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2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海战略模糊日趋危险,美学者撰文呼吁对台低调并给北京再保证

滚动 港澳台

台海紧张未见放缓,美、台,甚至包括日本在内的地区国家都以情势严峻急迫的态度看待擦枪走火、误判的风险。美国学者认为,战略模糊的危险正在日益增加,要避免冲突华盛顿必须对北京表明,一旦台湾遭到攻击,美国将“动用一切可能手段”做出回应,与此同时美国必须强化自身军事力量并支持台湾抗拒中国压力,另一方面美国也要向中国提出再保证,重申华盛顿持续遵守“一中”政策,不支持台湾独立对立场。

美国海军“柯蒂斯·威尔伯号”导弹驱逐舰2021年5月18日在台湾海峡执行例行任务。(美国海军照片)

台海紧张未见放缓,美国、台湾甚至包括日本在内的地区国家都以情势严峻急迫的态度看待擦枪走火、误判的风险。有美国学者撰文说,战略模糊的危险正在日益增加,要想避免冲突,华盛顿必须对北京表明,一旦台湾遭到攻击,美国将“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做出回应,与此同时美国必须强化自身军事力量并支持台湾抗拒中国压力,但另一方面,美国也要向中国提出再保证,重申华盛顿持续遵守“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湾独立的立场。

去年9月,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会长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及研究员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在《外交事务》期刊上发表文章,呼吁美国改变数十年来的“战略模糊”政策,改以总统声明和行政命令方式表达战略清晰态度,“毫不含糊地表明,一旦台湾遭到中国的武装攻击,美国必定会有所回应”,但同时也明确表达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的立场。

对台海模糊日益危险

一年后,美国政府从特朗普换到到拜登,新政府仍然延续前任许多支持台湾的政策,在做法上也寻求更多盟友加强对台海和平的关注和重视,但哈斯及萨克斯上星期(12月13日)却再度于《外交事务》撰文指出, “习近平在镇压香港以及在南中国海咄咄逼人的作为没有带来什么后果,而且也相信美国正在不可阻挡的衰退情况下,他可能感到更可以大胆加速与台湾统一的步调”,美国对台湾的模糊越来越危险。

哈斯和萨克斯认为,即便拜登政府上任后已经把加强与台湾的关系列为优先政策,也发出信号说它认真看待对台湾的威胁,包括美国国防部正确地将中国列为一个“步调挑战”,也就是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步调是美国发展自身军力时必须克服的挑战,但问题在于拜登政府的预算优先排序,以及美国在全球的军事态势并没有反映出这个急迫感,“拜登政府也没有向国会及美国人民解释,为何台湾重要到必须让美国人冒着生命风险去保卫它。”

两位学者指出,拜登政府依然保持美国长期以来的“战略模糊”政策,避免明确宣示美国会在中国对台动武时保卫台湾,但这个做法是“有瑕疵”的,因为它“不太可能去威慑一个越来越自信、更愿意容忍风险及更有能力的中国”。

此外两位学者也提到,过去台湾和美国对中国仍有军事优势,但如今那个剧本已无法再用来遏制25年来不断在为台海冲突做准备的人民解放军;而拜登本人几次关于美国对防卫台湾有承诺的说法,又被他的官员收回表明美国政策未变,这更加引起外界混淆,美国的盟友也无法为华盛顿究竟是否协防台湾做出相应的协调或准备。

需对北京表明侵略代价大 但同时表明不支持台独

哈斯和萨克斯也因此再度提出他们一年前希望美国采取“战略清晰”政策的呼吁,因为“降低战争风险的最佳方式就是对中国表明,一旦台湾遭受攻击,美国会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做出回应,包括严厉的经济制裁和军事力量。华盛顿必须明确对北京表示,侵略的代价远远大于任何潜在的好处。”

与此同时,两位学者又主张,华盛顿对台湾的支持也必须转趋低调,避免一些可能让中国视为美国在支持“一中一台”的“象征性”举措,并且还要向北京提出美国持续遵守“一中”政策、不支持台湾独立的再保证。

哈斯和萨克斯在《外交事务》的文章里说,美国必须强化自己的军事能力,并配合外交措施对中国发出明确信号,让它知道武力犯台可能承受的经济和政治代价;与此同时,美国还应该对中国做出再保证,强调华盛顿将持续遵守“一个中国”政策,而且不支持台湾独立的立场。

