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5月 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721袭击事件受害人终止向警务处长索偿 何俊仁批警方隐瞒真相

滚动 港澳台

2019年7月21日香港反送中运动白热化期间,元朗西铁站发生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当晚到场协助市民的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去年1月与多名受害人向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民事索偿,希望还原事件真相。

国安法案件被还柙赤柱监狱的前立法会议员林卓廷

2019年7月21日香港反送中运动白热化期间,元朗西铁站发生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当晚到场协助市民的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去年1月与多名受害人向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民事索偿,希望还原事件真相。

事隔一年多,因国安法案件被还柙赤柱监狱的林卓廷透过党友代表,宣布终止控告邓炳强。

代表林卓廷的民主党中委庄荣辉表示,林卓廷考虑到最近香港政治和法治状况,以及自身自由无期等因素,难以继续这个漫长而复杂的诉讼。律师团队成员何俊仁批评警方隐瞒7-12事件的真相,对于案件因为时间、金钱等因素被迫终止,他感到遗憾。

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去年1月21 日,元朗7-21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半周年,联同多名事件中的受害人召开记者会宣布,事件中共有8名伤者向法院入禀民事诉讼,控告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指控警方在事件中没有履行职责保护市民,就事件导致多名无辜市民受伤,需要承担赔偿责任,并希望透过是次入禀,可以还原事件的真相,以及追查警方在事件中的部署和责任,期望法庭可以彰显公义,还伤者一个公道。

林卓廷等7-21受害人终止向邓炳强索偿

事隔超过15个月,林卓廷因参与去年民主派立法会35+初选,今年2月28日与另外47名民主派人士,被警方以《港区国安法》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提出控告,被法庭拒绝保释,被还柙赤柱监狱超过两个月。

林卓廷透过党友民主党中委庄荣辉,以及身兼律师团成员的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等人代表,星期三(5月5日)在民主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宣布终止向邓炳强索偿的民事诉讼。

庄荣辉在记者会引述正在还柙的林卓廷表示,他征询过法律意见以及案中其他8名原告人的意愿,亦考虑到最近香港的政治和法治状况,认为难以继续这个漫长而复杂的诉讼。

庄荣辉说:元朗7-21事件里面,原告变被告的林卓廷,就经资询法律意见,以及其余8名原告人的意愿之后,今日我们正式宣布,终止对警务处处长邓炳强的民事索偿。

希望腾出资源协助更多有需要的香港人

庄荣辉表示,林卓廷有“6-12人道基金”支援诉讼费用,他希望终止诉讼可以腾出资源,协助更多反送中运动有需要的香港人。

庄荣辉又表示,林卓廷认为7-21事件的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必然载入香港的史册”,他会利用其他有关7-21的案件,包括他被警方控告7-21暴动罪等机会,希望在法庭上还原事件真相。

庄荣辉说:“林卓廷认为,7-21的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必然会载入香港的史册’,林卓廷他会坚守、守护7-21的史实,就被控告7-21暴动,以及被控披露廉署7-21调查的案件,他会抗辩到底,捍卫真相,而何君尧的诽谤案,他亦都会做到去最后的,做到最后即是不会退让的。”

原告人形容有如“未见官先打三十大板”

案件其中一名原告人、民主党中委冼卓岚在记者会上批评,律政司处理这宗民事索偿案的时候,用了很多司法步骤,包括向法庭申请剔除这宗案件,警方亦聘请多名资深大律师代表,撰写答辩书,他形容案件到目前未开审已经是“未见官先打三十大板”,他们在财政压力等因素下,决定终止索偿。

冼卓岚说:“面对这个案件接下来有机会很大的一个财政压力也好,或一些不同情况的压力,我们有这样的决定,加上在6-12基金的援助之下,我们都希望这些资源可以给予更加多不同的香港人,继续去支援他们,因为这些司法程序,这些压力就给人一个感觉,好像‘未见官就先打三十大板’,所以我们同林卓廷都有一个这样的意愿,就是希望在这宗案件里面做一个终止申索。”

何俊仁指举证警方蓄意失职不容易

身兼律师团队成员的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在记者会上表示,他看过大量有关7-21索偿案的证据之后,认为有合理胜诉的机会,希望透过案件为7-21的受害人讨回公道,不过,他坦言要证实警方有蓄意失职,举证确实不容易。

何俊仁说:“当然最重要是为7-21的受袭击的市民取回公道,最重要一件事情,就是在过程里面,是要使到警方披露很多从未曾披露的,或者尚在隐瞒的事实,这点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个案告警方在这个情况之下要赔偿,在法律方面那个举证责任是相当重的,因为不只是疏忽这么简单,是要说它(警方)是蓄意失职、蓄意去失职,这个蓄意的失职是要很充份的证据。”

何俊仁表示,警方聘请多名资深大律师倾尽“洪荒之力”抗辩,撰写超过100页的抗辩书,他估计案件开审可能会拖延两三年才有结果,如果败诉更需要赔偿警方大笔讼费,林卓廷认为用这个方法申张公义实在太贵,他亦失去了信心,林卓廷强调,会透过被警方控告7-21暴动罪等机会,披露事件的真相。

何俊仁说:“目前我看来,两年后都不知道拿不拿得到开始(诉讼)的文件,但是跟着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相信对方所花的费用,而导致我们可能的风险,要付给对方的费用,如果倘若不利的话,是会比原本所估计的是多很多的。有鉴于近来的发展,刚刚林卓廷都讲了,第一、用这个方法来申张公义真的太贵了,他亦失去了信心,第三、如果有钱的,希望留给一些更加需要的人,现在很多官司要打,他亦都相信,这个检控他的7-21(暴动)这个刑事案件,他一定会全力以赴,透过作供、透过他及相关的人的作供,彰显这件事的真实,以及最后的公义。”

