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湾公投解除美猪进口障碍,美台贸易协定有望?专家:未必

滚动 港澳台 财经科技

上周末台湾公投结果未能推翻民进党政府开放美猪进口政策后,一些美国学者呼吁华盛顿把握契机,启动美台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虽然有一些看法认为,目前拜登政府有其他政策考虑,对与包括台湾在内的伙伴签署贸易协定兴趣不大,不过一位前美国外交官说,如果拜登将与中国的竞争视为优先政策目标,那么加强与亚洲的贸易连结,包括重返CPTPP、与台湾洽谈自由贸易协定等,都应该被列入整体战略思考中。

台湾总统蔡英文2021年12月18日在新北市四大公投投票中投下自己的一票。(路透社照片)

上周末台湾公投结果未能推翻民进党政府开放美猪进口政策后,一些美国学者呼吁华盛顿把握契机,启动美台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虽然有一些看法认为,目前拜登政府有其他政策考虑,对与包括台湾在内的伙伴签署贸易协定兴趣不大,不过一位前美国外交官说,如果拜登将与中国的竞争视为优先政策目标,那么加强与亚洲的贸易连结,包括重返CPTPP、与台湾洽谈自由贸易协定等,都应该被列入整体战略思考中。

公投结果确认政策未变

台湾12月18日针对四项议题进行了公民投票,其中之一是“反莱猪进口”案,也就是反对含有莱克多巴胺(ractopamine)瘦肉精的美国猪肉进口。不过包括莱猪进口、重启核四发电、天然气接收站迁移和公投绑大选这四个案子都未能通过同意票数的门槛,也未能推翻政府施行中的政策。

蔡英文政府去年8月宣布解除美猪进口限制这个长期阻碍美台贸易关系发展的禁令,并于今年1月1日开始生效实施,美国政府今年6月也恢复了与台湾自2016年即中断的“贸易及投资架构协议”(TIFA)会谈。

美国在台协会在台湾公投后发布声明说,美国“将持续谋求与台湾在那些影响美国食品及农产品出口议题上的建设性接触,正如我们在贸易关系中的所有领域一样。”

美国农业州艾奥瓦州的联邦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 R-IA)星期二(12月21日)在一个推文中说,“台湾人民拒绝了可能会推翻蔡总统允许美猪进口到台湾的举措,感谢台湾政府和人民的友谊。我期待扩大美台的贸易,北京必须理解,我们美国人厌恶中国对台湾的恫吓。”

学者促把握机会谈贸易协定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太研究副总裁方艾文(Evan Feigenbaum)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次公投结果令人欢迎,“拜登政府应该把握这个机会,与台北启动双边贸易协定的讨论。”

不过方艾文也表示,他自己对此不会有太高的期望,因为“拜登政府并没有将市场准入或贸易自由化列为与任何伙伴的政策优先”,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在倡议扩大美台之间的议程,而不仅仅是“没有双边贸易协定,就宁可什么都不要。”

方艾文认为,如果美台现在不把握这个机会,还是有许多双方可以立即推动的倡议。他和前美国助理贸易代表芭芭拉·维塞尔(Barbara Weisel)就讨论过三个在双边贸易协定以外的方向,在美国国务院有美台科技协议、再生能源、妇女赋权等领域;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有TIFA会谈、数字贸易、生物医药供应链等议题;美国商务部也有能源合作,商业能源伙伴关系、透过美国公司在第三国的工程及采购项目建立与台湾新南向政策的伙伴关系等。

方艾文说,美台有一切理由推进彼此的经济伙伴关系,在公投提供的势头下推动双边贸易协定将是重要的一步,不过要把握这个可能性需要双方扩大议程,追求一个多面向的对话、协议、项目和其他倡议,并反映公共及私营部门更广泛的兴趣。

美政府有其他考虑

前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副馆长王晓岷(Robert Wa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反莱猪进口案公投没过让他“感到鼓舞”,因为美猪问题在台湾被过度政治化。他认为台湾人民应该以科学为基础来做判断,而不是把它政治化。

他说,这一向都是美国政府的立场,从他2006到2009年在美国在台协会担任副处长时就是如此,如今莱猪公投案未能通过,表示台湾人民也认为这个问题应该以科学的态度来面对。

不过王晓岷说,虽然美猪案的公投结果的确解除了美台贸易关系中一个重大障碍,但这并不表示拜登政府就会立即考虑与台湾谈自由贸易协定,因为目前美国自己对贸易协定并没有兴趣,不过国会和美国学界有许多人都认为这是美国考虑与台湾洽谈自由贸易协定的好时机,“所以现在有越来越多人在推动它,从那个角度来看,我想或许会更有机会。不过仍然政治考虑仍然存在,美国政府整体上也有许多其他的考虑,所以这件事本身(美猪案公投)不会是一个主要因素。”

