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共拟修订妇女权益保障法 首次细化歧视妇女性骚扰等概念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共的橡皮图章全国人大的常委会12月20日审议了妇女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该草案旨在针对职场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给予妇女更多的保护,包括对一些不当行为提出更清晰的定义。

资料照:中国橡皮图章人大会议(2017年3月5日 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中共的橡皮图章全国人大的常委会12月20日审议了妇女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该草案旨在针对职场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给予妇女更多的保护,包括对一些不当行为提出更清晰的定义。

全国人大网表示,现行的妇女权益保障法是1992年由7届全国人大5次会议通过的,实施近30年来,有力促进了妇女在各方面权益保障水平的提高,推动了男女平等深入人心。同时不可否认,妇女权益保障存在的一些老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又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

人大网还表示,修订草案增加了“歧视妇女”的含义,希望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的歧视,禁止基于性别排斥、限制妇女依法享有和行使各项权益,是这次“修订草案的最大亮点之一”。

路透社报道说,这次修订妇女权益法律正值中国在探索维持劳动力人口的方法,及在权益活动人士伴随“我也是#MeToo”运动的兴起呼吁性别平等之际。

在世界经济论坛年度全球性别平等排名上,中国在153个国家中排名第107位。在中国,男性占据政治及商业高层的主导地位。在中国的全国人大中,女性代表只占约四分之一,而在中共最有权势的25名政治局委员中,只有一名女性。

在修订草案下,雇主在招聘中不能再限定男性或男性优先,不能再询问女性求职者的婚育情况及意愿,或将怀孕测试作为入职体检项目,不得再将限制婚姻、生育等作为聘用条件。

人大网还说,女性是性骚扰的主要受害者。民法典对性骚扰作出原则性规定,但在实践中性骚扰问题“认定难”。

这次的修订草案列出了违背妇女意愿实施性骚扰的表现形式,包括具有性含义、性暗示的言语表达,不适当、不必要的肢体行为,展示或传播具有明显性意味的图像、文字、信息、语音、视频等,暗示发展私密关系或性关系将获得某种利益等。

2018年1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毕业生罗茜茜,受美国反性骚扰的#MeToo运动的鼓舞,在微博上实名举报该校教授陈小武12年前性骚扰她本人,并持续性骚扰多名女生,引发中国网络热议,掀起了中国的“我也是#MeToo”(米兔)浪潮。随后,多起涉及教育界、公益界、文学界、娱乐界、体育界,媒体圈,甚至宗教界的的性骚扰事件被当事人或他人曝光。

在这些性骚扰指控或事件中,曾经最轰动的是中共央视明星主持朱军2018年7月被指责曾猥亵女实习生。原告周晓璇(网名弦子)成为中国“米兔”(我也是#MeToo)运动的代表人物。她的经历带动了几十名女性开始公开讲述过去遭受的性骚扰或性侵犯的经历

2021年9月,北京一家法院在周晓璇状告朱军的性侵案中,裁决原告未能满足声称遭朱军性骚扰的举证责任,令中国的女性维权运动遭受了一次打击。但周晓璇坚称法官未给她详述指控的机会,没有允许控方调取多项证据的请求,如监控录像、合影、笔录文件和当年身着衣物上的DNA等。周晓璇表示将上诉。

但是随后,在新浪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等社交媒体上,许多声援支持周晓璇或转发此案信息的账号被禁言或封号。而中国的“米兔”运动也基本被当局封杀,活动人士发现她们的网上贴文遭到检查并在试图举行抗议活动时面临当局的压力。

2021年11月2日,中国网球名将彭帅在新浪微博贴出长文,详述她与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前副总理张高丽曾维持长达十多年的婚外情、不伦恋和强迫发生性关系的经历,并称张高丽的妻子也知情。彭帅的贴文引发舆论轰动,但很快在半个小时内被屏蔽,而整个中国大陆网络随即全网封杀相关内容,包括彭帅、张高丽等都成为敏感词,甚至网球一词一度也遭屏蔽。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海外媒体认为,彭帅指控张高丽性侵是“米兔”#MeToo运动首次触及中共最高权力层。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