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陈维明:重塑的民主女神像被拆了 法治的香港被消灭了

滚动 港澳台

他感叹香港在《国安法》下尽失言论自由。陈维明表示,正加紧筹建美国加州的“六四纪念馆”,盼望能够延续敢于和专制独裁斗争的八九学运精神。

香港的民主女神像

香港三所大学在一天内,迅速拆除三件校园内珍贵的六四艺术品。其中位于香港中文大学的民主女神像和位于香港岭南大学的“天安门大屠杀浮雕”,都出自华裔雕塑家陈维明之手。两件倾注心血的作品一夜被拆,身在美国洛杉矶的陈维明接受本台专访时深感错愕,批评这三所大学是“有步骤、有预谋”的行动,做法卑鄙。他感叹香港在《国安法》下尽失言论自由。陈维明表示,正加紧筹建美国加州的“六四纪念馆”,盼望能够延续敢于和专制独裁斗争的八九学运精神。

香港大学的“国殇之柱” 周四(23日)凌晨被校方拆除,位于香港中文大学的民主女神像,和位于香港岭南大学的“天安门大屠杀浮雕” 都不能幸免,翌日(24日)凌晨迅速被拆走,两件艺术品均由华裔雕塑家陈维明创作。身在美国洛杉矶的陈维明接到本台电话的一刻,还以为被拆的只有“国殇之柱”,没想到自己在香港的两件心血结晶转眼已成下一个目标。他表示两家大学在行动前从未征求他的同意,事前亦从未收到来自校方的任何警告。(自由雕塑公园网站图片)

香港大学的“国殇之柱” 周四(23日)凌晨被校方拆除,位于香港中文大学的民主女神像,和位于香港岭南大学的“天安门大屠杀浮雕” 都不能幸免,翌日(24日)凌晨迅速被拆走,两件艺术品均由华裔雕塑家陈维明创作。

身在美国洛杉矶的陈维明接到本台电话的一刻,还以为被拆的只有“国殇之柱”,没想到自己在香港的两件心血结晶转眼已成下一个目标。他表示两家大学在行动前从未征求他的同意,事前也从未收到来自校方的任何警告。

陈维明:校方半夜行事做法卑鄙

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被推倒,催生了香港民主女神像。今日香港民主女神像再被拆走,然而中大师生却在女神像原址空地上放下鲜花、用烛光拼凑成新的民主女神。在这寒冷的平安夜,温暖每一颗受伤的心灵。(中大学生报脸书图片)

而除了校方,当年向他求借作品的香港支联会也未和他联络,只有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会媒体半个月前曾联系他,问他在“国殇之柱”被勒令拆除后,是否担心自己作品的命运。

陈维明批评校方半夜行事,做法卑鄙“见不得人”。对于三个香港重要六四标记短时间内先后被拆除,他认为不是偶然。

陈维明说:“他们是有步骤的,三个一起先后拆了,他们都是有预谋的,在这么短的时间统一行动。”

陈维明表示,两件作品只是借给香港支联会,再转交两家大学学生会在校园竖立,强调自己仍是拥有者,会和律师商讨追究法律责任。

陈维明说:“如果是香港政府拆除,那么要控告香港政府,如果是校方的话,我也要控告他们,我的雕塑起码要完璧归赵还给我,这是最起码的。因为连学生都能找到我,他们作为一个学校、一个政府,要找到我是很容易的,除非他们是故意要把它毁坏。如果这些组织在美国有资产,可以让美国的律师、法庭冻结他们的资产。”

六四成人生分水岭 念念不忘广场上被推倒的民主女神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女神像被拆前后。(AFP)

出生成长于中国,陈维明1982年从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专业毕业,天安门屠城前半年赴新西兰办画展。虽然逃过浩劫,但在国外从电视目睹故里沦为人间炼狱,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

