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国际学校和外籍教师逐渐消失,中国走向与西方教育脱钩

滚动 中国大陆

12月初,位于深圳的两所国际学校分别宣布将暂停他们面向中国籍学生的办学计划。学校给出的原因是办学资质受到了国家的严格监管,从而导致办学发生困难。在中国近期的严格监管以及“双减”政策高压下,不光国际学校运营受阻,不少学校和培训机构的外籍教师也纷纷离开,包括他们的线上授课也大量被取消。尽管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只是政策上的调整,海外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加强意识形态监管和加强对未成年人洗脑的最新举措。

一名女子带着孩子走过北京一处宣传习近平的电子屏幕广告。(2021年9月5日)

12月初,位于深圳的两所国际学校分别宣布将暂停他们面向中国籍学生的办学计划。学校给出的原因是办学资质受到了国家的严格监管,从而导致办学发生困难。在中国近期的严格监管以及“双减”政策高压下,不光国际学校运营受阻,不少学校和培训机构的外籍教师也纷纷离开,包括他们的线上授课也大量被取消。尽管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只是政策上的调整,海外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加强意识形态监管和加强对未成年人洗脑的最新举措。

私营学校不再可以义务教育阶段办学

12月8日,位于深圳的双语国际学校“太子湾实验部”(The Bay Academy),给学生家长发了一封“宣布停办”的邮件。邮件说,由于深圳太子湾实验部无法取得新设立民办义务教育学校、以及现有的民办学校开设分校的办学认可,该校将于2022年7月停止办学。太子湾实验部是由美国教育机构“国际学校服务”(International Schools Services)和深圳领科教育联合举办的国际学校,今年2月蛇口港太子湾新校区刚刚投入使用。

太子湾实验部不是深圳第一家宣布将停止办学的国际学校。就在12月7日,深圳哈罗礼德国际学校也宣布停止1-9年级段招生。哈罗礼德是英国哈罗公学授权中国建校的三大品牌之一,中国籍学生也可以入读该民办双语学校。此通知一出,之前已经拿到学校录取通知书和参加了报名考试的孩子和家长们,不得不在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之后,又重新面临择校的问题。哈罗礼德进军重庆、珠海、南宁等其他中国城市的计划如今也被打上了问号。

不久前的10月,英国著名的威斯敏斯特公学(Westminster School)也宣布在成都的学校结束运营,理由是“受新冠疫情和近期中国教育政策变化的共同影响”。成都威斯敏斯特学校是目前威斯敏斯特公学在海外授权的唯一一所国际学校。项目2017年启动,原计划覆盖幼儿园到高中。

中国的21世纪研究院院长熊丙奇(照片由本人提供)

中国长期研究教育问题的21世纪研究院院长熊丙奇介绍说,中国的法律一直规定,外资不得进入九年义务教育领域,义务教育的学校不能引进国际课程和国际教材。熊丙奇告诉美国之音说:“这一直是国家法律规定的,并不是什么新规定。老早就有这个规定。现在强调依法执教,所以就要求你义务阶段办学不能有外资进入,有的话就要退出。因此现在严格执行了,以为有什么新的变化,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新的变化,只是严格落实政策而已。”

据《财新》12月的一篇报道,深圳市教育局明确表示,深圳市已经全面停止审批包括双语学校在内的义务教育民办学校,仅开放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审批通道。

可以明确的是,生活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中国籍孩子在1-9年级义务教育阶段很难再接受西式或者双语教育。熊丙奇对此表示很正常,因为义务教育法本就应该严格执行。

国际学校受到严格管控

总部位于英国的教育咨询机构ISC Research今年5月初的一份报告说,过去一年,尽管受疫情影响,英国在全球开办国际学校数量依然有所增长,尤其是在印度和中国。2020-2021年5月,英国在华国际学校的学生增长14%。截止到今年5月,英国有91所学校在华运营,还有43所正计划开办,过去一年间学费上涨了5.7%。

但是,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将从9月开始严格管控国际学校在华1-9年级阶段的办学。这些管控措施包括禁止使用国外教材和课程,领导层必须加入中国代表,以及不得盈利等等。ISC Research之后9月的最新报告称,包括湖南和江苏在内的一些省份计划未来几年把私立学校招生份额控制在5%以下,四川省也决定不再批准新建义务教育阶段的私立学校。

YouTube“公子时评”的频道主,中国事务评论人公子沈认为,严格管控会造成一个结果,那就是教育上的中西脱钩,而这是基于中国政治和经济上的需求。他对美国之音说:“比如说前不久这个哈佛北京书院,把学校从北京换到了台北。你不能庆祝美国的独立日啊,不要影响我们中国的学生啊,这些行为本身就会把哈佛学院赶走,他们就不能够也不愿意在中国呆着了。中国必须要这么做是为了政治上经济上的一个要求,所以造成了被动的脱钩。当然未来可能会变成主动的去抵制西方的文化。”

教育咨询机构“问创”(Venture Education)创始人之一朱利安·费舍尔(Julian Fisher)

