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2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港大突彻夜拆卸六四国殇之柱, 丹麦雕塑家:野蛮可耻无法无天

滚动 港澳台

屹立香港大学校园超过20年,被视为六四事件最后重要象征的雕塑国殇之柱,难逃被移除的命运。港大校方通宵拆除国殇之柱,周四(12月23日)把雕塑迁离校园。校委会声称,继续容许国殇之柱在校园展示存在法律风险。创作人高志活强烈谴责有关行动,并保留索偿权利。部分舆论相信,港大是基于外来压力才仓促拆卸国殇之柱。

工人以吊臂把国殇之柱组件吊进货

屹立香港大学校园超过20年,被视为六四事件最后重要象征的雕塑国殇之柱,难逃被移除的命运。港大校方通宵拆除国殇之柱,周四(12月23日)把雕塑迁离校园。校委会声称,继续容许国殇之柱在校园展示存在法律风险。创作人高志活强烈谴责有关行动,并保留索偿权利。部分舆论相信,港大是基于外来压力才仓促拆卸国殇之柱。

移除国殇之柱的行动来得很突然,港大校方事先没有对外发布任何消息。

周三(12月22日)晚上约十一点,工人挂起数层楼高的白布,完全遮盖国殇之柱,又搬出围板封锁国殇之柱四周,大批保安在场戒备,并且以电筒向赶到现场的媒体照射。

2021年12月22日夜间,校园内的国殇之柱组件由货柜车从港大运走。(Galileo Cheng/HK Frontline Media )

周四凌晨,工人把国殇之柱拆件,以吊臂分批把塑料包裹的雕像组件吊进货柜,由货柜车从港大运走。整个行动历时大约四个小时。校园原先放置国殇之柱的位置留下了一片空地,铺上了帆布,用2米高的塑料板围封。 消息透露,国殇之柱被送到石岗的香港大学嘉道理中心存放。港大校委会在随后的声明中没有提及“国殇之柱”会在这里摆放多久,只是说会妥善跟进,并就适当安排继续寻求法律意见。

港大:国殇之柱构成法律风险

声明解释,校委会是在周三的会议中作出移走雕塑的决定,认为国殇之柱已日久老化,大学极为关注雕像状况欠佳,带来潜在安全风险。决定移走雕塑。

校委会说,校方最近谘询的法律意见认为,继续展示国殇之柱为大学带来法律风险,在评估风险和衡量大学整体利益后作出决定。声明表示,校委会已指示大学在移除雕像后妥善跟进,就适当安排继续寻求法律意见,并重申,港大从未批准任何个人或团体在校园放置国殇之柱,也有权随时采取适当行动处理。

2021年12月22日夜间,拆除港大国殇之柱期间校园有大批保安戒备。((Galileo Cheng/HK Frontline Media )

港大学生媒体学苑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校委会周三就国殇之柱事宜召开会议,会上投票通过,把国殇之柱移离港大校园。消息人士说,校方计划把国殇之柱存放于安全地方,并在法律程序及情况容许下,另行安排拥有人取回。

对于国殇之柱一夜之间从校园消失,港大一名出于安全理由要求匿名的学生向媒体表示,不理解为何校方要选择在晚间采取行动。

这名港大学生说:“校方真懂得挑时间。选在深夜采取行动好像是害怕别人知道似的,感觉上有些鬼祟。香港大学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理应光明正大,为何不能在白天拆除国殇之柱呢?现在是拆卸雕像,日后校方又会否把具有鲜明政治立场的教授给除掉呢?”

