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青年柏乐志 (Drew Pavlou)计划和华裔艺术家巴丢草合作,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展示批评北京冬奥的作品,却遭到当地广告公司拒绝;而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却积极与外国网红合作,向全球传播支持北京冬奥等亲中信息。 " /> 澳大利亚青年柏乐志 (Drew Pavlou)计划和华裔艺术家巴丢草合作,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展示批评北京冬奥的作品,却遭到当地广告公司拒绝;而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却积极与外国网红合作,向全球传播支持北京冬奥等亲中信息。 " /> 澳广告公司拒刊反冬奥作品 中国却与网红合作宣传 – 博讯新闻网
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澳广告公司拒刊反冬奥作品 中国却与网红合作宣传

滚动 体育娱乐

澳大利亚青年柏乐志 (Drew Pavlou)计划和华裔艺术家巴丢草合作,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展示批评北京冬奥的作品,却遭到当地广告公司拒绝;而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却积极与外国网红合作,向全球传播支持北京冬奥等亲中信息。 

外国网红宣传新疆

澳大利亚青年柏乐志 (Drew Pavlou)计划和华裔艺术家巴丢草合作,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展示批评北京冬奥的作品,却遭到当地广告公司拒绝;而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却积极与外国网红合作,向全球传播支持北京冬奥等亲中信息。 

澳大利亚青年活动家柏乐志 (Drew Pavlou)长期替中国人权发声,近期正准备参选澳大利亚参议院,他希望在竞选看板中添加批评中国政权的元素,因此向作品擅长讽刺中国的华裔艺术家巴丢草提出邀约,并选定了一个在布里斯班市中心的广告牌刊登与巴丢草合作的作品。

小标:你无法在澳大利亚的广告牌公司刊登反华信息

巴丢草告诉本台,这项合作已经进行了几个礼拜,无奈在上周柏乐志接到广告牌公司电话,告诉他全部布里斯班的广告牌公司,拒绝刊登批评中国的作品。

巴丢草说:他们(广告牌商)在中国采购广告牌的材料,为了避免潜在经济冲突,如果中国政府知道他们在做这样的广告,可能对他们商业的合作会采购产生影响。第二点他们觉得可能会受到中国政府黑客攻击,因为他们是做电子广告,很依赖于网络或电脑,如果受到中国政府攻击,可能会有巨大经济损失。

柏乐志在推特上公布与广告商的通话片段,对方提到,昆士兰最大广告牌公司GOA的高管向他们公司表示担忧,担心当地广告牌刊登含有反中国讯息的作品会影响整个产业,对方说即使柏乐志和巴丢草有10万澳币的预算,都不值广告公司刊登他们艺术作品时,进而必须承担的商业风险。

广告商代表告诉柏乐志:你不能在澳大利亚的任何广告牌公司,刊登带有反华信息的广告牌。对方也提到,当广告牌公司负责人被问到是否能刊登反对北京冬奥的讯息,负责人回答:不,绝对不行。

柏乐志以书面方式告诉本台:我的家乡布里斯班是2032 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很可能在未来短期内,都不会允许对北京冬奥和中共进行任何批评。

小标:中国政府延揽外国网红 宣传冬奥、否认迫害

不过另一方面,美国政府文件却揭露,中国政府聘请美国社群网红来宣传北京冬奥。根据美国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The Washington Free Beacon)报导,依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向美国司法部提交的说明文件,中国驻纽约领事馆聘请一间美国公关公司Vippi Media,以30万美元的价格延揽Instagram、抖音等的知名社群网红,宣传北京冬奥和鼓吹美中在气候变迁等议题上合作。合约中要求该公关公司聘请8名网红,制作至少24篇关于奥运、北京历史、美中关系和中国驻外使馆的贴文,其中70%的内容应该集中在北京冬奥和北京历史。

专门研究中共假讯息传播的台湾民主实验室(Doublethink Lab)研发长寒山(Tim Niven)表示,将话放进他人嘴巴是中国大外宣的惯用伎俩。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当然有一定的目标,第一个就是共产党在国内的权力,要稳定要安全,然后他们一定要把中国的形象洗白。

中国政府除了将触手伸往美国,也积极与国内的外国网红合作,宣传亲中的信息以及否认中国政府对人权的迫害。纽约时报本月13日大篇幅介绍多位在中国的外国网红,他们收取北京政府的赞助或报酬,与官媒合作前往外国记者被限制报导的地方访问拍摄。走入新疆棉花田、品尝烤羊肉串,反驳国际对新疆强迫劳动和再教育营的指控,通过视频向数百万计的粉丝和观众展现中国一片岁月静好。

一些网红强调没有任何官方机构提供资金或指导,只想传达有关当地人生活和梦想的信息,也有一些网红承认接受官方资金或不同形式赞助,但他们声称这并不代表为当局喉舌。寒山分析,尽管他们拍摄的影片和内容并非造假,但背后带有政治宣传目的,加上台湾民主实验室观察,中国官媒与网红们之间有明显操作痕迹。

寒山说:比如官媒开始一个活动(campaign)、关于某个话题的讨论声浪(wave)、发了一个影片,过两天后就会看到这些社群网红参与,都在这波声浪里。他们真的是跟官媒一起走的,很难说他们是独立的。当然我们都知道为什么不是,(因为)收钱啊。

在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新发布的报告中,一份文件显示,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向一家媒体公司支付了约3万美元,作为中国有约活动的部分资金,该活动旨在利用外籍网络名人来宣传政府在脱贫工作上的成果。

记者:陈品洁 责编: 许书婷 胡力汉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