位于北京的教育咨询机构“问创”(Venture Education)的创始人之一朱利安·费舍尔(Julian Fisher),并不特别为这几家英国学校的受挫感到过分担忧。他认为,目前遇到问题的也就6家英国学校,这和上百家外国学校的大市场比起来,只占非常小的比例而已。

他告诉美国之音:“去问任何一个当地的教育局,要不要添一所英国品牌的学校,他们一定都会说要的。因为这会给他们带来良好的声誉和国际投资,也会让他们的社区看起来欣欣向荣。” 费舍尔认为,现在国外认为中国在教育上有单一化的倾向并且和西方意识形态针锋相对,这种想法可能太主观了。他说:“如果你问我,这个行业在萎缩吗?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但是未来几年会像之前那样蓬勃发展吗?恐怕也不会。”

逐渐消失的外籍教师

中国近期的“双减”政策无疑给校外培训机构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同时,不少培训机构在苟延残喘的同时,他们的外籍教师大批离开中国。同时,身在国外的外籍教师的线上外语课也在逐渐减少甚至消失。

北京一位不愿具名的家长告诉美国之音记者,他6岁的儿子之前在某培训机构参加线上少儿英语课,老师是美国人,但是最近几个月,全部改成了中国教师。该家长说:“也不是说中国教师不好,但是我还是希望孩子在一开始学习的时候,能有个母语是英语的老师来纠正他的发音。” 另一位居住浙江省的市民也告诉美国之音,她们当地的一所外国语学校已经不再聘用外国籍教师,现有的外籍教师合同期满后不再续约,原因是“外籍教师拿不到资格证”。

居住北京的韦小姐在由北京语言大学和法语联盟基金会联办的北京法盟学习法语已经一年半。她告诉美国之音,法盟的法语课一开始有很多法国老师,但在今年1月,法盟告诉学生说,下学期已经没有法国老师,全部由中国老师授课。韦小姐说,给的解释就是老师合约期满不续了:“当时觉得有点奇怪,怎么可能这么多老师都同一时间合约到期,而且都不约而同的不跟法盟续约了。”

中共意在对学生加强思想控制

YouTube《公子时评》频道主公子沈

时评人公子沈认为,这一切背后的目的是因为中国共产党需要加强意识形态控制。他对美国之音说:“实际上法律怎么规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共产党想要做什么,去达到什么目的。这些英文教师受到限制,或者英文课取消啊,不管是在公立学校也好,民营机构也好,都一样,都是要越来越限制。主要的背后原因就是要强化一个意识形态,加强学生的思想控制,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洗脑。”

家住北京的李女士10岁的儿子之前一直在上著名教培机构VIPKIDS的外教英语课,直到10月底,学校取消了真人互动的外国教师上课,而是改成了提前录制好的课程。“孩子的积极性明显下降”,她告诉美国之音说:“真是无法理解,不准在国外的教师上课,要严控课外学习”。

熊丙奇认为,这是国家想严格把关外籍教师,要求他们有外教的从业经历和从业背景。“但是有的机构可能在对外教的背景知识进行审查的时候,很不严格,导致了洋外教,假外教的乱象,这是第一个问题”,他对美国之音说:“第二个问题就是,国外的一些老师可能在教学过程中涉及到一些并不符合中国法律的一些教学内容,因此就对使用外教进行了严格的限制。”

美国之音从一些教培机构以及学生家长了解到,目前很多学校和教培机构的国外教师已经不再聘用和续约,但是部分人在中国境内的外籍教师仍可给学生上课。

“过去中国的教育部长曾经讲过,有西方价值观的教材不能进入中国的校园。这是他曾经讲的原话。光禁外国的教材是不够的,还要禁外国的教师。因为你不禁外国教师的话,只是禁教材起不到作用”,公子沈这样分析道。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们还可以再多问一个为什么,为什么要加强意识形态。最主要原因就是今年中国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差,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正在动摇。因为他并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没有一个民主制度的基础。所以他是依靠过去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经济越来越好,人民能够分到一杯羹,靠这个来加强执政合法性。而这唯一的执政合法性现在开始动摇了。所以说他要加强意识形态,强化洗脑控制人们的思想,不接触外面的世界。”

教育咨询机构“问创”的费舍尔在谈到在华教育行业时称目前气氛很低靡。他告诉美国之音:“现在很多学校的领导整天要忙着搞资质啊、管人啊这些事情,这个令人沮丧。他们原本并不想搞这些,而是打算把时间花在教书育人,培养学生这些重要事情上的。”

费舍尔说,现在很多外籍教师的心情也不好,纷纷想着离开中国去别的国家。“现在推行的这些政策,尽管我不认为是专门针对外国学校和老师的,但是这给在华的不少学校和老师带来了很消极的影响,据我观察可能有高达70%的外籍老师打算离开中国。”

“我也不知道这个现象到底是否会引起中国政府高层的注意,在我看来是有点悲哀的”,费舍尔说:“因为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好的国际学校和教育环境,对外交流一直也都非常的充满活力。这些学校的老师,有的在中国已经待了十多年,他们喜欢这个国家和这里的学生。但是这些都会很快消失,因为他们受够了,不想在这里再待下去了。”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11 月 前

End c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