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2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被迫改制下的虚伪选举 令民主变为一场表演

滚动 推荐 港澳台

原定于2020年9月6日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因新冠疫情推迟至2021年12月19日举行,届时香港选民将投票选出新一届立法会议员,这也是北京推动改变香港选举制度后的首次立法会选举。实际上,北京下令全面改革香港选举制度后,定于12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已无悬念。

原定于2020年9月6日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因新冠疫情推迟至2021年12月19日举行,届时香港选民将投票选出新一届立法会议员,这也是北京推动改变香港选举制度后的首次立法会选举。实际上,北京下令全面改革香港选举制度后,定于12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已无悬念。

香港的选举从来都不是完全自由的,甚至在今年5月改革前选举规则也明显对北京的“盟友”有利。国安法下,香港今时的政治生态已不能再用以往的目光去看待,现时议会内只有爱国和不爱国的分别,“爱国者治港”已取代“港人治港”成为香港政制的新内涵。香港现在的选举不如说是场民主的宏大表演。

2019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中,借“反送中”示威中积攒的人气之势,香港民主派取得了87%的席位,一举改写此前不到三分之一席位的历史,令民主派认为将有机会在下一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中胜出。

而北京选择于2020年6月、原定于当年立法会选举时间前在香港实施国安法,无疑是出于限制民主派夺取议会权力的考量。该法的出台,使民主派面临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候选人即便当选也可能因不支持国安法而被取消资格;如果触犯该法甚至会如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所说,可理解为终身丧失参选资格。

与此同时,民主派支持者参与政治的空间在这部国安法下被严重压缩,香港不少政治团体被迫宣布解散,知名社运民主派团体香港众志和香港支联会就是这样成为了历史。

香港立法会选举曾实行可为小党提供参政空间的“比例代表制”,使议会能够发出多元化声音。但今年5月31日选举制度正式改变后,立法会候选人则由一个选举委员会提名后产生,选举委员会的成员以及立法会候选人的资格需由新设立的资格审查委员会审查后决定,这就对持不同立场的政党进入立法会产生了限制。

香港在新选举制度下举行的首场选举便是选委会选举,而有资格参与选举委员会投票的人士仅有占香港总人口0.1%,仅仅7971人,回溯上一届的人数量则超过了24万人。然而,今届的这些少数具有投票权的居民还都是来自北京批准的名单。这不禁让人感概,当局伪装公众参与的做法十分荒谬。

流亡英国的罗冠聪指,大部分港人都不可以投票,而所有参选的人都会变成完全受北京控制的玩偶,“没有意义的竞争”。流亡澳洲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许智峰形容,这次选举不单是一种受限的民主,而是“一个企图装扮成文明的极权管治”。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评价这次选委会选举是公民参与的典范,虽然投票的人数不是很多,但符合均衡参与和具广泛代表性的原则。林郑在该选举投票开始前极力宣扬香港的公开选举“一向以公平、公开、公正、廉洁和诚实见称,是我们引以为傲的”。她还认为,完成选委会、立法会和特首换届选举后,香港将进入“新时代”。林郑的这一期待恰恰证明她辜负了港人对这片土地的深情和希冀。

今年8月26日,作为立法会中最后一名民主派议员的郑松泰,被裁定不符合拥护香港《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的条件,因而不符合当上选举委员会委员资格,并被港府同时引用中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取消了他的立法会议员议席。郑松泰被DQ,不仅标志着香港立法会的黄色时代终结,也凸显了北京将“红线”空间进一步收窄下的议会将更加“清一色”。

今年9月产生的新一届选举委员会中,总数1488人中只有1名被视为非建制派人士,其中四分之三的席位是自动当选的,另外则是预留给指定的北京盟友的。在本次153名候选人中,被外界视为“非建制派”的不到10%,民主党、公民党等传统民主派大党均缺席本次选举。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撰文称,中国基本上是“等额选举”和竞争性十分有限的“差额选举”,以此反观香港12月的这场立法会选举,其选举结果早在提名完结时大致抵定,各种政治计算和交易、讨价还价等,皆在提名拍板前于黑箱里操作,因此“提名而非投票,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选举的最关键和决定性的部分”。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