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共整改游戏产业 互联网行业遭鱼池之殃

滚动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中国政府近来将整改目光瞄准到游戏产业,但2021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日前仍然正常召开。有分析人士表示,当各游戏产业都纷纷进入到“防御模式”而不是“扩张模式”时,对中国的“内循环”其实也造成了影响,其中最显著的例子就是以游戏广告收入为主的互联网公司,例如字节跳动自8月以来的游戏广告收入为零,造成该公司近来大裁员。

中国河北邯郸的一个商场里孩子们在玩腾讯电游“王者荣耀”。(2018年8月5日)

中国政府近来将整改目光瞄准到游戏产业,但2021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日前仍然正常召开。有分析人士表示,当各游戏产业都纷纷进入到“防御模式”而不是“扩张模式”时,对中国的“内循环”其实也造成了影响,其中最显著的例子就是以游戏广告收入为主的互联网公司,例如字节跳动自8月以来的游戏广告收入为零,造成该公司近来大裁员。也就是说,虽然中国政府整改游戏业,但影响到的不只是游戏产业,互联网企业也遭鱼池之殃。

2021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12月14日至16日在广州召开,今年年会的主题是“遵规自律,多元赋能,积极融入数字经济发展新浪潮”,并举办游戏企业党建成果展。中国媒体称,通过强化政治引领、探寻红色印记、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三大部分,“展示中国游戏人在党的坚实领导下团结奋进、勇攀高峰的良好风貌。”

年会期间,12月16日,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第一副理事长、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主任委员张毅君公布了《2021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2965.13亿元人民币,比2020年增长178.26亿元,同比增长6.4%。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6.66亿人,同比增长0.22%。

强调自律和红色印记

如果对照2020年游戏年会“追求优质发展,勇担企业责任”的主题,今年的主题显得更加强调“自律”和“红色印记”。分析人士说,在中国政府监管下,游戏业者也不得不自律,否则只能变成“他律”。

今年8月30日,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发布通知,规定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只能在每周五、六、日和法定假期时间,于晚上8点到9点可以玩网路游戏。

今年9月,中宣部印发“关于开展文化娱乐领域综合治理的通知”,提高游戏内容审核频率和游戏文化中描绘的“道德标准”,规定游戏公司的自律责任,对用户实行实名制,并提及要加强打击电玩成瘾。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今年8月刊文将电子游戏比喻为“精神鸦片”,还点名腾讯游戏“王者荣耀”,引发游戏类股价暴跌,腾讯股价一度跌逾10%。

熟悉中国游戏市场的台湾时事评论员朱学恒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对游戏业的整改,或许在台湾和西方世界眼里觉得很不自由、很荒谬,但在中国民间的支持度却是出奇地高,尤其受到中产阶级的欢迎,因为他们管不动孩子疯狂上网,所以很乐意交给政府管。

台湾时事评论员朱学恒 (陈筠摄)

朱学恒说:“所以事实上它过去的整改其实很受中产阶级、尤其是父母的欢迎,所以等于我们以为的这个违逆资本主义的改革,实际上是符合当地的民心跟民情的。”

他表示,在党和民间都支持整改的情况下,游戏业者想挡也挡不住,只好想办法在艰困的环境下寻求获利空间,党并未完全封杀游戏业的去路,只是给出时间限制,因此,业界人士认为还是有发展机会。

游戏结合社会信用

朱学恒说,为了符合中国共产党积极推动社会信用体系的价值,中国游戏业界讨论的不只是自律问题,而是更进一步地思考如何将游戏跟社会信用(social credit)结合在一起,也就是如果在现实社会中多做好事,从而能在游戏里面获得相对应的奖赏或升级,好比学生在学校获得了老师给的一枚好宝宝奖章,他就可以在游戏里面做出某种操作或是进行一次兑换。

朱学恒说,中国游戏业者一方面绞尽脑汁“寓乐于教”,希望能符合党的立场,另一方面在种种规范下,创作势必受限,娱乐性也会降低。业者也在思考是否干脆完全不碰政治,只做一些跟政治完全无关的内容。但是先前也有禁令指示,不能谈魔、不能有妖怪、不要仙侠剧等。游戏业者既要拥抱“红色印记”,但有些红色印记却是碰不得的,例如大跃进、大炼钢,所以游戏界要如何在这么多的限制下,找到符合党意的方向,其实真的很困难。

中国政府将游戏视为具有社会影响的文化产品,应接受政府监管,为国家社会利益服务。网易公司首席执行官丁磊就在去年的游戏年会上表示,未来的游戏应该超越娱乐性需求,“通过普及中式美学,创造中国潮流,激发文化创新势能,让优秀中国文化得以传承。”

