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限娘令”助长性别霸凌? 玫瑰少年鹿道森事件引发热议

滚动 不平则鸣

中国政府陆续祭出“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的提案”、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的“限娘令”氛围下,中国网红摄影师鹿道森留下遗言,引发外界议论中国官方的“限娘令”,是否助长性别霸凌事件?二十年前台湾也曾发生过类似惨剧,台湾的他山之石又提供什么省思?

玫瑰少年鹿道森事件引发热议

中国政府陆续祭出“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的提案”、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的“限娘令”氛围下,中国网红摄影师鹿道森留下遗言,引发外界议论中国官方的“限娘令”,是否助长性别霸凌事件?二十年前台湾也曾发生过类似惨剧,台湾的他山之石又提供什么省思?

中国26岁网红摄影师鹿道森上月在微博发表五千字长文,以《无需为他立碑,只愿玫瑰年年为他盛放》为题,成为他人生最后留下的一段文字。警方仅称排除他杀,未说明死因。

鹿道森写下被校园霸凌经历:“男孩子就应该调皮捣蛋,打架斗殴顺便出口成脏才能叫男孩子,太安静的人就是女性,要被叫娘炮”、“我正常穿着,我行为举行也没有去模仿女生,只是因为看起来像女孩子,我在学校里就要被霸凌。语言暴力、被排挤、被欺负、让下跪,被威胁”。

中国二元性别教育的单一化

中国公民组织同志亦凡人负责人小刚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鹿道森的事件反应出在中国,二元性别教育的单一化,多元性别教育非常缺失,二元性别教育对性别多元的年轻人儿童造成很多创伤。

小刚说:“蛮心碎的,大家都用这事跟叶永志对比呼应,也是典型受霸凌的现象,突显中国特别多社会议题,不光男性女性化气质问题,中国所谓高度经济发展下很多不平等,造就他从小是留守儿童,缺少被爱长大的孩子,性别气质比较女性化被边缘化,都变成了压倒他的社会的因素。”

鹿道森去世,引发网民议论中国政府带头遏制娘炮的风潮。中国教育部早前公布《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的提案》呼吁学校改革体育课程,包括建议招募退役运动员帮助发展体育,以“培养学生的男子气概”。去年5月,全国政协常委斯泽夫提出《关注和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趋势》提案。今年9月,广电总局更发出通知,要求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严格把握演员和嘉宾选用、表演风格、服饰妆容等,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被认为意在针对“小鲜肉”艺人。

政府“限娘令”助长校园性别霸凌

小刚指出,官方“限娘令”肯定助长校园性别霸凌。“中国非常讲究大家都要听政府讲什么的社会,政府讲什么对就对,不做就是错的。这对这么多年NGO组织、大学教师非常积极推动性别教育是一个大的冲击。”

小刚分析,当局的“限娘令”来自典型男权社会不安全感,对很多外来、多元文化、女权主义觉醒有一种不适感,受不了新鲜的文化、新鲜的性别视角的认识。加上娘炮经济兴起,很多明星走中性路线,二元性别被淡化。政府对中国儿童性别意识以简单化男权文化去处理。

小刚认为,此时是性别运动组织、老师们非常重要的时刻,事件突显紧迫感,阻力也是契机。“社会总在遇到特别极端的时候才有机会反思,像台湾能利用叶永志这不公平惨痛经验,把未来做的更好,这生命价值就不是白白流失。”

台湾21年前发生过同类事件

二千年,就读南台湾屏东国中三年级、十五岁的叶永志,因气质女性化在校园遭霸凌,他刻意挑上课时去上厕所避免遭同侪脱裤子嘲笑,课后却被发现倒在血泊意外身亡。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社工主任郑智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永志事件不只是单一事件,他影响1987年台湾政治解严、社会运动风起云涌,妇女、性别、同志等运动,体认到人权、民主运动应包含性别,不只争取政治上的权利,也包含性别多元。台湾民间团体非常有意识藉由永志事件检视台湾教育政策。

