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港立法会狄志远成“非建制派”独苗 “三低”议会恐成橡皮图章

滚动 港澳台

在12月19日举行的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中,自称“非建制派”的候选人全部落败。在社会福利界功能界别胜出的“新思维”主席狄志远成为唯一当选的非建制派。但是,狄志远以往的政治取向与主流民主派背道而驰。部分舆论相信,他将难以在“清一色”的议会内起到制衡作用。

2021年12月19日,香港投票站门前的大幅标语呼吁选民投票。 (美国之音记者 邓凯欣拍摄)

在12月19日举行的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中,自称“非建制派”的候选人全部落败。在社会福利界功能界别胜出的“新思维”主席狄志远成为唯一当选的非建制派。但是,狄志远以往的政治取向与主流民主派背道而驰。部分舆论相信,他将难以在“清一色”的议会内起到制衡作用。

本届香港立法会选举10个地方选区,有12名候选人被视为非建制派,但当中只有3人得票超过一万,其他都在8000票或以下,当中有4人得票更不足总投票数百分之三,被没收5万港元选举保证金。

从政近40年,以独立身份参选的冯检基在选举结束后对媒体表示,对落选表示失望。

冯检基说∶“投票率太低,所有非建制派全军覆没,看到每一个直选区两个议席被垄断。将来整个立法会也会变成一言堂。”

狄志远价值观偏离主流民主派

在“清一色”选举结果当中只有打着“非建制派”旗帜的政党“新思维”突破重围。“新思维”主席狄志远在社会福利界功能界别选举,以1400票当选,领先于最接近的亲北京政党“民建联”对手500多票。

曾在港英时代立法局出任议员的狄志远出身香港民主党的前身,论政团体“汇点”。多年来,他的政治取向和价值观被认为偏离香港主流民主派.

香港立法会(路透社2020年6月4日)

1994年,港英政府最后一届立法局面临在九七主权移交后解散。独立议员刘慧卿在立法局提案,建议干脆把立法局60个议席全数由直选产生。当时有两名民主派议员投了弃权票。狄志远是其中之一。

退出政坛约20年后,狄志远2006年复出担任民主党副主席,但随着社会矛盾加剧,他和民主党的立场越走越远。

2012年,港府推出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引发反国教运动,狄志远却支持国民教育科,不认同国教科会造成“洗脑”。时任民主党主席何俊仁曾发声明,批评狄志远的言论有违民意和民主党的立场。

2014年,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政改作出“831决定”,包括行政长官参选人必须获得提名委员会支持才能成为正式候选人。当时民主派主流拒绝接受有关决定,要求公民提名,狄志远却呼吁民主派暂时接受此政改方案,其后更与另一支持方案而被开除党籍的黄成智合组政党“新思维”,并退出民主党。

自称“1:89”愿和建制派合作

成为新一届香港立法会“非建制”独苗的狄志远接受美国之音专访。他说,作为立法会唯一的非建制议员,“1:89”是自己的新编号。所谓“1:89”是指新一届香港立法会共90席。狄志远是议会内唯一”非建制派”。其余89席由亲北京阵营所垄断。

“新思维”主席狄志远当选香港立法会社福界功能界别议员。

狄志远认为,一个声音总比没有声音好。世上很多政治领袖都要孤单作战,却又表示,自己与建制派在福利、民生政纲上有很多共通之处。

狄志远说:“在下届立法会90个议员当中,我是一个极少数。在争取民主的过程当中,我会稍为孤独。议会未必会集体推动争取民主这个议题。在民生议题上,我却没有那么孤单。近期我所接触的建制派政党与我在劳工、福利、教育有很多共通点。”

狄志远认为,香港议会里民主派和亲北京阵营之间的“黄蓝对决”已成历史。虽然民主派政党在立法会从来都是少数,但往后仍然有影响力。

狄志远对美国之音说:“在议会采取抗争手段已经不是有效的方法。以往议会内出现很多抗争。我看不到这对于社会发展有积极作用。我在立法会不会和任何党派树立敌对关系。这样做没有多大建设性。针对不同议题,如果志同道合我们可以合作,否则大可以各自表述。”

