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西藏政治犯遭酷刑 美副国务卿任西藏问题协调员促藏中对话

滚动 不平则鸣

两名藏族女性政治犯遭酷刑的消息近日被海外媒体曝光,西藏流亡政府官员告诉本台,酷刑是中共推行恐怖治藏政策的手段。此外,美国副国务卿近期被任命为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 以促进藏中无条件对话。

西藏之声报导,四川石渠县前政治犯卓嘎因在监狱服刑时遭中共当局虐待,出狱后身体状况极度恶化,目前已瘫痪 。

两名西藏女性政治犯遭酷刑的消息近日被海外媒体曝光,西藏流亡政府官员告诉本台,酷刑是中共推行恐怖治藏政策的手段。此外,美国副国务卿近期被任命为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 以促进藏中无条件对话。

据挪威的“西藏之声”报道,四川石渠县青年旺青和友人落桑、云丹在2019年4月举行烟供祭祀时,祈愿班禅喇嘛能获释、达赖喇嘛返回西藏等,随后遭拘捕。旺青被以“带头抗议中国法律”的罪名判刑1年半,洛桑和云丹则被强迫接受所谓的“国家安全教育”半年;每人并被处以15000人民币罚款。

事件发生后,旺青的姐姐卓嘎被当局指控向境外透露三人遭拘捕的消息,也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判刑1年零3个月。卓嘎去年8月获释,但因在监狱被迫从事重活且遭到虐待,目前手脚无法动弹,处于瘫痪状态。

“西藏之声”报道,另一名西藏女性政治犯也在狱中遭到酷刑。结古多(今青海玉树)称多县女子桑杰措、占堆和甘斯三人今年藏历新年建立一微信群,吸引逾百名藏人加入,遭中共当局以未向地方政府注册微信群为由拘捕。一名青年在拘留期间遭酷刑,导致骨折。桑杰措则在本月15日获释,但在监狱遭虐待。家属获知获前往,发现她的身体变得极为虚弱、呼吸困难,目前仍在医院救治。  

西藏之声报道的藏族女性政治犯称多县(今青海省玉树县)女子桑杰措(翻摄自西藏之声)

关不够要整到死 酷刑是中共对付藏人制造恐惧的统治手段

为何中共当局既然已经对藏人判刑、罚款,却要再施以酷刑?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达瓦才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政府对汉人政治犯会实施指控召妓等污名化手法,但对西藏政治犯必然会施以酷刑虐待。

达瓦才仁说:“有些藏人不一定害怕坐牢,会害怕酷刑,因此一定要折磨,让他们出去跟其他藏人现身说法,让藏人怯步,产生恐惧。很多藏人死于酷刑之下。(当局)要让更多西藏人知道不是愿意坐牢、不怕坐牢就可以了结,会让你生不如死。”

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格桑坚参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表示,越来越多西藏政治犯在狱中遭受酷刑,至生命垂危时才被放出来,这是中共为了脱罪。他呼吁联合国,要求中国政府履行所签署的《禁止酷刑公约》。

格桑坚参说:“在审讯期间遭到酷刑逼供,看到已经快不行了就放出来。因为他们知道不能让藏人在监狱去世,或在中共手里去世,他们受到压力会大一点,所以他们就会形成已放出来在医院、在家里去世的,就减轻国际社会对他们的批评,关注度会下降.现在就是这样一种现象。”

美国副国务卿任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 促北京与达赖喇嘛方面无前提条件对话

此外,美国国务卿布林肯20日根据2002年颁布的《西藏政策法》,指派负责民主和人权事务的副国务卿泽雅(Uzra Zeya)担任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布林肯表示,泽雅将推动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及其代表或民选藏人领袖,在不设前提条件的情况下开展实质对话,以便在西藏问题上达成协议。

格桑坚参认为,拜登总统任命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是打脸中国,中共对西藏的暴行未来有专责渠道反应给美国总统、国务院,对西藏人民是很大鼓舞。

就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批评美方干涉中国内政,敦促美方以实际行动恪守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不支持“西藏独立”的承诺。

美国指派负责民主和人权事务的副国务卿泽亚(Uzra Zeya)担任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泽亚官方推特视频截图)

西藏问题被纳入美国抗中大战略一环

熟悉美国事务的台湾驻美前代表程建人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美国从奥巴马总统开始到现在,对整个国际战略看法已经调整,朝野反中、抗中、仇中氛围下,西藏、新疆、香港、台湾都被纳入美国大战略下的一部分。

程建人说:“美国现在因为要跟中国大陆对抗,所以能够叫大陆不舒服、吃亏、生气的就做。这些事情以前都做过,只不过以前做得含蓄一点。当年美国还曾派佣兵到西藏去都有。”

学者:美方或能保护海外藏人  对境内藏人恐鞭长莫及

台湾智库谘询委员张国城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分析,美国宣示关心西藏问题是好事,但可用的政策工具恐怕非常有限。

张国城说:“很明显,目前美国没有太大意愿继续从事贸易报复,也不会说从中国停止进口什么商品或对中国经济施加更大压力,美国当然对中国经贸还是有许多措施,但那些重点是在防御美国的国家安全,而不是对中国政府或生产者形成什么压力,这是要分开的。在这情况下,中国当然就不见得会改变它的行为,因为来自美国这方面的影响是有限的,因此中国没有需要改变它的行为的强烈动机。目前来讲,西藏在中国的完全控制之下。”

张国城提到,美国对防止中国继续在海外,尤其在美国社会对藏人的渗透、刺探、分化、破坏可能有作用,可以保护海外藏人社会。但是对于在中国的西藏民众则鞭长莫及。

张国城提到,更严重的问题是中国历史教科书谈的都是大汉民族主义,中国老百姓,甚至在海外享受自由民主生活的华人,长期受到大汉民族主义教育洗脑,恐怕对西藏、新疆、台湾问题大都认为还是中央政府统一,维持一定的稳定比较好,不觉得中国政府需要对这个问题让步。很多中国老百姓搞不好还错误认知西藏、新疆自治区的人享有优惠、中国已经太多政策倾斜到西藏、新疆去。

张国城说,包括欧美、东南亚、澳洲、俄罗斯,不分国家大小,多数民族对少数民族的压制、歧视,历史上要靠其他国家外力影响改变都有一定困难。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