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徐国进

徐国进:2022年新年献辞 终结瘟疫、再燃希望

滚动 大众观点

全人类面临社会文明的创新、重建和再造的任务。在经济领域里迫切需要产业结构的调整与资本有机构成的升级、在政治领域需要重建秩序、规则与理念、文化领域则需要致力于树立以文明为核心概念的体系。
人类面临一场最严峻的历史性转折与新方向的选择。2022年必须重建对现实的信心与对未来的希望。

期盼在2022年“新冠肺炎”大瘟疫的终结,这是全人类的共同心愿。至此,大瘟疫贯穿了2020年和2021年全年,于今尚无终结的迹象。这场大瘟疫对人类生命本身构成的威胁以及对社会各个层面的冲击目前尚难以预估。
据报,截至北京时间12月24日上午11:00,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全球漫延213个国家及地区。较昨日新增1035404例;累计死亡5403908例,较昨日新增7655例;累计治愈239072687例,较昨日新增467010例。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且在蔓延中。
可以肯定,在2022年,瘟疫、饥荒、危机、萧条、衰退、动荡、战争——这些预告着灾难的词汇仍会被人们的常用使用。无疑,我们正处于一个乱象环生、险象频发的人世。
客观上,大瘟疫的爆发拉开了21世纪世界格局巨变的序幕。由于大瘟疫对全球经济造成的直接冲击以及各主要国家在许多具体的国际事务方面的直接利益矛盾,必然导致国际关系的重新整合,可以预见,将对中国大陆21世纪未来发挥最重要影响的力量来自于美国及其亚洲盟国与台湾。现在,美台已经形成合力。
持续两年之久的大瘟疫,对世界经济造成无法估量的冲击,并且加剧了个主要国家之间的贸易冲突,在经济矛盾与关贸摩擦的另一面,是战争因素的增长。我们回头看,在1980—2020年,虽然在美国的主导下发生过数场局部战争,然而,一般认为爆发世界大战的可能性不大。然而,在大瘟疫蔓延的过程中,包括中美之间因南海、台海问题的争端,同时,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军事冲突也摆在世人面前,这一切极有可能演化为一场全局性的战争。
大瘟疫已经导致世界经济的大萧条(大衰退、大萎缩),而且,这种冲击仍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可以预见,经济大萧条将在未来10年左右的时间里持续。源自1980年代全球化局势面临一场严峻的挑战。显然,2019年末的大瘟疫,必将是21世纪人类命运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和最分明的分水岭。
20世纪人类历史的一个逻辑是:经济大萧条导致世界大战爆发。也就是说,1929—1933年经济大萧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直接导因。现在,大瘟疫已经导致经济大萧条,如果在21世纪,世界各主要国家仍然不能够跳出固有的历史逻辑,那么,这意味着全人类的一场大失败。
21世纪信息化与高科技条件下的战争,或者不可避免。然而,却必须避免。因此,从现在开始,世界主要国家的领袖们必须致力于进行一场国际经济系统、社会组织体系的再造,必须致力于避免以战争的爆发,必须致力于创建崭新的意识形态。
毫无疑问,大瘟疫当前,人类迫切需要完成一场文化的实质升华。文化的实质意义在于,自觉充当社会文明转化与升华的阶梯。在21世纪,人类必须完成一场在崭新的文明价值体系指导下的社会形态的升级。在这方面,人类的主要宗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包括中国的诸子百家等,都应该自觉充当引领人类实现文明的意识形态。
从人类精神的角度看,树立起全新的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必须借助于宗教的力量与智慧。宗教是人类最大的寄托与至高的精神归宿。传统上,华夏民族的社会成员是一个缺乏普遍而真挚的宗教信仰的民族,历史上,佛教与基督教对于我们的社会生活都产生过深刻的影响,尤其是佛教自公元1世纪铺天盖地自西而来之后,是影响中国最悠久和普遍的宗教,基督教大致在公元15世纪在中国有所传播,然而其社会影响远不及佛教普及。
华夏民族是一个以现世物质利益原则(权力与金钱)为精神依归的民族。再造华夏民族的精神世界,需要高尚的宗教意识、更需要以文明为核心的现世价值的树立。
中国已经没有丧失21世纪百年时光的任何本钱和资格。然而,就其社会内部来说,仍然不具体一支基于文明理念、为着整个民族利益和美好未来而谋划、盘算、奋斗的政治家群体。中国大陆在政治上始终无法真正形成一支强大的文明力量。这是自公元前221年秦朝建立到20世纪结束的客观事实。
21世纪的中国,仍然需要一场与世界文明再接轨、再融合、再砥砺。1840年鸦片战争后“洋务运动”的“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与20世纪中叶的“超英赶美”,再到1980年代开始的“对外开放”。从中国一个半世纪与西方关系的全过程看,华夏民族的社会成员,对于人类文明实质以及社会发展规律的认知依然相当肤浅和幼稚。
中国如何适应世界?或者,世界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尤其是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关系,是直接影响21世纪未来中国命运的至关重要的问题,同时,中国的局势和变化也攸关国际格局。
华夏民族迫切需要树立文明的权力观,并且在文明价值的支撑下设计出保证“万世太平”的政治制度。由此,中国才能够持续行走在人类文明的道路上。
人类需要崭新的理论科学与自然科学知识,尤其在能源科学与技术方面,需要涌现能够为社会奠定“光能”的伟大人物。就像美国的富兰克林和爱迪生这样的伟人,从富兰克林到爱迪生的大致一个半世纪,是人类社会实现在“电力能源”基础上运行的过程。21世纪人类必然超越英国工业革命以来的社会运行模式,从而开辟以“光能”为基础的社会运行模式。因此,人类迫切需要涌现出超越富兰克林和爱迪生的伟大人物。
21世纪人类在科学上的三大领域是:生命科学、能源科学、空间科学。显然,人类不仅面临一系列现世社会问题的挑战,也面对着正确选择未来的严峻课题。人类来源于大自然并且要最终回归大自然。自然界是人类生命之母,并且是人类命运的终极决定者。可以认为,自人类诞生在地球上的那刻起,地球便与人类生命签订下一份终极的约定。
中国与世界共同走到1980年代全球化以来的一个关键的转折期。人类必须按着社会运动的自然与必然逻辑运行。不仅华夏民族、而且对于世界尚所有民族来说,都需要涌现出无数位的圣人群体。以佛陀、耶稣般的境界、以及中国诸子百家体现出来的文明光辉,照亮人类前进的道路。
文明是人类社会的最高价值原则。眼下,全人类共同面临一场社会文明的创新、重建和再造的任务。人类社会整合与重建的任务千头万绪,在经济领域里迫切需要产业结构的调整与资本有机构成的升级、在政治领域需要重建秩序、规则与理念、文化领域则需要致力于树立以文明为核心概念的体系。
当前人类面临一场最严峻的历史性转折与新方向的选择。这也是人类如何面向未来的方向性抉择。2022年必须重建对现实的信心与对未来的希望。