香港主权归还中国已24年,但就香港境内有关国家安全作出指引的“基本法”第23条,由于反对声不绝,至今未完成立法。经历了2019年反送中风波,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双普选更是遥遥无期。

狄志远说:“23条立法和双普选都写在基本法里。特区政府有宪制责任做好这些事情。我希望23条立法过程当中能反映市民的疑虑,期望政府能从善如流。我也希望政府能就双普选积极创造有利条件。我们不会改变对于六四的态度和立场。我们认为六四是爱国民主运动,期望中央日后能有更全面的理解和定性。”

狄志远说,民主和民生问题同样重要,缺一不可,希望未来四年,能以表现争取香港人对“非建制派”的认同。

狄志远说:“我认为必须两条腿一起跑。很多香港市民都认为,要有民主才能确保民生,但也不能只顾民主而不顾民生。持续的抗争对社会没有帮助。如果‘非建制派’(未来)表现和发挥理想的话,慢慢会赢得选民的支持。”

黄伟国:狄志远以“包装”取胜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原助理教授黄伟国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原助理教授黄伟国对美国之音表示,狄志远能够脱颖而出与对手和“包装”有关。

黄伟国说:“他在年轻时候从政没有太大的成就。其后没有再参选,甚至脱离民主党,甚至不再被视为民主派人士。凭着对政府没有威胁,对政府唯命是从,披着‘非建制’的外衣当建制派,再加上(社会福利界功能组别)对手很弱,使他能够胜出这次选举。”

黄伟国相信,无论主流民主派还是亲北京阵营都不会把狄志远视为“同路人”。

黄伟国说:“建制派人士会觉得,他在利用‘非建制派’为名招摇过市,不会把他看成‘自己人’。在非建制派人士眼中,他参与了被阉割的立法会选举,还要以胜利者身份成为议员,对他的能力、诚信、道德都会大大的否定, 甚至质疑他会否和其他89名议员一样,沦为举手机器和橡皮图章。”

新制度下首次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投票率是香港主权归还中国以来最低,地方直选有135万多人投票,投票率是30.2%,而上届选举是58%。

以往的立法会选举,民主派和亲北京阵营得票率一直维持六四的比例,这次却逆转变成一比九。亲北京阵营取得超过123万票,比上届增加37万票。在部分选区,非建制派候选人的得票率只有个位数。

智库组织民主思路派出两人参选地区直选全部落败。召集人汤家骅在选举结束后对媒体承认,他低估了亲北京阵营票源的实力。

汤家骅说:“香港的两极政治需要一段更长时间才能改变,一些非建制派的支持者对选举不满意或感到失望,他们不出来,自然是建制派全胜。今天的结果看起来,似乎我们低估了建制派票源的实力。”

民主派支持者不认同“非建制派”

对于绝大部分非建制派落选,包括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在内的亲北京阵营人士认为候选人入闸已达到中央要求,背景“五光十色”,最终未能当选只是选民决定。

学者黄伟国认为,选举结果显示,自称“非建制派”的候选人根本无法获得民主派拥护者的支持。

黄伟国说:“民主派支持者对候选人是有要求的,尤其地区工作以及从政和议会经验。民主派选民期望候选人能以批判的态度与政府建立关系,而不是举手机器,不是事事听从政府的政客。民主派的选民也很看重候选人的信念,希望他们拥护民主、人权、法治、自由等核心价值。在新当选的90名立法会议员当中,却看不到这些。”

他说,这次立法会选举是香港议会进入“三低”时代的转折点。

黄伟国说:“低代表性、低能、低认受性。立法会议员为了要表示对北京效忠,会比政府走得更前,走得更尽,走得更过分。预料会出现‘政府左、立法会更左’的情景。”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