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2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年终报道:风雨飘摇的阿富汗

滚动 国际

2021年8月中旬,塔利班以迅雷之势接管了阿富汗,同月晚些时候,美国混乱地撤走了最后一批驻军,标志着持续了近20年、美国史上最长战争的结束。

一位穿着覆盖全身的罩袍的女士坐在阿富汗马扎里沙里夫街头。

2021年8月中旬,塔利班以迅雷之势接管了阿富汗,同月晚些时候,美国混乱地撤走了最后一批驻军,标志着持续了近20年、美国史上最长战争的结束。

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袭击了美国,几个星期后,美国和盟军部队攻入阿富汗,迅速推翻了窝藏策划9/11恐怖袭击的“基地”组织头目的塔利班政权。

然而,塔利班很快重整旗鼓,对西方支持的喀布尔政府和国际联军展开了致命的反叛行动。

8月15日,塔利班反叛组织长驱直入喀布尔,在这之前,塔利班仅用了十天的时间就占领了全国其它地方,美国领导的联军培训和装备了多年的阿富汗政府军令人震惊地土崩瓦解。

一些政府军提到缺乏食物、弹药和空中支援。其他人在与节节逼近的反叛武装达成协议后,缴械投降或弃阵逃跑。

西方支持的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和其他政府要员在塔利班进驻喀布尔几个小时后逃离阿富汗,造成恐慌局面,美国开始紧急从喀布尔国际机场转移人员。

“有很多混乱。有很多困惑。我的意思是说,阿富汗总统本人刚刚上了飞机逃亡出国。没有人看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五角大楼新闻秘书约翰·科比(John Kirby)说。

撤军

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和他的行政当局为拜登把所有美军撤回国的决定进行了辩护。他们说,美军早已完成了削弱“基地”组织并防止阿富汗再度成为恐怖分子避风港的使命。

“今年夏天,我们兑现了那项承诺……我们知道这会带来挑战,”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12月末在华盛顿的一次记者会上说。

“但是,这也是20年来第一次没有美军在阿富汗过节而且我们没有派出第三代美国军人在那里战斗和牺牲,”布林肯说。

然而,塔利班重新执政让人们担心,这些伊斯兰主义统治者是否会与“基地”组织这类的恐怖组织一刀两段并有效治国而且尊重所有阿富汗人、特别是女性的权利。人们还对美国的这场战争以及随后的国家建设努力提出了质疑,华盛顿据估计为此耗费了约2万亿美元,至少有2400名美国军人丧失了生命。

批评人士、比如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顾问罗宾·拉普尔(Robin Raphel)在巴基斯坦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试图对问题重重的阿富汗使命做出总结概括。

她说:“9/11后,美国带着怒气去了阿富汗,在一个自己对其历史与文化并不十分了解的国家寻求报复。然后,美国又犯了‘使命偏离‘的病,试图在枪口之下加快建立一个西方模式的民主。” 拉普尔补充说:“这样做的结果是大规模腐败、不平等以及一个生活在喀布尔的泡沫里、合法性有限的脆弱政府。于是,塔利班运动——这个运动在很多方面是本土性的,更接地气——不断取得斩获,到最后,政府崩溃了。”

转移行动

美国帮助转移了12万4千人。然而,“伊斯兰国”的一次恐怖袭击破坏了这项努力。那次袭击造成将近200人死亡,包括13名美国军人。几天后,一架美国无人机炸错目标,导致10名无辜的阿富汗平民丧失。五角大楼说,无人机本意是要袭击“伊斯兰国”恐怖分子。