碍于时势终止案件感到遗憾

何俊仁表示,林卓廷入禀民事索偿时,没想过自己会由“原告变被告”,后来被警方控告他在事件中涉嫌参与暴力,亦未想过会因为国安法未审先被收监,加上林卓廷目前身负7、8宗案,目前正被还柙已经身力交瘁,他又担心索偿案持续下去会影响家人,决定终止案件。

何俊仁说:“大家都想做,但是今日在这样的时局里面,其实有什么理由,不是警察去做这些事情的吗﹖由于警察不做,所以我要迫它(警方)披露真相,才要做然后将警察变做被告,其实我们的当事人是没有兴趣取什么赔偿,取什么钱,有什么意思呢﹖拿得到它几多钱呢﹖不是这样的,只是想知道真相,要向公众交待为什么警察没有人、不见人,为什么不接受人们报案,为什么见到有人打人你(警察)还走开,为什么要跟人家(白衣人)‘拍膞头’(肩膀)﹖你有多少东西、其实我相信还有很多资料没拿出来的。”

何俊仁坦言,已经花了很多心力去处理这宗案件,看了很多7-21事件相关的录影片段,每次都勾起受害人很多痛苦的回忆,可惜碍于时势不得不终止案件,他感到遗憾。

何俊仁说:“但我相信这个民事程序是做不到我们想要做的事,除非真的要很多时间、以及金钱,但是在今日是不值得这样做,所以我见了林卓廷几次之后,我跟他都谈了不只一次了,都是作出这个(终止诉讼)的决定,我是支持的,虽然是感到非常之遗憾。”

林卓廷7-21暴动脱罪不代表真相大白

记者问及,法庭之前审理首批7-21暴动案涉嫌袭击市民的白衣人,控方完全没有传召警方证人出庭作证,是所有反送中运动案件前所未有,林卓廷就警方控告他涉嫌7-21暴动案出庭作供的话,如果控方同样不传召警方证人,林卓廷作供时能否还原事实真相﹖

何俊仁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林卓廷面对警方控告他7-21涉嫌参与暴动罪,首要是洗脱罪名,他表示以初步证据显示,有信心林卓廷可以脱罪,但不代表真相可以大白,他认为事件其实可以避免,批评警方隐瞒7-12事件的真相。

何俊仁说:“他(林卓廷)脱了罪,是不是等于这件事(7-21)的真相就大白呢﹖因为问题就是这件事本身是可以避免的,因为当日(下午)5、6点,已经很多(白衣)人聚集,已经开始打人了,这么多人去报警,警方中间那几个钟头做了些什么呢﹖为什么(派人)去了(巡查)之后,这么快又走回来呢﹖第一次又这么快撤退呢﹖变成第二次袭击呢﹖为什么去到乡村那边见到那些白衣人,又跟他(们) ‘拍膞头’(肩膀)呢﹖又说他(们)没有武器呢﹖其实个个都拿着一些武器,为什么会是这样呢﹖这些我们是很难知道真相的,虽然有很多人告诉我,警方有很多Lot Book(排班纪录),很多里面的资料打官司可以拿出来,现在它们不会给你的了,你明白吗,因为你不告下去了,它一定会‘拖死你’ ,亦都不会给你,它有很多资料是它内部的,我相信它是完全不会披露的。”

何俊仁批评警方隐瞒真相

何俊仁表示,监警会的报告对警方处理7-21事件的手法亦有批评,他认为警方在事件中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非常敏感,可能涉及时任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

何俊仁说:“7-21(事件)里面我想真的太多、太多东西是不可告人的,将来如果大环境有了改变,这样就‘另计’(另外的事情)了,这件事大家都知道那个敏感性,因为直接牵涉到很大可能就是当时的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是很简单,因为当时很多人告诉我,最后就是他决定的那些东西,怎样调动之类,就是这样、这件事很简单,他不是不知道、一早知道,两三日前已经知道那一晚会有事的,一个星期前已经Facebook都有(消息)了,声称说要‘教训’的,要‘教训这群人’,进来(元朗)这群人,但没说明是那些人,总之进来的人。但是将来历史事实会怎样呢﹖我都相信有一日会、希望会真相大白。”

林卓廷质疑警方违背《警队条例》

林卓廷入禀民事索偿时批评,7-21当晚警方一早收到情报,居然蓄意纵容黑帮无差别袭击市民,“没预防、没阻止、没拘捕”,违背《警队条例》第十条“警队的责任”,包括维持治安、防止刑事罪及犯法行为的发生和侦查刑事罪及犯法行为、防止损害生命及损毁财产、拘捕一切可合法拘捕又有足够理由予以拘捕的人,以及普通法警察履行保护市民的责任。

元朗7-21事件被香港公众称为“元朗恐袭”,当天是反送中运动持续超过1个月,港岛区有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独立调查、捍卫法治、守护真相、重申五大诉求游行”。当晚大批穿着白衫、手系红绳疑似有乡事及黑社会背景的人士,在鸡地及港铁元朗站手持藤条、木棍、铁通等武器,无差别袭击途人和列车乘客,多人血流披面,有女性指被袭击时遭到非礼,穿着制服的消防处救护员为伤者急救时也遭到白衣人袭击。事件至少有45人受伤,当中包括孕妇,有1人危殆,5人重伤。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