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前苏联解体30年,中国取而代之成“苏联2.0”?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12月26日是前苏联解体纪念日。1991年的这一天,“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正式分崩离析,包括俄罗斯在内的15个成员国各自重回主权状态–“回归初心”。承袭苏联最多“遗产”的俄罗斯尽管野心犹在,但已无法继续发挥前苏联的政治和军事影响力。分析称,苏联解体所带来的地缘改变,成为中国快速崛起壮大、成长为今天抗衡美国势力的加速器。

1989年5月18日,苏共总书记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左)和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在上海西郊宾馆谈话。

12月26日是前苏联解体纪念日。1991年的这一天,“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正式分崩离析,包括俄罗斯在内的15个成员国各自重回主权状态 — “回归初心”。承袭苏联最多“遗产”的俄罗斯尽管野心犹在,但已无法继续发挥前苏联的政治和军事影响力。分析称,苏联解体所带来的地缘改变,成为中国快速崛起壮大、成长为今天抗衡美国势力的加速器。

中共从苏共失败中“吸氧”

1989年5月,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对北京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访问。这是自1969年3月珍宝岛事件以后的20年中,首位访问中国的苏联领导人,也是最后一位。

美国加图研究所前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博士 (照片本人提供)

美国加图研究所前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博士说,当时恰逢抗议学生占据天安门广场,而苏联和中国互相观察和影响,不过,角度截然相反。

夏业良说:“戈尔巴乔夫了解到中国风起云涌的学生运动,看到不仅在苏联,在中国的人心所向也是反对共产专制,因此选择了后来的道路;而中共一直把苏联当教训,把它作为防范的标本,觉得苏联的终结是放松思想控制的结果。”

美国研究机构“国家亚洲研究局”高级研究员纳德格·罗兰(Nadege Rolland)告诉自由欧洲电台:“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苏联解体是一个警示……中国政策背后有很多焦虑。这是对失去权力的恐惧以及不惜一切代价维持权力的愿望。”

有目共睹的是,在经济上,“斯大林主义”的僵化体制中,长期实行的计划经济入不敷出,最终无以为继,导致苏联轰然倒塌。

中国捕捉到了这根“命脉”,加速奔上经济发展的快车道。

北京影响力延伸西部境外的“软肋”

北京在重点发展国内经济的同时,致力于与中亚邻国改善外交关系。此时,中国得以向前苏联控制的西部边界以外延伸经济和安全影响力。

美国马里兰霜堡大学副教授马海云博士对自由欧洲电台说:“前苏联构成的安全威胁烟消云散之后,中国可以自由地将资源投放出去,并最终将影响力扩大到西方,这就是北京的主要成果。”

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资深研究员丹尼尔·马基(Daniel S. Markey)在其专著《中国的西部地平线》一书中称,中国历来认为自己是一个超越其海上角色、朝西看的大陆强国,新疆今天的安全问题加剧了这种趋势;正因为如此,北京寻求通过整个欧亚大陆的经济发展来稳定其西部,并减轻可能进一步刺激国内不安的外部威胁。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怀兹博士(Dr.Richard Weitz) (图片本人提供)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怀兹博士(Dr. Richard Weitz)对美国之音说,前苏联土崩瓦解,让中国西部边境出现了一些弱小国家,而不再是强大的苏联,“前苏联统治的时候,封锁了中国的西部出路,没有东西向的贸易线路,没有丝绸之路。前苏联铁幕落下,中国得以在中亚建造连接东西的管道,修筑铁路等,同时也获得一些前苏联的军备。”

怀兹说,从此以后,中国成为中亚地区的主要角色,其影响力在该地区的许多国家日渐增强,“这些影响力主要是经济方面的,安全方面也有一些。”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上将刘亚洲2010年说,中亚地区“是上帝送给今天中国人民的一块甜美蛋糕”,称那里是北京的一个战略软肋,因为西方如果在那里施加压力,将比在太平洋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人民网》不久前在题为“中亚-中国互联互通深化战略伙伴关系”的文章中称,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五个国家都没有出海口;上世纪末以来,中亚与中国合作,建设过境运输通道,包括中亚铁路、公路、管道、航空运输走廊,发展通讯技术等。

现在,中国抵达和穿过中亚地区的铁路网络四通八达。

在美国雷达下韬光养晦20年

怀兹博士告诉美国之音,“甚至在俄罗斯内部,中国的影响力也在彰显。前苏联分裂之后,中国获得了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处。不好的地方是,美国不再需要与中国联手对抗苏联。相反,苏联的威胁消失以后,美国会倾向于把重心越来越多地放在中国身上。”

台湾中央研究院欧美研究所兼职教授裘兆琳 (美国之音,2021年6月资料照)

台湾中央研究院欧美研究所兼职教授裘兆琳博士对美国之音说,苏联垮台之后,美国国内有很多讨论,谁将取代前苏联,成为美国最重要的挑战者,各方都在猜测,“那时,中共看到苏联前车之鉴,最关心的是不要重蹈覆辙,成为苏联第二。中共内部也有很多讨论,如何维持中共一党专政……不能像苏联那样,因为过度开放,同时在经济上又没有保持好的水准,导致百姓不满意。”

裘兆琳说,那时,外交上,中国有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来应对关系,“在苏联垮台后的近20年中,基本处在韬光养晦、绝不出头、不扩张、沉着应付后苏联时期的状况……而美国一方面观察其表现,一方面希望把中国带入国际经贸体系,送上最惠国待遇,还有世贸组织席位,奉行跟中国交往政策,协助中国进入国际体系,希望它在国内政治有中产阶级兴起的情况下能够融入国际社会。”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及魏京生基金会主席魏京生告诉美国之音,前苏联垮台“在物资上没有给中共留下多少可以利用的资源。关键是,美国没过多久就放宽了对中共的制裁,加上自己主要精力投入反恐战争,用兵阿富汗和伊拉克,这是给中共留下的最大空档。”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及魏京生基金会主席魏京生 (美国之音,2020年7月加州尼克松图书馆资料照)

魏京生还说:“美国甚至在经济上大力支持中共。从那以后,中共政权得以保住就是依靠了经济发展,收买了中产阶级。”

美国老牌议员、众议院议长南希·佩罗西称,20年前,美国把世贸组织成员资格交给中共,“对我们的工人来说是经济上的失败,对我们的价值观来说是道德上的失败。在这一决定上,世界把交易置于理想之上。”

今天中共远超苏共

台湾中央研究院的裘兆琳博士说,一方面,美国2001年开启反恐战争、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另一方面,中国2008年成功举办奥运会,继而发射神舟7号升空,接手大量美国国债,成为美国最大的债主。

裘兆琳说:“从2009年到2010年间,中国一些与官方关系密切的学者指出,2003年中国GDP是美国的1/8,到了2009年已经变成1/3了,同时,军力等的影响力也在迅速增强。他们认为,美国应该开始用不同的方式对待中国 …… 意思就是说,中国将要求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抬高政策底线,改变现状 …… 。我们可以看到,即使在胡锦涛时代,大陆已经跟过去不一样了。”

裘兆琳接着指出,美国认为,美中之间是民主与专制的对抗。但是,在今年三月美中阿拉斯加的高层外交会谈中,杨洁篪称,无论从人数还是世界潮流来说,西方舆论不能被视为国际舆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不承认美国所说的普世价值”。

魏京生表示,“当年,苏共在经济上与西方隔离,对西方政治没有任何控制力,对西方经济也没有控制力。西方由于毫无顾虑地反对苏共,才导致整个苏联阵营的垮台。今天的中共已经远远超过了那时的苏共。”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