与此同时,撤离行动把数百名美国公民和数以千计的阿富汗盟友留在了后面。人权组织报告说,随后几个月来,美国的盟友遭到了虐待和报复性的杀害。

塔利班的接管触发了经济崩溃,使阿富汗的人道需求上升到创纪录的程度。救援工作者说,这些人道需求源自多年冲突、干旱以及极端贫穷。

过去20年来,阿富汗经济严重依赖国际财务援助。塔利班卷土重来促使华盛顿暂停了阿富汗的现金流,砍去了阿富汗国内总产值的40%和政府预算的75%。

拜登政府还冻结了价值约94亿美元的阿富汗资产,这些资产多数都在美联储。美国政府还对塔利班实施了金融制裁,使阿富汗困难重重的银行体系瘫痪,阿富汗货币迅速贬值。

联合国人道事务主管马丁·格里菲斯(Martin Griffiths)说:“阿富汗经济如今一落千丈,如果我们不本着爱心拿出果断行动,我担心,这种跌落将拖垮全国人口。”

塔利班的要求

塔利班一直要求解冻资金,国际救援机构说,资金限制正在束缚阿富汗境内的救援行动。

联合国估计,阿富汗近4千万人口中有超过一半面临饥饿,1百万儿童有死于“严重急性营养不良”的风险。

46名主要是民主党人的议员12月21日联名致函拜登总统,请求他迅速放松惩罚性的制裁措施,并解冻阿富汗的外汇储备,以避免在这个南亚国家发生人道灾难。

拜登行政当局坚持说,阿富汗外汇储备的状况是正在持续的法律诉讼的核心议题,这起诉讼是由9/11恐怖袭击和其它恐怖袭击事件受害者提起的,他们“得到了对塔利班不利的判决”。

美国面临的难题还包括如何让这些资金直接造福于阿富汗人民而同时确保塔利班不会受益。塔利班是一个受到特别认定的全球恐怖组织,仍然受到美国制裁。

美国财政部12月早些时候决定允许向阿富汗人进行个人和非个人汇款。华盛顿还参与安排让世界银行管理的阿富汗重建信托基金转帐2亿8千万美元,用于支持人道活动。

批评人士说,美国和国际社会应当考虑在不予外交承认的情况下与塔利班认真进行接触,以应对即将来临的人道危机。

国际危机组织亚洲项目主任劳雷尔·米勒(Laurel Miller)说:“事实是美国同塔利班交战了20年而且输了,很难想象那样的现实不会给华盛顿的一些人的视角罩上颜色。”

“但是我还认为,如果从那样的现实退后一步,看看有关美国利益的更大画面,那么,如果让自己染指正在当地发生的人道灾难,我认为那是相当短视的。”

人们越来越担心,经济和人道局势的动荡会迫使越来越多阿富汗人试图越境逃亡。

消除与恐怖分子的联系

拜登行政当局督促塔利班确保切断与恐怖组织的关系,结束对与前政府有关的阿富汗人的打击报复,并包容治国,允许妇女和女孩全面参与公共生活和接受教育。

塔利班领导人已保证用与之前统治时期不一样的方式来治理国家。当年,女性在没有男性亲属陪伴下被禁止出门,女孩被禁止上学。

在塔利班现政权统治下,多数女孩被禁止返回教室上课,但是塔利班官员坚持说,一旦政府有了足够的资金支付数以万计没有拿到薪水的教师的工资,并确保阿富汗各地的女子教育能有“安全环境”,当局最终将会允许女孩复学。

“我们认为人权、妇女权利和来自各地区的所有有能力的阿富汗人的参与是我们的职责。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并将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塔利班外交部长阿米尔·汗·穆塔基(Amir Khan Muttaqi)12月19日在伊斯兰国家在巴基斯坦组织的一次有关阿富汗的会议上说。

批评人士仍然保持怀疑态度,并说,在塔利班统治下,阿富汗人、尤其是女性仍然前途未卜。

分析人士、前阿富汗官员托雷克·法阿迪(Torek Farhadi)说:“妇女权利受到了巨大压力。过去20年来所有上学追求事业的年轻女性如今看到,她们的事业前景黯淡了。”

分析人士说,国际社会仍然可以通过以外交承认以及有条件解冻资金以避免人道灾难来影响塔利班,让其实行更为温和的政策。

(美国之音驻五角大楼记者巴布对本文亦有贡献。)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