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秦晉:王若望先生之路是中國民主化的縮影

滚动 推荐 大众观点

王若望早年滿懷理想投身革命,卻投錯了懷抱,為中共奪取中國大陸有過貢獻。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就聽聞王若望先生大名,再次聽說王若望的時候是1987年反資產階級自由化,86學潮之後他被鄧小平點名開除出共產黨。 

毫無疑問,王若望先生走了一條崎嶇曲折的道路。 

王若望早年滿懷理想投身革命,卻投錯了懷抱,為中共奪取中國大陸有過貢獻。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就聽聞王若望先生大名,再次聽說王若望的時候是1987年反資產階級自由化,86學潮之後他被鄧小平點名開除出共產黨。 

1989年初夏的民運也延燒到了上海,當年的一張照片最能説明王若望先生在這場運動中的突出表現,同框還有戴厚英、白樺、徐中玉、沙葉新。從中可見中國知識分子在胡、趙十年政治寬鬆時期尚能展現的氣節。而今卻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中國不進反退,中國的知識分子基本都被打斷了脊梁骨而表現得格外的猥瑣。 

1992年夏天,王若望先生携夫人羊子得以前往美國,在海外民運中激起不小漣漪,為民聯民陣即將合并領袖人選的僵持提供了新的選擇。 

王若望先生于1992年12月的第一個星期天,與夫人羊子應邀訪問澳洲。悉尼機場迎接王若望人群超過三百多人。當時在澳的四萬多中國留學生居留澳洲的前途未蔔,我所在的民陣紐省支部出面邀請王若望先生訪問澳洲,現身說法中國的人權狀況,目的是為中國留學生整體居留澳洲向澳洲政府陳情,施加影響。 

曾經,民聯總部、民聯聯委會,民陣理事會,最後民陣總部趨於共識,公推王若望出任合並後新組織的主席。但是九三年初在美國華盛頓舉行的民聯民陣合並大會慘遭滑鐵盧,海外民運遭受重大挫折。 

作為個人,王若望先生是華盛頓會議最大的受害者。但是王若望並未因此消沈,繼續為中國的民主運動在海外奔走呼號。許多名重一時的人物逐漸退去,但王若望先生始終如一堅定地站立在海外民運的前沿,無論是凜冽的冬日裏,還是在炎炎夏日下。每當看到此情此景,總令我內心戚戚難忍。每次去北美,都要去王老處駐足,以示一位晚輩對長者的敬重。夫人羊子常對王老的處處奮不顧身感到無奈,我比較隱晦地表示王老應保持健康長壽,傷筋勞神的具體活動不必事事參與。王老一生追求,一生坎坷,如誇父逐日,未及入日先渴死。 

2001年5月中下新西蘭民運會議,主辦者用「絕地而起」來形容描述。從地理和狀態來看,的確如此。新西蘭地處世界南半球最南端,緊連南極洲,可以視為絕地;民運狀態極為低迷,也在絕地。主辦方做了一個會標,澳洲堪培拉的方圓對此有異議:從風水學上看,此會標是不祥之物,民運月內必有一傷,年內必有一亡。 

月內必有一傷,立竿見影,一語成讖。年末12月19日王若望先生在美國去世,立刻聯想起方圓在新西蘭會議上的那一句話:年內必有一亡,又應驗了,真是料事如神還是一說就靈啊。 

王若望先生剛正不阿,大膽直言,因而因言獲罪,幾度入獄,七十四歲高齡被放逐海外,最終客死異國。民運是一件艱苦卓絕的宏偉事業,絕非一朝一夕之事,需要傾盡移山心力,數十年的艱苦努力;需要時代的潮流,需要歷史的時機,交替作用,相催而成。 

王若望先生已經遠去,整整二十年,走得匆匆,帶著遺憾。但是王若望先生的遺願定會有後人完成。  假如九三年初在美國華盛頓舉行的民聯民陣合並大會沒有慘遭受重大挫折,今天的中國民運狀態是否會有截然不同的狀態。不會。民運的狀態還是如此,不會有區別。 