陈维明说:“天安门广场的事情我是看得非常清楚的,因为世界的媒体都在北京。这种杀人、坦克从人们身上辄过的画面都有,这种震撼也就改变了我的艺术道路和人生。本来作为一个艺术家也不太关心政治,通过六四我感觉到,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政治上的民主和自由,作为一个艺术家想追求自由的独立性,是不可能的。”

六四成为陈维明人生的分水岭,他之后选择留在新西兰,不再回国 ,并把艺术创作重心转到人权和政治议题上。当年天安门广场上被推倒的民主女神像,深深刻印在他的脑海,从新西兰移居美国后,他在2009年重塑新版民主女神像,希望在海外重新树立起被推倒的民主旗帜,并在纽约、洛杉矶和华盛顿等地巡回展出,当年在华盛顿首次展出时,正是由现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揭幕。

民主女神移港历经波折 终成香港社运标志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女神像被拆后。(AFP)

陈维明之后再创作“天安门大屠杀浮雕”,两件作品吸引了香港支联会注意,联系陈维明希望相借在香港展出,陈维明欣然答应。两件作品在2010年六四前夕运到香港,一度被警方没收、13名支联会成员被捕,不过被捕人士很快获释,两件作品也获归还,并在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上展出。时任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会长黎恩灏当时联络陈维明,希望两件作品之后可移施香港中文大学。

香港岭南大学的“天安门大屠杀浮雕”被拆后,有学生贴上“耻”字。(AFP)

陈维明说:“我说好啊,支持他们的行动,因为这个雕塑如果能在香港中文大学展出的话,留学的大陆学生都可以看到这段六四真实的历史。维园活动结束以后,几千个老师学生就把雕塑运到中文大学,校方说这是政治性的,但后来他们辩论不过香港的大学生,校方也就默许进去了。”

在师生据理力争下,民主女神像在香港中文大学一放就是11年,成为校园重要地标,也伴随大学师生和香港社会,走过之后接踵而至的社会运动,被赋予新的意义。而“天安门大屠杀浮雕”也在香港岭南大学展出,成为一代师生的集体回忆和社运标志。

香港民主女神像被拆 烛光“民主女神”寒夜温暖港人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女神像被拆后,中大师生在女神像原址空地上放下鲜花、点上烛光悼念。(AFP)

陈维明表示,当年两件雕塑被运到香港并安放在大学时,虽然历经波折,但当时的香港仍是法治社会,维多利亚公园仍可举办烛光晚会,港人仍可上街游行抗议。然而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他感叹一切已完全不同,表达异见即被视为犯罪,彻底摧毁香港民主制度。

陈维明说:“现在表达的自由、言论的自由、媒体报道的自由都出了问题,按国安法都是违法,有限的香港民主制度,法治制度在国安法下被彻底消灭、摧毁。当然对我们而言,国安法是违法的、不合法的,它违反了香港的一国两制,违反基本法。”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女神像被拆后,中大师生在女神像原址空地上放下鲜花、点上烛光悼念。(AFP)

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被推倒,催生了香港民主女神像。今日香港民主女神像再被拆走,然而中大师生却在女神像原址空地上放下鲜花、用烛光拼凑成新的民主女神。在这寒冷的平安夜,温暖每一颗受伤的心灵。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吕熙伦敦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郭度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女神像被拆后,中大师生在女神像原址空地上放下鲜花、点上烛光悼念。(AFP)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女神像被拆后,中大师生在女神像原址空地上放下鲜花、点上烛光悼念。(AFP)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女神像被拆后,中大师生在女神像原址空地上放下鲜花、点上烛光悼念。(AFP)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女神像被拆后,中大师生在女神像原址空地上放下鲜花、点上烛光悼念。(AFP)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女神像被拆后,中大师生在女神像原址空地上放下鲜花、点上烛光悼念。(AFP)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女神像被拆后,中大师生在女神像原址空地上放下鲜花、点上烛光悼念。(AFP)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女神像被拆后,中大师生在女神像原址空地上放下鲜花、点上烛光悼念。(AFP)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