祈祷华夏民族走向社会发展的成功!
祈祷全人类美满幸福!

徐国进
2021年12月25日星期六(圣诞节)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0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zhang wen
zhang wen
5 月 之前

徐老师新年好!憧憬未来是很好的想法,但往往是理想很丰满,而现实则比较骨感。疫情在2022年结束是不太可能的,估计要到2023,甚至24年才能基本结束。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肯定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对2022年的世界影响最大的变量就是习近平能否在二十大上顺利连任,虽然表面上看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但党内斗争还是很激烈的。如果习一切都顺利话,那2022年中国会继续增强其全球影响力,美国的影响力则会进一步下滑。这次疫情帮了习很大的忙,非常有助于习在国内重建一元化(朝鲜化)社会,在国际政治问题上也帮了他很大的忙。美国领导下的世界,人类并不幸福。习领导下的中国能否成功挑战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地位,大家拭目以待。

xguojin
徐国进
Reply to  zhang wen
4 月 之前

以我的历史知识与历史观,判断如下:在21世纪剩余时间里,中国无能力对美国领袖地位构成实质挑战。如果中美之间爆发战争,中国有可能出现一个“美中国”的局面。中共20大习近平主席连任与否,中国都会在未来的数年里在国际上更加孤立,并且,国内社会的不确定性会大大更加。中国是一个古老而在政治上又十分幼稚的国度,至于眼下的这场大瘟疫,已经导致世界性的经济大衰退和大萧条,如果成为21世纪第一场世界大战的导因,那么,人类将难以承担其后果,,,,,