与中国竞争美需加强贸易政策

王晓岷指出,公投结果显示蔡英文政府的政策受到人民支持,这表示台湾政府的政策会有连贯性,政府也更加坚定和有力,所有这些都是正面、积极的发展,有助于台湾与美国或与国际社会改善关系。

他说,虽然拜登政府有许多国内问题要解决,例如疫情和“重建更美好”(Build Back Better)倡议,不过与台湾签署自贸协定以及与亚洲加强贸易联系都不是不重要的事,因为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主轴着重在美国与中国的竞争,以更好的标准及价值观来对抗中国的威权模式和不良行为,美国政府为此也在推动奥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和四方安全对话(Quad),他认为在那些政治与军事安排之外还必须有经济元素的组成部分,才能更好的应对中国的挑战。

王晓岷认为,美国应该尽快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而且必须比中国先加入,一旦回到当初美国自己倡议的这个高标准贸易协定后,接着再与台湾签自由贸易协定,如此就能在与中国的竞争上往前推进。他说,因此,如果拜登政府认为与中国的竞争是美国的优先外交政策,那么就应该将重返CPTPP、与台湾签自贸协定纳入美国应对中国挑战的整体策略中,也只有如此,华盛顿才有可能加快与台湾启动自贸协定的谈判。

CPTPP的前身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奥巴马政府曾大力倡导。但是特朗普政府退出了TPP。11个成员国在美国退出后签署了CPTPP。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日本项目副主任莱利·沃尔特斯(Reiley Walters)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上周的公投表决“不会增加美台自由贸易协定的机会”,但问题不在台湾而是在美国。

“这是非常不幸的,因为蔡英文政府已经采取了许多步骤让台湾符合国际标准。”

贸易协定非拜登优先政策

沃尔特斯在另一个智库传统基金会担任研究员时曾针对美台为何应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发表过研究报告。他说,拜登政府提出新的印太经济框架缺少重要的贸易元素,或许这也是国务院愿意持续与台湾进行“经济繁荣伙伴对话”(EPPD),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却不愿意与台湾有任何超过“贸易投资框架协议”(TIFA)的举措。

他说:“它不是一个台北可以解决的问题,它是一个华盛顿的问题。”

虽然拜登政府并没有将美台贸易协定列为重要政策优先,但沃尔特斯认为,在华盛顿提出的新的印太经济框架下美台仍然有许多合作空间,无论是发展援助、培训、绿色合作、出口管制等还是其他领域,他只是不认为贸易会是其中的主要部分。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富兰克林与马歇尔学院政府系助理教授颜维婷(Wei-ting Yen)告诉美国之音,整体而言,美猪的公投结果对未来美台经济关系“绝对是一个正面现象”。

她说,“一个双边贸易协定对台湾将是一个理想的结果,因为它可能打开更多空间让台湾与其他国家也有类似协定。不过就算没有双边贸易协定,我们也可以预期两国之间会有更多的交流。”

支持美台自贸协定呼声高

前美国贸易副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在台湾公投后发的推文中说,反莱猪公投案未得到多数支持,“我们终于可以将这个长期的双边刺激物抛开,继续加强我们与台湾的经济关系,包括供应链、技术及其他新出现的议题。”

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在转推卡特勒的推文时也回应说,“我们也热切要终结这个刺激物,继续加强我们在其他许多重要领域的贸易关系。”

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也在转推卡特勒的推文时说,她要比卡特勒更进一步呼吁,在反莱猪公投案未能得到多数台湾民众支持后,“让我们与台湾谈判一个双边贸易协定。双方都将获益。其他国家也可能会跟从。”

在台湾的公投举行前,两个美国台裔公民团体——台湾人公共事务会及全美台湾同乡会共同写信给全美猪肉生产者协会(National Pork Producers Council),呼吁他们公开向台湾人民说明美国猪肉没有食品安全疑虑,并公开表达支持美台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立场。

信中指出,台湾是美国第十大贸易伙伴,也是美国农产品第八大市场,美台若能签署自贸协定将可提供双方在公平条件下进行贸易往来。

与国际同行还是政治操弄?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公投前最后一个周末大力呼吁选民投下四个“不同意”票,让台湾走向国际。她12月12日在脸书发文说,“这次的美猪公投,大家都在看台湾是否和国际同行,这关如果没过,台湾经济将回到过去被锁在中国的困境。”

北京当局则是批评民进党政府利用公投进行“政治操弄”。

中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言人马晓光在12月15日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他对涉及台湾经济民生和公共政策的四项公投“没有什么特定的看法”,不过要提醒台湾人民“高度警惕”。

他说,民进党当局在四项公投上“又在进行政治操弄,其中一个伎俩就是他们惯用的,就是把投不投票、投什么样的票鼓吹为‘抗中保台’,这完全是个骗局。”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