朱学恒说:“就跟长津湖电影一样,长津湖为什么会红,就是因为符合党现在这个人民英勇对抗美帝、民族主义的逻辑,那游戏业界势必也要往那个方向走,可是怎么走,要如何走,这个已经是这一、两年来最大的挑战,因为大家都在猜,但是还没有办法很精准的猜到。”

日前在北京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指出,要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也提到领导经济工作必须尊重客观实际和群众需求,必须有系统思维、科学谋划;领导干部要提高工作的专业能力,加强经济学知识与学习科技知识,并说经济社会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综合性考量。

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市场“纠偏”,为企业设下“红绿灯”,等于也为游戏产业提出了某种指引,让业者知道红线在哪里。

扫到互联网行业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贺江兵提供)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诚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所言,经济社会发展是一个系统性工程,虽然政府整改游戏业是为了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着想,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煞车有点猛,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不光是影响到游戏产业本身,对其他行业也造成非常重大的影响。

贺江兵举抖音(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为例,它本身虽然不是做游戏的公司,但其公司营收的77%来自于广告收入,当这些游戏业因被整改而自顾不暇时,已无力再去投放广告,以致这些互联网企业收入锐减,只好裁员。

字节跳动商业化产品部11月召开全员大会时即有消息人士说,来自抖音的收入已经停止增长,而另一核心产品今日头条处于亏损边缘。中国媒体《证券时报》报道,这是字节跳动2013年开启商业化以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

虽然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锐减,但外界恐不知情游戏广告占了字节跳动广告收入的最大宗。贺江兵搜集市场信息后表示:“(字节跳动)广告收入中间,有50%到60%是靠游戏广告收入,自整治游戏行业的8月份以来,它的游戏广告收入基本上为零,这导致有10万员工的字节跳动集团大概要裁掉7万人,也就是70%的人要被裁掉,只留30%,这个就是非常明显的致命打击。”

贺江兵表示,游戏广告收入为零是字节跳动“跳不动”的最主要原因,虽然中国政府整治教培行业对它也有一些影响,但不大,另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是美中关系的迅速恶化,在“美国不欢迎、中国不允许”的情况下,字节跳动想在美国IPO上市受阻,它成了一个最大的牺牲品,也是新形势下大公司的缩影。

贺江兵说:“大气候是中美交恶,小环境是这个游戏广告没有了,大气候小环境决定了它今天的困局。”

事实上,中国互联网近来接连爆发裁员潮,除字节跳动外,腾讯、百度、爱奇艺、快手等也都被爆裁员二至四成。据报道,腾讯微视员工裁减近70%,其中部分员工被辞退,部分被要求内部调职,以及有些团队合并到其它部门。快手在12月初传裁员30%,从年薪人民币100万以上的开始,年龄超过35岁、非技术职位的高管团队也被裁员。爱奇艺今年光三季度就净亏损17亿,12月后开始了一轮大规模裁员,比例为20%-40%,是爱奇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百度今年第三季度的净利润也是亏损166亿,美团的三季度同样是亏损近百亿。

分析人士说,虽然各家公司裁员原因可能不尽相同,但互联网企业的很大收入的确都来自于游戏广告,因此中国政府打击游戏业,却误伤了互联网产业。

对中国而言,游戏产业带动文化产业的发展,是促进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重要力量。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研究所所长刘孟俊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早期中国游戏产业主要被日本人垄断,但现在中国自制的游戏反而“红”到海外去,变成一个很重要的出口项目。

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研究所所长刘孟俊。(陈筠摄)

《2021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指出,中国自主研发的游戏在海外市场的销售收入为180.13亿美元,比2020年增加了25.63亿美元,同比增长16.59%。

美国数据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在海外已经开始有冲击前10的可能性。中国官媒新华社早前报道,通过苹果和谷歌商店的数据统计,中国的游戏产品在越南和泰国、韩国、德国等国的App Store排行榜已冲到前10的位置,而在日本、美国和法国的App Store排行榜,到2018年最好的成绩是前20的状态。

实业化倾向

刘孟俊说,中共并非真的要打压游戏业,否则游戏产业年会不可能举办,政府只是希望强化它的内容安全和合规,坚持正确的意识形态和价值导向。

刘孟俊说:“我觉得它是借着这个机会,也不光是游戏产业,在影视产业也是一样,比方说最早的时候是范冰冰的阴阳合同,还有一些是艺人吸毒,现在要坚决抵制那些拜金主义、娘炮等这些所谓的不良文化。所以换句话说,游戏产业刚好是被这个内容产业扫进去了,从影视,云音乐,一直到游戏产业,这些都属于内容产业。”

分析人士说,中国市场现在有一种“实业化”的倾向,这或许跟美中科技战有关,也就是政府希望企业朝向有“实际产出”的方向发展,能引导更多的聪明脑袋来从事硬体制造,而游戏、娱乐、互联网等被中共视为“不事生产”的行业,所以要加以整改,因此从整改方向也可以看出中共的价值取向。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