Zhang wen
Zhang wen
Reply to  徐国进
4 月 之前

中国的综合国力和美国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但沪宁使用的是不对称战术。以目前两国的军力,就算打起仗来美国也赢不了。现在是中国咄咄逼人,美国反而不想打。我在加拿大生活了十年,其间去过美国多次。国内的人可能想象不到,中国在很多方面已经显著超越了美加两国。西方领导人的想法非常简单,拜登的头脑和沪宁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美国现在没有什么沪宁级别的战略家,能够为领导人出谋划策。中国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14亿张肉票。世界上能战胜邪恶的,永远不是正义,而是更邪恶。不知道当年推动中美关系正常化的重要人物基辛格现在作何感想?他想利用中国,反被中国利用。早知今日,还不如当年对苏联让点步,一起扼杀中国,但世界上没后悔药

xguojin
徐国进
Reply to  Zhang wen
4 月 之前

你的观点,虽然与我的认识存在不同,但也是对中美关系的一种解释。让我们祈祷世界和平吧。顺祝新年愉快!

zhang wen
zhang wen
Reply to  徐国进
4 月 之前

徐老师,新年快乐,明年再会!

zhang wen
zhang wen
Reply to  徐国进
4 月 之前

祈祷世界和平,人类幸福!新年快乐,明年再会!

Zhang wen
Zhang wen
Reply to  徐国进
4 月 之前

从去年6月开始我就在思考会不会有二次改革开放?我没有任何政治目的,只因我现在是外籍,如果有二次改开的话,可以利用此机遇回国赚钱,经济动机。但思来想去,觉得可能性不大。我79年生人,早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社会上就有一种说法,据传还是自上而下传达下来的:说现在搞改开赚钱,等到将来钱赚足了以后,还是要搞社会主义的。当时很多人对此将信将疑,但现在看来完全准确。搞改开的一个历史大契机,就是当年的中美苏大三角关系。如果再度实施像过去那种相对较为宽松的政策,马上会出现大规模的资本和人才外流。再说今后美国也不会再度信任中国了,因为美认为被中利用了,确实也是。今后中美将长期处于对抗性竞争中,世界将处于准新冷战中

zhang wen
zhang wen
Reply to  徐国进
4 月 之前

经过进一步的思考,我现在认为习领导下的中国成功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实现他自己的中国梦,是大概率事件。前面我说沪宁玩的是不对称战术,只要找好支点,杠杆运用得当,撬动美国完全可能,而疫情恰恰就是杠杆!疫情让习占尽了便宜,实现了诸多非疫情情况下不可能达到的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目的。疫情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习将继续享受疫情红利。疫情结束之后,我们会看到一个新的世界。不是说美国就此衰亡,而是一国独大的局面彻底结束,在国际舞台上,中美将分庭抗礼,共治全球,类似过去冷战时的双雄称霸局面。至于谁会在准新冷战中胜出,现在研究这个问题还为时过早。而台湾问题也会在5到10年内彻底解决。

zhang wen
zhang wen
Reply to  徐国进
4 月 之前

引号处更正上则讨(评)论笔误!!! 经过进一步的思考,我现在认为习领导下的中国成功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实现他自己的中国梦,是大概率事件。前面我说沪宁玩的是不对称战术,只要找好支点,杠杆运用得当,撬动美国完全可能,而疫情恰恰就是 “支点” !疫情让习占尽了便宜,实现了诸多非疫情情况下不可能达到的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目的。疫情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习将继续享受疫情红利。疫情结束之后,我们会看到一个新的世界。不是说美国就此衰亡,而是一国独大的局面彻底结束,在国际舞台上,中美将分庭抗礼,共治全球,类似过去冷战时的双雄称霸局面。至于谁会在准新冷战中胜出,现在研究这个问题还为时过早。而台湾问题也会在5到

john chan
john chan
3 月 之前
什么都不懂的家伙,
整天来放猪P,
又臭又长,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