中共的成功不是小米加步槍,而是蘇聯的鼎力支持,是美國民主黨杜魯門行政當局對於中共的暗中支持。美國民主黨所秉持的思想理念與中共同源。所謂共產主義,其本源就有社會主義,在意識形態和具體政策上,美國民主黨會樂意支持中共而不願意支持中國人建立民主制度。中共從贏得内戰和建政七十多年來,一直獲得美國民主黨的政策扶持,只要美國民主黨人占據白宮,中共政權基本平安無事。 

中國民主化的最終成功取決於政治機會,對中國人來説,就是天時的到來。用鄧小平的話就是國際大氣候和國内小氣候。所有中共政治反對派和反對面即使合為一體,仍不具備能力不具有力量去動搖中共政權基礎,只有美國和西方對現行中共政策做出改變才能削弱中共專制的實力,才能引發中國内部發生社會變化,造成中國政治板塊的移動和裂變,從中出現政治縫隙,刺激社會大衆把握機會見好就上,這是民運需要的政治機會。這個機會民運沒有能力創造,只有耐心等待它的出現。 

中國民運是愚公,愚公移山靠的是感天動地,上帝派來兩位神仙下凡,幫助愚公背走太行山和王屋山,因此千萬不應過高估計愚公的挖山能力。 

天安門事件以後中國發展有三條路可走。第一種是美國所希望的,中國發展經濟,開放政治逐步走向民主。美國等待了25年沒有出現,終於彭斯承認失敗。第二種情況是中共繼續經濟增長以增強國力,暗中計劃取代美國,美國戰略家如納瓦羅、白邦瑞、章嘉敦等人都認識到這一點,他們公開警告中共的暗中計劃的危險。最後一條路就是中共經濟衰退引發社會動蕩,目前的美中關係惡化以及世界各國紛紛側目中共可以起催化作用。中國經濟下滑引發民變,再引發兵變,以至政變導致中共最終垮臺崩潰。 

中國的歷史就是一部「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歷史。可以預見並且預測,出現一個憲政民主中國的幾率極低,而出現的是分崩離析的中國會更加現實。

2021年12月19日寫於澳大利亞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8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钟明*
*钟明*
9 月 前

很少读到这样无脑的文字。本想评论几句,罢了,大过节的,我又何必自我贬低。

王若望先生的人品文章无疑值得尊重,但任由浅薄如秦晋这样的货色信口雌黄,实在是对先生的侮辱。

又一个新年来临。回忆昔日,曾几何时,博讯这里有过读者们的激烈讨论,不时还会出现一些启发性的观点。当时的博讯编辑部,每逢年关前后,还能写出一篇贺词或社论,阐述自己对未来的看法与展望。

如今,博讯不仅丢失了大部分读者,更可悲的,是丧失了自身几乎全部的思想与活力。剩下的,就是不时发表一篇秦晋这种脑残写的,不知所云逻辑混乱的白痴文章。

博讯:你们能不能在2022年新年时,恢复传统,以编辑部名义,写篇有点见识的东西?

最后由*钟明*编辑于9 月 前
*钟明*
*钟明*
回复给  *钟明*
9 月 前

纯粹出于好奇,我在谷歌搜索了“华盛顿民阵民联合并”,看看本文中提到的海外民运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而后,我读了搜到的这篇文章:“1992「民聯」「民陣」鬧華府 海外「民運」大內訌”。哈哈!
再忠告博讯一句,如果你们确实想在中国未来进步中起到一点作用,需要考虑抛开包袱,放开眼界,走出新路了。继续混杂在海外这些蝇营狗苟鼠目寸光的脑残泥坑中,你们只有不断走向更可悲的衰落。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钟明*
9 月 前

正确的路是 推动猪国内战,推动 ww3,杀猪王.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钟明*
9 月 前
王若望的一生是走错路的一生,是失败的一生。任何雄猪都不应该过这样的一生。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钟明*
5 月 前

打断脊梁骨, 哭断肠, 吓破胆,这种词 没有时代感. 应该改为:
打断腿,
哭断腿,
吓断腿,
进而研究后续变化.

john chan
john chan
8 月 前

都被打斷了脊梁骨而表現猥瑣。 

john chan
john chan
8 月 前

出現憲政民主的幾率極低。

john chan
john chan
6 月 前
子曰: 猪美2国学圈被吓断了腿,不能走,只能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