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港大深夜移除“六四国殇之柱” 其他校园展品会步后尘么?

滚动 港澳台

在“国安时代”的香港,纪念“六四事件”有关的标志逐一被清走。继早前被控以违国安法的支联会,遭港警突袭其“六四纪念馆”,并搬走自由女神头像;竖立港大25年的“国殇之柱”雕像,亦最终在2021年完结前,无法逃离被清拆的命运。另多个现存大学内的“六四雕塑”的存亡,亦引起外界关注及忧虑。

港大深夜移除“六四国殇之柱”

在“国安时代”的香港,纪念“六四事件”有关的标志逐一被清走。继早前被控以违国安法的支联会,遭港警突袭其“六四纪念馆”,并搬走自由女神头像;竖立港大25年的“国殇之柱”雕像,亦最终在2021年完结前,无法逃离被清拆的命运。另多个现存大学内的“六四雕塑”的存亡,亦引起外界关注及忧虑。

香港大学周三(22日)晚上10时许被揭大举动员,将国殇之柱“拆件”搬走。国殇之柱创作人、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周四(23日)清晨发表声明,指对港大摧毁国殇之柱“感到十分震惊”,并指事件并不合理。

不少港大学生和市民到场了解,均深表唏嘘。港大毕业生陈先生表示,无办法阻止实物消失,但至少“我们的脑袋可记住这东西”,又批评校方做法鬼祟。

陈先生:学校真是懂选择时间,为何不光明正大在白天去拆除?若一条柱都可影响国家安全,那这条柱真是孙悟空的定海神针,可以秒杀整个国家?

香港大学校务委员会周四(23日)发声明,称于拆走国殇之柱当日,曾举行会议决定移走雕像。校委会认为,该雕像已日久老化,“极为关注雕像状况欠佳所带来的潜在安全问题”,又指据大学最近谘询的法律意见,认为“继续容许该雕像于校园展示,会为大学带来触犯香港刑事罪行条例的法律风险”。声明强调,港大“从未批准任何个人或团体在校园放置该雕像,亦有权随时采取适当行动处理”。

有参与会议的港大校委会本科生代表黄靖轩,指漏夜移除国殇之柱一事“很仓卒”。

黄靖轩说:我说事件很仓卒最大原因是,会议完结后不足5、6小时就开展工程,很急、很快速决定。其实会议内只是讨论关于(国殇之柱)去留决定,对于实行细节我们不会在会上讨论,所以我不知道(会议后)几个小时就会拆走。

本台获消息称,校方早已决定“拆件”安排,而清拆安排事前未有与高志活有任何“共识”。对此,本台正向高志活和港大查询。

港大曾月向支联会发信,指国殇之柱涉嫌违反国安法

香港大学10月向当时未解散的支联会发律师信,要求把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的国殇之柱雕像移离校园,惹来强烈争议。高志活11月曾公开表明愿意移走雕像,但为免雕塑在拆卸期间受到破坏,要求港大提供协助,包括技术支援和封路等,又指拆卸工序复杂,“必须亲身来港处理”,亦希望港府保证,他和团队不会因为来港处理事件,而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惟港府及港大均未能作出承诺,令事件胶着。

港大校委会在周三的会议中,是否已解决有关问题?黄靖轩称,会议内容细节基于保密原则不便透露。惟他一周前接获校委会“特别会议”通知,商讨一些“风险缓解”(risk mitigating)事宜;至周三(22日)开会时,才得悉校方决定将国殇之柱暂时移去另一地方保存,等候高志活取回。

他续称,曾于会上表达过忧虑,亦希望校方再联络高志活商讨后,“等有更好方案后再迟些才决定拆卸”,惟最后“会议经一个多小时讨论,就表决通过拆卸了”。

雕像被“拆成两半”方式运走

另国殇之柱的损坏情况亦备受关注,该雕像被工程人员以“拆成两半”方式运走。《明报》报道指,施工期间不时传出敲凿声响,并有大量碎石及物料运出。高志活在周四(23日)的声明中强调,若国殇之柱有任何损坏,会要求港大赔偿。

1997年6月4日支联会“六四”晚会结束后,港大学生将国殇之柱护送往港大,一度与校方对峙,最后获校方允许竖立在校园,港大学生会翌年举行公投,通过将国殇之柱永久竖立。对于国殇之柱在港大永久保存的争议,黄靖轩指当时校方的确并无保证和承诺过永久保存,但他认为不应在这争议风波中作如此决定。

过去一年,香港在《港区国安法》之下,悼念“六四”相关物品频被官方查收,包括10月被控以违国安法的支联会,遭港警突袭其“六四纪念馆”,并搬走自由女神头像等纪念物品。

如今剩余在大学校园的“六四”印记会否“被消失”引来关注,包括被髹上“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歼豺狼民主星火不灭”的港大“太古桥”;陈维明制作的民主女神像及《天安门大屠杀》浮雕,则分别位于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岭南大学内。

记者:李智智 责编:胡力汉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