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5月 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力推“近北极国家” 令美欧警惕

滚动 军事

中国近年来力推自己是“近北极国家”,但这种说法却受到北极圈周边国家的质疑。

中国加速发展邮轮经济,游客进逼极地。

北极冰川近几十年来加速融化,不仅带来了环境的挑战,也因为其丰富的资源和新航线的出现给国际关系带来了新的问题。中国近年来力推自己是“近北极国家”,但这种说法却受到北极圈周边国家的质疑。有美国官员日前对中国在北冰洋地区的行为提出了警告。

今年一艘俄罗斯油轮首次在寒风凛冽的二月穿越北冰洋的海冰。这一标志性的事件,再次引起外界对北冰洋航线的关注,扰动着与北冰洋相关的国际关系格局。

概念之争

四月底,中国官媒《光明日报》发表一篇署名为军事科学院副研究员董永在的文章指出,北冰洋是“公域”,但北冰洋沿岸国家已经严重地把“公域”私域化,占据了北冰洋的大部分面积。同时,文章还指责美国、俄罗斯等国家加剧了北冰洋地区的军事化,威胁着这一地区的安全。

但美国国务院北冰洋地区协调员詹姆斯·德哈特(James P. DeHart)在4月5日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一次研讨会上指出,中国政府可能希望外界把北冰洋地区理解为一个还没有充分管理机制的“公域”,但这不是事实,“这个地区已经有很强的国际规则,有符合传统国际法的习惯性做法,我们当然也有北极理事会,包含了北极圈的八个国家,和相关社区的成员。”

美国国务院北冰洋地区协调员詹姆斯·德哈特(James P. DeHart)在4月5日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一次研讨会上指出,中国强调的“公域”概念有所偏颇。(视频截图)

实际上,中国政府针对北冰洋的一些提法并没有得到北极圈内国家的广泛认可。

中国政府2018年发表北极政策白皮书,宣称自己是“近北极国家”。但今年1月3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推特上表示,中国远在北极900英里以外,中国想成为“近北极国家”是共产主义幻想。他还警告说,如果北极地区要发展,必须首先关乎俄罗斯和中国的威胁。

丹麦皇家国防学院(Royal Danish Defense College)的中国问题专家宋美佳(Camilla T. N. Sørensen)在4月5日的这次研讨会上指出,丹麦等北欧国家对这种提法还没有认可,“这些国家一般对中国作为‘近北极国家’的说法以及中国在北冰洋管理体制中逐渐提高的影响力都持怀疑态度。”

她强调,北欧国家不大可能与中国建立政治或军事上的伙伴关系。

丹麦皇家国防学院(Royal Danish Defense College)的中国问题专家宋美佳(Camilla T. N. Sørensen)在4月5日的这次研讨会上表示,丹麦等北欧国家对这种提法也持怀疑态度。(视频截图)

担忧的来源

与这种狐疑态度形成对照的是,北京方面在北冰洋问题上言论显得保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月3日在驳斥蓬佩奥的“共产主义幻想”的说法时强调,中国重视北极国家在北极地区的主权权利和管辖权,愿意为北极的和平稳定、可持续发展作出积极贡献。与此同时,相关方面也应该尊重北极域外国家依法在北极开展活动的权利和自由,尊重国际社会在北极的整体利益。

但这种姿态在外界看来,似乎并没有多少说服力。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4月份发布的一个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在北冰洋问题上对外对内是两套说辞。中国对外主张,应该限制在北冰洋地区的国家竞争,但在对内的言论中,中国政府又强调,中国应该在北冰洋占有与其人口比例相当的资源。

中国政府历来的行为已经表明了其对北冰洋地区的企图心。在过去二十年,中国政府已经向北冰洋地区的国家派出高级官员33次,加入或者参与了大多数主要的北冰洋相关国际机构的活动。

中国首艘极地探险邮轮2019年10月首航(网络图片)

布鲁金斯学会的这份报告同时指出,中国在北冰洋地区的一些经济活动明显没有经济利益可言,而可能有其战略目标和双重目的。一位前中国宣传官员以建设高尔夫球场为名在冰岛购买了两百五十平方公里的土地,而当地并不具备高尔夫运动的气候条件。中国的商业公司还试图购买格陵兰岛的旧海军基地以及瑞典的一个潜艇基地。

对中国方面的这些做法,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欧洲项目主任希瑟·康利(Heather Conley)认为,重要的是要提高透明度,“中国在商业、经济和科学等方面的参与提出的挑战是双重用途,比如所谓的渔船,或所谓的科研活动,这些方面都需要更透明的做法。”

美国国务院的詹姆斯·德哈特对中国的担忧,则是来自中国在其他地区项目的表现,“我们已经看到北京在世界很多地方开展的项目缺乏可持续性、透明度,助长当地的腐败,以及没有兑现对当地的种种承诺等等。”

俄罗斯未必买中国的账

俄罗斯对中国也有所警觉。丹麦的宋美佳指出,“俄罗斯非常小心,他们当然不希望中国在北冰洋的管理体制中有更重要的角色。”

但作为丹麦的学者,宋美佳的心态有些复杂。她表示,北欧国家都认为,能通过与中国进行经济上的合作取得利益。

她还指出,北欧国家同时也担忧,大国竞争的关系可能把北冰洋地区卷进去,但他们最主要的期望是该地区保持较为平缓的格局。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