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2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联合国出手干预 吁摩洛哥勿遣返维族男回中国

滚动 中国大陆

上周,摩洛哥一个法院判定,要将艾山遣返回中国,但国际人权组织担忧,艾山在中国恐面临酷刑。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20日也发出临时措施,要求摩洛哥不要立即将维吾尔人艾山遣返回中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上周,摩洛哥一间法院判定将维吾尔运动人士伊迪热斯·艾山 (Yidiresi Aishan) 遣返回中国後,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 12月20日证实,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已发布临时措施,要求摩洛哥在该委员会全面审查人权团体提出的申诉时,不能将艾山引渡到中国。

「保护卫士」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由於摩洛哥是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丶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第22条宣布委员会权限的缔约国,所以该国政府有义务履行其国际义务,尊重相关措施。

此前,四名联合国的独立人权专家於12月16日呼吁摩洛哥政府,撤销该国法院判定将艾山引渡回中国的决定。这四名专家表示,若将艾山引渡回中国,他恐怕会面临任意拘留丶强迫失踪或酷刑和其他残忍丶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这些专家重申,任何国家若有充分理由相信一个人在目的地国会受到酷刑,或是认为目的地国存在严重大规模侵犯人权情况的话,他们无权将该人从该国领土驱逐或遣返。摩洛哥的法院是15日做出相关判决,当时艾山的律师坎迪尔(Miloud Kandil)向媒体表示,判决结果对艾山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精神打击。

艾山是一名维吾尔电脑工程师,自2012年便与家人居住在土耳其,再也没有返回中国。他在土耳其当地的维吾尔人社群中相当活跃,除了协助发布一个分享移居他国资讯的时事通讯,也写过一本关於电脑骇客的书籍。这些经历都被视为他遭中国政府通缉的可能原因。

中国政府在2017年对艾山发起国际红色通缉令,指控他於2017年「参与恐怖主义活动,加入恐怖组织」。然而,国际刑警组织 (Interpol) 在今年8月审视新的证据後,已撤销对艾山的通缉令。即便如此,摩洛哥的法院仍持续依据中国政府提出的引渡要求,审理艾山的引渡案。

目前居住在挪威的维吾尔维权人士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向德国之声表示,由於中国政府对艾山做出的指控是「恐怖罪」,所以若艾山最终被引渡回中国,他面临的最低刑期极有可能是终身监禁。他说:「根据我过去在中国被关押15个月的经验,他在被关押期间,极有可能被强迫签署文件,并遭受酷刑。我无法找到任何词来形容他若被遣返回中国後,可能面临的遭遇。」

持续关注艾山案件发展的「保护卫士」倡议总监哈斯 (Laura Harth) 则告诉德国之声,她对摩洛哥法院的判决并未感到惊讶,因为中国与摩洛哥在2021年初签署了双边引渡条例,她认为摩洛哥政府可能因惧怕中国的压力,才会决定将艾山遣返回中国。

她说:「摩洛哥是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丶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的缔约国,所以它有义务遵守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发出的临时措施,暂停将艾山遣返回中国。」

海外维吾尔人持续受到威胁 

阿尤普指出,由於联合国的委员会已介入此案,国际人权组织也持续向摩洛哥政府施压,在挪威丶美国与土耳其的维吾尔人也在摩洛哥使馆外发起抗争,所以他有信心艾山最终应该不会被遣返回中国。

居住在挪威的维吾尔维权人士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表示,由於中国政府对艾山做出的指控是「恐怖罪」,所以若艾山最终被引渡回中国,他面临的最低刑期极有可能是终身监禁。

即便如此,他仍对於近年来持续传出维吾尔人在不同国家转机时被逮捕,面临被遣返回中国的情况感到担忧。事实上,艾山并非近日唯一一名在第三国转机时遭逮捕并面临遣返回中国风险的维吾尔人。

本月初,另一名维吾尔男子赫特姆 (Qahar Héytem) 在塞尔维亚转机至欧洲的途中,也被当地警方逮捕。在当地人权律师的介入後,赫特姆得以顺利返回土耳其,不过当地警方并未明确指出他们最初逮捕赫特姆的理由。

阿尤普说,维吾尔社群并不清楚有哪些人在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缉名单上,而艾山的律师与他分享的资讯显示,有10个维吾尔人的名字出现在一份秘密文件上,但目前并不清楚到底有多少维吾尔人的名字也在同一份文件上。

他告诉德国之声:「国际刑警组织应该告诉我们有多少维吾尔人在其通缉名单上,而包含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也应该对海外的维吾尔人做出人身安全相关的保证。若无这些保证,海外每个维吾尔人,尤其是活动人士,现在都处于危险之中,我们需要一些透明的措施来保护维吾尔人的安全。」

「保护卫士」的哈斯则说,维吾尔人权项目11月一份报告中的数据显示,有超过90%住在民主国家的维吾尔人认为自己曾受到威胁,而在不同形式的威胁中,被遣返回中国的维吾尔人只占很小一部分。

她说:「中国一直透过法律外的措施来强迫海外维吾尔人进行『非自愿返国』,手段包含威胁在新疆的家人或派特工到国外恐吓维吾尔人返回中国。我掌握到的数据显示,近年来至少有约一万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返回中国。」

哈斯认为,国际社会必须呼吁废除与中国的引渡条例,并为可能受到威胁的海外维吾尔人建立应对机制。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