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2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媒体看只有“爱国者”参选的香港立法会选举

滚动 港澳台

上周日,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结束。 “仅限爱国者”参选的新规则大幅减少了直选席位的数量,并控制了谁可以参选。在这一变化下,香港本届立法会选举投票率创新低,非建制派全部落选。诸多媒体对这场选举可能会产生的后续效应做出展望。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01发表快评指出,“如今,香港新一届立法会议员均已选出,他们能不能满足夏宝龙说的五个条件,切实有效地推动香港治理趋向良政善治,就格外值得关注。在过去,香港深受意识形态撕裂、黄蓝之争的困扰,建制和泛民、本土派互相推诿和内讧,导致治理效能低下,许多问题一拖再拖。而现在建制派牢牢掌控立法会的大权,自当明白权力越大责任越大的朴素道理,直面困扰香港已久的深层次矛盾,积极推动香港改革。毕竟,建制派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和泛民、本土派之间互相攻讦、推卸,建制派的所作作为,不仅香港民众,而且北京,都会看在眼里,作出评价。建制派群体若做得好,自然会获得港人和北京的认可;反之,如果建制派群体做得不好,尤其是若有议员故意懒政或者为了一己私利阻拦改革,恐怕难逃大家雪亮的眼睛”。

评论引述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话说:“我认为,我们说一个政府受欢迎并不是说它要在治理期间的任何时刻都受欢迎……有时你必须彻底不受欢迎,但你在任期结束时,你应该给人民带来福利,这样人民才会认识到你所做的事情都是有必要的。”

评论写道:“这句话送给今天香港新当选的议员们非常恰当,他们责任重大,他们的所作所为,尤其是他们能否成为让港人和北京都认可的称职议员,事关新选制的实施成效和公信力。 ”

香港《明报》发表社论指出,“过去10年,香港政治愈益两极化和激进化,中央修改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投票率低很大程度是扭转香港政治局面的代价,关键是新制度能否促成温和中间力量壮大、促进良政善治。健康的行政立法关系,应该是不盲撑不盲反;健康的议会文化,应该实事求是不民粹。新选制之下的新议会,需要带来新气象,改变昔日陋习乱象,议员要提升议事水平,勿做橡皮图章。 ”

端传媒发表的深度分析指出,“新选制首次登场即面临低投票率,‘五光十色’论无人响应⋯⋯这使得北京从后运动的绝对强势地位,走到一个难看且自相矛盾的局面。”

评论写道:“可见的选举工程比之往年有如气若游丝,市面上的选举氛围比较平淡。北京想要的忠诚反对派无法生造,要求建制派以选举工程提高投票率也属强人所难。”

评论指出,“在新政局下,全体建制派政党与国家队选委之间,能否具有一定的议价能力,将成为日后‘国家队’与‘香港队’拉锯的重要指标。而这种拉锯的首次试炼场,就会是明年的特首选举。而新上任立法会,与只剩余短暂任期林郑政府,将如何磨合,又将如何成为特首选举前哨战擂台,亦有少量观察价值。”

台湾媒体新头壳引述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的看法表示,“非建制派全部落选,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还是不免为香港的民主之死感到悲哀。他说,记得2008年去香港,曾采访过李柱铭丶梁国雄等几位民主派领袖,当时他们对香港的民主化前景是有信心的。他们认为,实施立法会和特首的全面直接选举,只是时间问题,他们努力的目标,就是让这一天早日到来。 ”他认为,“香港的民主派抗争还在继续,和香港唇亡齿寒的台湾是香港坚强的后盾。现在台湾接受香港移民的政策中,还有很多不近人情的地方,希望政府能够改进,‘帮香港其实就是帮台湾自己’ ”。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引述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高级顾问研究员夏添恩(Tim Summers)的分析认为,本届香港立法会选举结束后政治改革方面不会出现进展,“但这刚好是北京计划的‘一部分’”。夏添恩说:“他们(北京方面)在过去五、六年间看到香港政治的激进程度大为增加……在2019年的大规模社会运动,往往是暴力运动之后,他们想切断这种激进的(做法)。”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