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立法会延期的一年 香港都经历了什么

滚动 推荐 国际 中国大陆

2020年7月31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引《紧急法》宣布原定当年9月6日举办的香港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举行。从宣布延期的7月31日起的这一年多来,香港变好了么?

2020年7月31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引《紧急法》宣布原定当年9月6日举办的香港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举行。从宣布延期的7月31日起的这一年多来,香港变好了么?

抗议

香港这个曾经能享受法治和言论自由的地区如今这一年以来,却再也组织不起一次成规模的游行或集会。

2020年8月11日,网民发起了“和你Sing”行动以反对《国安法》和拘捕黎智英,被警方驱散和票控36名市民,更大举截查和滥用武力制服记者;为抗议政府将选举押后,香港市民原定于9月6日举行九龙大游行,被警方出动大量警力截查及驱散,至少289人被捕;10月1日,民阵原定于当日举行游行呼吁释放12名被中方扣押的港人,在游行原定出发点铜锣湾东角道有不少市民聚集,致大批防暴警员在附近拘捕至少86人,其中包括4名区议员。有网媒记者亦被票控违反限聚令。

11月19日,香港中文大学学生在毕业礼举行示威活动,被校方以违反限聚令及《公安条例》举报,隔月,警方拘捕涉事8人,其中3名涉煽动分裂国家罪。

还有“第二代美国队长”马俊文因涉嫌违反“煽动意图罪”被捕。

进入2021年,香港能够组织起来的集会游行屈指可数。5月30日,支联会原定举行“毋忘六四”大游行,只有“王婆婆”王凤瑶独自一人由湾仔行至西环中联办,途中被警方以涉“非法集结”拘捕。而法定构成非法集结至少要三人。

此外,今年10月31日,“旺角鸠呜团”4名成员疑因展示“我要真普选”字眼的横额被警方拘捕,四人年龄介乎61岁至85岁。

清算

香港最能彰显公民意识的游行示威少了,对以往被裁定为“非法”集会活动的起底清算多了。

2020年8月6日,香港警方控告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议会阵线朱凯廸张崑阳等24人参与六四维园集会涉干犯“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今年5月,黄之锋、荃湾区议员岑敖晖、南区区议员袁嘉蔚及观塘区议员梁凯晴,被控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4人认罪;9月,12名民主派人士因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在区域法院被判囚四至十个月。

2021年4月,香港法庭判决民阵于2019年8月发起的“流水式集会”中,黎智英、李卓人、吴霭仪等7人组织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两罪罪成。美国白宫发言人认为,事件再次显示北京蚕食着香港的自由。

5月28日,港府又对2019年的“没有国庆,只有国殇”游行案进行判决,黎智英李卓人和民阵陈皓桓等10人监禁14至18个月。香港法学教授认为,参与者无办法有能力控制他人在集会中的行为,并担忧如此扼杀和平集会的权利,日后和平集会都将会出现重判。

11月11日,马俊文被控2020年在多次的示威活动叫港独口号达20次,被裁定煽动分裂国家罪成。

11月23日,前学生动源召集人钟翰林被控分裂国家洗钱及洗黑钱罪名罪成,判囚43月,成为最年轻违反“港区国安法”的罪犯。

除对示威的人群的判决外,香港当局还打算将适用于非法集结和合法游行集会的《禁蒙面法》和《紧急法》合宪,并欲将共同犯罪原则适用于非法集结和暴动罪,使犯案者哪怕不在现场,也有机会被定罪。

拘捕

这一年,应该是香港警方和法庭异常忙碌的一年。

2020年7月31日当天,有消息称警方以涉违反港区国安法,正式通缉6名身在海外的港人,包括前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本土民主前线”前召集人黄台仰等;8月10日,警方以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及串谋欺诈等罪首次拘捕黎智英等7人;同月26日,警方拘捕了16人,包括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许智峰

2021年,香港警方并未停下它大肆缉捕的步伐。1月6日,国安处大举搜捕超过50名香港民主运动人士,警方指他们在2020年立法会选举“35+”初选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违反《国家安全法》,响应法律学者戴耀廷提出“揽炒十部曲”,企图争取当选立法会议员后联手否决政府预算案和迫使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辞职;9月,即将集散的支联会因未在限期前提交警方要求的人员资料,副主席邹幸彤、常委梁锦威等成员被拘押。

9月20日,国安处又以国安法中“串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上门拘捕“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秘书长陈枳森和前发言人朱慧盈。

审判

被缉捕归案的人员总会因各种罪名被宣判,要不然就是面临马拉松式的拘捕与审讯。

2020年8月至2021年2月,黎智英三度被捕。2021年4月1日,黎智英以非法集结罪被判成立,随后被判入狱12个月。5月28日,黎又因被控组织非法游行而被判14个月。12月13日,黎再以“参与和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会”罪被判刑期13个月,同期受刑的还有邹幸彤及前新闻记者和立法会参选人何桂蓝。

