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2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媒:监管打击 中国互联网、教培企业现裁员潮

滚动

随着中国加强企业监管力道,部分受影响公司已出现裁员现象。与此同时,追求公务员铁饭碗的人数比去年暴增40%,一些人担心在高薪工作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互联网企业的就业机会也将减少。

(德国之声中文网)《华尔街日报》周日 (12月19日)报道,在中国政府对科技丶教育及房地产等行业加强监管措施丶以及中国经济成长放缓等压力下,在这些受到打击的领域内,越来越多公司开始出现了裁员的现象。

虽然中国的总体失业率比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来得低,但就业市场中仍存在有部分的压力。其中,年轻人的失业率仍高居不下,今年11月16至24岁的年轻族群失业率为14.3%,高于一年前的12.8%;而城市工资的收入增长也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前6个月和前9个月,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11.4%和9.5%,落后于同期中国12.7%和9.8%的整体经济增长。2019年时,城市工资的增长速度高于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

专门研究中国问题的经济学家丶投资公司Loomis, Sayles & Co.策略师庄博(音译,Bo Zhuang)对此表示:「今年中国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问题恶化了。」

《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经济的压力体现在受到政府严加管控的产业内。大型科技企业赴美IPO计划被喊停,并遭到严格审查;文娱行业方面,当局命令媒体平台禁止曝光不符合政治或道德标准的演艺人员,使部分节目必须关停;营利性教培机构面临着严格的课后辅导新规则,许多被迫转型甚至倒闭;房地产企业则在债务风暴下遭遇更多监管,限制他们可以借多少钱,导致高负债的开发商出现流动性危机。

如字节跳动丶爱奇艺及快手等视频媒体服务商正在裁员;教培行业正在减少教师数量并关闭其应用程序;许多房地产经纪人也随着房地产市场遇到债务危机而被解雇。

受监管企业开始裁员

《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指出,爱奇艺目前正在各个业务部门进行裁员,而这是该公司近年来最大的一次裁员潮。消息人士表示,有经理已经告诉员工,到明年2月份,裁员潮可能会波及到爱奇艺20%以上的员工。截至2020年底,该公司约有7700名员工。

爱奇艺近来遭遇用户减少,以及因北京加强审查影视内容而推迟或取消上架电视剧和综艺节目等挑战。今年8月,爱奇艺首席执行官龚宇表示,在监管机构禁止选秀相关热门节目后,该公司取消了几个综艺节目的计划。10月,在用户和政府机构的批评下,该公司也停止要求用户为一些节目支付额外费用的收费计划。

另有消息人士向《华尔街日报》透露,短视频平台快手也计划在1月前裁减约10%的员工。部分原因恐来自於快手的广告客户因必须应对经济放缓和监管收紧等挑战,因此减少了预算。快手的广告收入增长在第三季度有所减缓。

包含滴滴出行在内的几间大型中国互联网公司皆传出了大幅裁员的信息。

《华尔街日报》也指出,消息人士指出,自7月以来受政府进行网络安全调查的打车平台公司滴滴出行,已经在其向团购者出售折扣杂货的业务项目中裁减了数千名员工。他们说,在监管机构将滴滴的应用程序从在线应用程序商店中删除后,就开始了裁员。

在教培公司方面,中国最大的课外辅导机构之一的新东方表示,它计划在今年年底前裁掉4万多人。此外,短视频平台TikTok的运营商字节跳动也自8月以来持续在中国裁减了数千名员工。消息人士表示,这些员工原本服务於字节跳动的课後教培丶成人教育及职业培训等业务。

酷狗丶爱奇艺和滴滴没有回应评论请求,字节跳动则拒绝发表评论。

业内人士和分析师表示,虽然中国科技公司经常在年底解雇表现不佳的员工,但最近这些裁员规模大大超过了前几年。

互联网就业前景黯淡

裁员潮使部分人士开始寻找互联网公司以外的工作。《华尔街日报》报道,32岁的Nathan Rong是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营销经理,本月初被解雇。他说,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广告市场的疲软使他的团队越来越难达到目标。

Nathan Rong表示,互联网公司都在收紧他们的预算和人数,而他现在正在科技领域外寻找新工作。他说,要想像以前那样迅速找到一份薪资相近的新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对大学毕业生来说,要找到一份高薪白领工作,竞争正在加剧。根据中国教育部的数据,预计明年夏天将有创纪录的1000多万名大学毕业生进入劳动力市场。

这与中国蓬勃发展的制造业形成鲜明对比。中国制造业正因工人短缺而担忧,许多工厂为了与提供外卖等服务的互联网平台竞争,已提高了工资丶或搬迁到有更多充足劳力的乡下地区。

《华尔街日报》报道,也有许多人盯上了公务员的铁饭碗。据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称,今年有200多万考生报名参加中国的公务员考试,比去年激增40%,成为过去十年中竞争最为激烈的考试之一。

上个月,25岁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毕业生Evelyn Huang参加了考试,尽管她已经获得了中国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演算法工程师职位。

「互联网公司可能开始走下坡路了,」Evelyn Huang向《华尔街日报》表示,「正如许多家长所说,铁饭碗更有保障,尤其是在这种宏观环境不是很好的情况下。」

(《华尔街日报》)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