,她原先也想岁月静好,但现在她觉得自己必须反对极权。

陈紫娟则表示,目前她在中国国内维权已有种「陷入死胡同」的感觉,因为任何能寻求正义的渠道「都是堵死的」。她说:「家属发声都面临很大的压力,我的工作单位持续受到骚扰,所以我觉得他们就是要掐灭所有的声音。」

不过她也认为,国际关注或许能帮助改善常玮平面临的情况。她向德国之声表示:「我现在最大的寄托是希望国际社会可以关注此案,因为在中国国内没有任何媒体敢报导这个案件。我只要在微博上上传一个视频,可能五分钟内就被删帖了。」

滕彪告诉德国之声,虽然家属是向「1226大抓捕」这种案子中仍扮演重要的讯息传递角色,但由於中国政府近年来加大打压的力道,在国内的家属其实面临极大风险。他说:「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因为替他呼吁,所以也被抓跟起诉。王藏的妻子也是因为为他呼吁,被抓成为同案。」

他认为,目前只有像罗胜春这样在海外的家属,才能透过与媒体跟人权组织联系达到一定的作用。而由於中国政府近年来越来越不在乎国际呼声,所以人权团体或学术界对「1226大抓捕」案的关注与呼吁,似乎也很难显现出直接的效果。

「从妻子变成人权捍卫者」

对罗胜春与陈紫娟来说,过去这两年除了要一肩扛起照顾家庭的责任外,在工作之馀,她们也成为了人权捍卫者。罗胜春告诉德国之声,她原先也想岁月静好,但现在她觉得自己必须反对极权。她说:「我现在希望中共能做到它自己所标榜的民主和自由,也就是按照它制订的宪法跟各种条例去治理中国。不然我会不遗馀力去揭露他们的谎言跟虚假的说法。我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业馀活动人士,也就是我会把我所有的业馀时间都投入在人权倡导上。」

陈紫娟则表示,目前感觉整个中国的司法系统对像她这样的民众充满「极大的敌意」。她说:「中国的司法系统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管理者,它并没有来关心你的权利到底是不是受到侵害。你去这些部门跟他们打交道,我整个感受都是他们认为我是刁民,是要来闹事的。」

两人都表示,接下来最重要的是要求当局按照法律审理「1226大抓捕」的相关案件,不能再出现无限期超期羁押的状况。

罗胜春说:「他们很重要的是按照庭前会议中,律师跟当事人提出的要求执行,包含公开开庭跟传证人到庭,这些都是法律的基本底线。如果他们连这个都做不到,那就完全是中国的法庭在走过场,下一步最重要的是,若当局不传证人到庭的话,我们坚决不能退让。」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