高志活:圣诞拆卸乃有计划安排

资料照:创作国殇之住的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内树立的他的雕塑作品“疯牛病”前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12月15日)

创作国殇之住的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周四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事件表示震惊,不排除港大校方故意选择在晚间拆除自己的作品。

高志活说:“还有几天就是圣诞节。我相信香港大学选择在这个时候拆卸国殇之柱是有计划的。校方在深夜采取行动可能是不想引起外界的注意,但事实上,事件已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67岁的高志活曾表示,担心港大校方会胡乱移除国殇之柱,损害雕塑的结构,并表态自己愿意到香港亲自拆卸“国殇之柱”,但是港大校方一直没有理会。获悉自己的作品被拆件处理后,高志活形容港大的手法野蛮、粗暴、可耻。

高志活说:“拆卸国殇之柱必须经由专家小心处理。我原本打算亲自到香港进行这项工作,但事与愿违。港大校方并不把国殇之柱当作艺术品看待, 采取的手法与拆一道桥没有分别。旁边还有大量保安围着。”

高志活强调,国殇之柱是自己的财产,不排除未来会采取法律行动。

高志活说:“香港已变得无法无天,不再保护艺术和私有财产。我希望港大能处理好国殇之柱并妥善交还,否则会要求索偿。事实上,很多国家已表明可以接收国殇之柱。”

象征悼念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国殇之柱由50个人脸和半身像组成,创作灵感来自集中营的照片。雕像造型涵盖不同族裔,代表世界各地被极权镇压的人士。1997年从丹麦运到香港,在香港主权移交前最

后一个六四烛光集会上展出后,由港大学生会护送至校园。其后经由学生投票通过,永久摆放在黄克竞楼平台位置。

2021年12月22日夜间,港大校园内原先放置国殇之柱的位置以塑料板围封。((Galileo Cheng/HK Frontline Media )

陶君行:北京向港大施压

曾在1989年到北京支援民运的香港社民连前主席陶君行对美国之音表示,事态发展显示,港版国安法通过后香港已今非昔比,任何对政权构成威胁的象征都不能保留,相信拆卸国殇之柱并不是港大校方单方面的决定。

陶君行说:“香港大学校方容忍国殇之柱已经很多年,有十多二十年。很明显这是北京下的命令。过去香港可以悼念六四,可以持续每年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支联会可以存在,体现了香港的自由跟人权。我们有向中央表达不同意见的渠道。从国殇之柱不容于香港大学可以反映香港跟过去已经不同了。香港人也不可能期望一国两制和悼念六四的权利可以保留下去。”

香港大学校委会主席李国章日前曾表示,国殇之柱的去存不好处理。他说,原本提供法律意见的孖士打律师行辞任后,要另觅法律意见,由于支联会与港大学生会相继解散,国殇之柱的拥有权有待厘清,但是言犹在耳,国殇之柱突然从港大校园消失。陶君行说,李国章即将在12月底卸任,估计他希望在任内为事件画上句号,才会迅速采取行动。

候任香港社福界立法会议员狄志远周四向媒体表示,他担心港大校方的处理手法会影响社会和谐。

狄志远说:“急速移走这么敏感的物品会否引来社会反响、使和谐气氛减弱呢?,我不否定它(港大校方)有权这样做,但这是否聪明的做法?这些小动作是否有利于香港和谐,他们必须三思。”

香港大学校园里展示的悼念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死难者的“国殇之柱”。(2021年10月13日)

王丹:反证六四大屠杀乃事实

身在美国的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在脸书专页强烈谴责港大拆除国殇之柱的行动,认为校方采取卑劣手段,试图抹去血写的历史回忆。不许一个纪念品的存在证明了当局的心虚,也再次反面证明了当年大屠杀的存在。

王丹说,杀人者试图让后人忘记他们的罪行,幸存者的使命就是保存和强化记忆,并透露,在美国纽约建立新的六四大屠杀纪念馆的计划已完成内部讨论。

在国殇之柱被消失的同时,有民主墙之称的香港中文大学校园报告版也遭取缔。网媒“众新闻”周四(12月23日)报道,中大校方清除了民主墙上的文宣,并移除原本贴有的“中大学生会民主墙”标识。

中大民主牆超过半个世纪以来一直是校内言论自由的象征,原本由学生会负责管理。学生会10月初宣布解散后,校方收回民主墙的管理权,并以铁马围封。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