而参加去年立法会“35+”初选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的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不仅遭受迄今港区国安法最大规模检控,也遭受了马拉松式的检讯过程。该案自3月1日首次提堂后,由于控方仍有大量数码资料要做验证,申请将案件押后至5月31日再提讯。其后检方以各种理由4度提讯。审讯过程采用马拉松式聆讯,有被告在凌晨晕倒送院。

退出

随着泛民派议员的退出,立法会与区议会变为了建制派的狂欢,都沦为一枚橡皮图章。

2020年11月11日,中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四名民主派议员被取消资格后,15名泛民主派议员为表抗议宣布集体辞职,12月1日,泛民派总辞正式生效,立法会只剩两个非建制派议员,即热血公民郑松泰和医学界的陈沛然。2021年8月,作为立法会中最后一名民主派议员的郑松泰,被裁不符合拥护香港《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的条件,被裁撤本次及未来五年的参选资格。隔月,郑松泰宣布解散热血公民。

2021年2月,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提出香港管制权“必须掌握在爱国者手中”,认为香港出现空前乱局,是选举制度存在漏洞。民主派人士认为夏宝龙的说法是进一步收紧民主派的参选空间,并有意设计一套可操控的选举制度。23日,政府提出修例,新例下区议员亦须宣誓,包括现任区议员。律政司如认为其违誓,可提出法律程序DQ,被裁定违誓者5年内不得参选。

4月,政府就《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条例草案》刊宪本地立法,草案说明五大直选选区改为十个地方直选的选区,功能界别废除个人票,改为只有团体票产生,1500人的选举委员会可在日后的立法会投票42人。同时修订《选举条例》,禁止操纵、破坏选举的行为,任何人在选举期间内藉任何形式的公开活动煽惑他人不投票、投白票或废票,即属干犯非法行为,最高可判囚3年。任何人故意妨碍或阻止另一人在选举中投票亦属于犯舞弊行为。

新例下,许多区议员退出或被DQ。

9月9日,2021年香港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选举,全港只有4900多人符合资格参与投票。而警方在全港部署5000至6000警力戒备,超过选民和被选举人的记录。最后选举投票率高达90%,而点票结果在星期一清晨宣布,建制派候选人大获全胜,非建制派只有狄志远一人当选。

噤声

国安法下,香港《苹果日报》敲响丧钟,被迫停运,告别26年历史。有媒体评论,现时的香港已经出现“文字狱”。

今年4月,香港警务处长邓炳强出席立法会会议时表示,假新闻与国家安全直接相关,警方会调查以“假新闻”危害香港安全的人。同日,《大公报》称《苹果日报》是香港国安的一大漏洞,要“依法取缔”挑战国安法的媒体。香港学者吕秉权认为中央整顿传媒指日可待。就在6月23日午夜,香港唯一未被“染红”的《苹果日报》宣布停止运营。

此前,香港电台广播处长梁家荣卸任,港台制作人员工会数名代表手持标语请愿,要求改善工作环境。同日,负责《头条新闻》、《左右红蓝绿》的港台公共事务组总监王禄霞辞职;而《头条新闻》监制廖慧玲、《香港故事》监制方晓山亦已向港台递交辞职信。王禄霞交代请辞理由时表示,港台游戏规则改变了,特别是检讨港台管治报告出台后,她预期会被要求做许多超越底线的工作。

10月,政府提出修订《电影检查条例》草案,赋权政务司司长可以“不利国家安全”为由,指示电影检查监督,撤销已向电影发出的核准证明书或豁免证明书。

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香港记者协会公布最新的“新闻自由指数”,新闻从业员评分创下8年来新低。他们认为打压主要来自港区国安法实施、“蔡玉玲案”、香港政府收紧查册和持续以“假新闻”和“假记者”肆意攻击传媒。

而《经济学人》发表的2020年全球民主指数指出,香港由2019年的75位下跌至87位,香港的民主情况连续两年恶化,被认为是源于政治改革的讨论遭到法律工具打压,政府亦镇压反对者。

根据政府统计处统计,2020年底香港人口临时数字为747万人,较去年底减少46500人,为自2003年以来首次出现人口下跌,而移出逾49000人,创10年新高。香港社会现状如何,香港人体会最深。香港政府借国安法打击泛民派人士;借疫情强检、群聚条例侵占港人正常生活;借整顿媒体、《电检条例》将港人眼睛遮住耳朵堵住。

迎接12月19日的香港立法会选举的将是什么,大家或早已心知肚明。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