他们写道:“在实务上,这表示美台关系将保持低调,但与此同时美国必须改善台湾的经济安全、增加台湾抵御中国压力的韧性,并且在供应链安全上与台湾合作。”

对台低调避免错误解读

两位学者建议,美国应该避免采取那些不会显著增加台湾抵御外来侵犯能力、或有助于台湾承受中国压力,但却可能让北京解读为是“一中一台”前兆的象征性步骤;美国军舰应避免停靠台湾港口,但双边军事演习应该继续但保持低调;美国外交官应该与他们的台湾对口会面,但不需要每次都高调对世界宣布;国会议员应避免主张美国的利益是要将台湾与中国分开,而是要强调,任何台海两岸分歧的解决必须得到台湾人民的同意。

对于一些认为战略清晰将使台湾更加大胆追求独立的质疑,哈斯及萨克斯说,台湾许多民调都显示,大部分台湾人都希望维持现状,台湾总统蔡英文也说,台湾不需要宣布独立,因为它已经是一个独立国家,不过无论如何美国都有必要表明,它对“防卫台湾的承诺并不是无条件的,它不一定会涵盖一个由台北引发的危机。”

哈斯和萨克斯去年提出美国应在台海采取战略清晰政策的呼吁在美国政策圈和学术界引发极大反响和辩论,美国国会议员也多次在听证会上质询官员的看法。

中国需保证不武力犯台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全球事务研究中心“佩里世界大厦”(Perry World House)全球秩序项目经理善学(Thomas Shattuck)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认为拜登政府不需要给北京关于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的承诺或再保证,“那个问题要由台湾人民决定,不是美国”,拜登或华盛顿是否支持台湾独立与台湾人民想要什么其实没什么关联,透过经常性地重申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而不是北京的“一个中国”原则,拜登政府事实上已经答复了这个问题。

善学说:“华盛顿不应该屈从于北京关于台湾的要求而给它再保证。唯一需要提供再保证的一方是中国。它应该向全世界保证,它不会在任何军事变局中以武力夺取台湾。”

善学也不认为拜登政府在防卫台湾的立场上有所模糊。他说,虽然拜登总统本人几次在关于台湾的问题上“使用了不精确的语言”被认为是“失言”,但拜登基本上已经答复了关于美国是否会防卫台湾的问题。

行政当局官员:战略模糊符合美利益

12月8日,在参议院外委会举行的台湾政策听证会上,主席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参议员就问国务院亚太助卿康达(Daniel Kritenbrink)和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拉特纳(Ely Ratner),美国政府是否应该改变在台海的战略模糊政策,但两位官员都重申,战略模糊和美国的一中政策依然符合美国利益,公开宣示美国在台海将采取的作为并不会强化对中国的威慑。

关于战略模糊或战略清晰的话题上个月也出现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与台湾立法院一场关于拜登上台一年台海两岸关系发展的视频讨论中。

哈佛大学政府学系中国与世界事务教授江忆恩(Alastair Iain Johnston)在会中根据台湾政大选举研究中心2019年、2020年的民调结果指出,如果美国采取战略清晰做法承诺将防卫台湾,愿意为台湾而战的台湾人也会增加,但美国的明确表态也使支持台湾独立的人增加,提高了台湾宣布独立引发中国对台动武的风险;这显示出美国的战略清晰可能导致两个完全相反的效果:一个是有助于威慑,另一个是阻碍威慑。

“因此我对所有支持战略清晰的人提出的问题是,在美国承诺防卫台湾的同时,如何能减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动武得到的奖励?”

江忆恩说,美国传统上对台海两岸采取的双重威慑做法,是同时对中国提出美国不支持台湾宣布法理独立的再保证,因此那些支持美国采取战略清晰立场的人,是否也同意美国对中国做出更强的不支持台独的再保证?“因为这两者必须同时并进才有可能达到更强的威慑效果。”

费正清中心台湾研究小组主任戈迪温(Steven Goldstein)说,他要提醒大家的是,战略模糊是美国用以维护自己利益所采取的政策,而美国自1979年实施的“一中”政策演变至今,其目的也是为了要让美国能够维持与台湾和中国大陆的工作关系。

“要走向战略清晰将为美国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带来破坏性的效果。如果战略模糊能做适度地配置而且有同样作用,那么战略清晰就不是一个会被考虑的东西,至少从美国的观点来考量是如此,如果它想持续与台海两岸都保持工作关系的话。”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