郑智伟说:“性别平等教育法本来叫两性平等教育法,立法者、学者都认为,

‘两性’平等已没办法涵盖台湾社会多元性别的真实样貌,才变成性别平等教育法。 教育部也开始推动友善校园,让不一样的孩子都平安快乐成长,这是永志事件蛮重要的影响。”

郑智伟举例,台湾的性别平等教育法规定最少每学期教二小时性别平等课程,性别多元都纳入,学校每学年要举办友善校园演讲。学生因性别事件受侵犯可去辅导室申请协助,有些公民科、社会科会融入性别平等、同志友善课程,有的辅导室门口还插有彩虹旗。有些高中、大学设有不分性别的性别友善厕所。

郑智伟说,看到蛮多中国网民分享鹿道森事件感到难过,中国民间力量的确有意识到阴柔气质男生在社会上面临的歧视跟伤害。台湾歌手蔡依林在叶永志事件后创作的“玫瑰少年”,在中国也很受欢迎。

郑智伟感叹:“中国政府对所谓专制,也针对人民的性别气质?男生就该阳刚?女性就该温柔?仿佛就像台湾戒严时期。全中国十四亿人口,怎么可能性别分的这么二元?中国限娘令高压措施是不健康的,侵犯性少数人权。”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成立于1998年,是台湾第一个立案同志组织,起因是一则青少年同志自杀新闻报导。该组织提供同志和家长谘询,给予认同与情感支持管道。服务扩及爱滋防治、老年同志、跨性别等。平均一年约有二千,宗谘询。

郑智伟忧心,中国政府之前更取消大专院校同志社团微博帐号,造成同志更难从网路取得支持和连结。而在限娘令下,老师怎么还能肯定每个孩子做自己?

中国只会将不同性倾向和性别认同者逼到死角

妇女保护运动出身的台湾监察院监察委员、国家人权委员纪惠容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官方宣示“二元化”,以整个国家力量做性别区分工作,是动用国家机器带头示范清洗,从学校、广播电台、文化企业,促使整个社会完全容不下多元性别,不尊重差异违反中国推动“和谐社会”的目标。只会将不同性倾向和性别认同者,更被打压、歧视、逼到死角,社会更走向极端。

纪惠容说:“中国虽然签署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英文简称CDDAW),多元性别没落实,还反其道而行,对中国青少年是很大打击,中性化的孩子、性别认同、性别倾向不同的孩子,大概没办法生存。”

台湾在华人社会中,选出第一位女总统,在亚洲第一个通过同志婚姻合法,但也受到反扑。反对势力就曾提出同志教育该不该进入国民教育(国中国小)的公投案。纪惠容说,多元性别社会是开放社会应有的态度和支持,台湾青少年愈来愈接受开放,有的孩子还可以性别流动,想做男做女有不同性别认同,教材上也有突破,同志婚姻也立法突破了,现正努力身分证另立第三性别栏位。

纪惠容提到,台湾在职场上有性别工作平等法保障,工作不能限制性别,职场应有友善厕所、育婴室、哺乳室,另有性骚扰防治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等,总统蔡英文、教育部长潘文忠都能跟不同性别气质网红做节目。她还说,台湾如有政治人物如讲话带有性别歧视,马上会被批判。

纪惠容说:“蔡依林为叶永志做玫瑰少年,张惠妹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同志,影歌星也有示范力量,但在中国如果比较中性气质的影歌星如今都面临危险打压,要他们站出来可能很难,倒是民间力量、中国自己开放派的官员应出来讲,不可以这样。”

纪惠容表示,台湾在性别立法保障上进步很快,政府、国家机器带头,在政策法令竖立典范很重要,尤其民间推动力量很宝贵,中国极权,民间声音出不来,国际关注谴责就很重要,不希望悲剧再发生。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胡力汉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