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抵制冬奥会?德国运动员怎么说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美国宣布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后,澳加英等国家也都宣布外交抵制冬奥。德国新政府尚未对次发出明确表态,而对于即将参加2022年冬奥会的运动员来将,这是一个会考虑的选项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随着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加入外交抵制北京冬奥的行列,德国是否也会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成为了舆论的焦点话题。德国新任总理肖尔茨显然还没有准备好明确答案。他表示:“奥运会也是对全球团结做出的一种贡献。” 那么,冬奥会直接的参与者,德国运动员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德国雪橇选手娜塔莉·盖森伯格(Natalie Geisenberger) 接受巴伐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她不排除会抵制这次冬奥会的可能性:“我们在那里的条件让我们觉得,不一定要再去那里一次。也因为有了这次经历,我正在考虑是否再去一次。”不过她强调抵制冬奥会“很难”,特别是作为个人来说,因为 “如果我现在说我要抵制它,可能什么也不会改变。结果就会是,参赛表上就会出现另一个名字。”德国电视一台援引这位奥运冠军表示:“对运动员来说,抵制是一个异常艰难的决定,因为奥运会对一个运动员来说是最重要的体育盛事。”

德国无舵雪橇选手洛赫(Felix Loch)也在考虑会不会去参赛,他说:“2月份的比赛是一个要完成的工作。如果可以,希望能凯旋归来。我希望快去快回。”他补充说,最多再去中国一次,去一次延庆雪车雪橇中心。

两人之所以担心忧虑是因为他们的中国之行并不顺利。因为他们分别同一个在中国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有过接触。洛赫必须接受3天的隔离,而盖森伯格则隔离了一个多星期。“戴口罩”!这样的提醒不是来自他们的教练,而是酒店的工作人员。他们一直在监看运动员,后者没有什么自由空间。洛赫说:“我完全不能想象在那里生活。” 不过洛赫对抵制的做法提出质疑:“如果娜塔莉·盖森伯格或整个德国雪橇队说不去参加比赛,那么奥运会仍然会举行。”这位奥运冠军本周三(12月8日)告诉德新社“通过政治而不是体育层面来处理是正确的决定。”

队友的经历也给洛赫留下了阴影。德国男子无舵雪橇运动员托比亚斯·阿尔特(Tobias Arlt)被告知检测结果呈阳性。洛赫看到教练在赛道上接到一个电话,之后的一切发生的十分迅速,还在赛道起点等待开始的阿尔特和队友被叫停:“他还在赛道上,穿着赛服就被送进救护车。然后在一个隔离酒店住了两天”。幸运的是,这次测试结果是假阳性,阿尔特并没有耽误赛事。不过他也表达了自己的质疑,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时阿尔特说:“如果德国奥林匹克联合会(DOSB)原则上提出建议,不要去中国参加比赛,那么我也不准备去。”他还补充说,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内可能会发生许多变化:“我知道那里的情况是怎样。我希望情况能够好转,如果更糟,那么(抵制)可能会成为一个正确的回应。”

德国奥林匹克联合会(DOSB)目前持保守态度。联合会副主席迈尔(Stephan Mayer )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我深信,利用冬奥会的契机与北京讨论法治、人权等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不确定外交抵制是否是推动改善中国少数民族、维吾尔人、宗教少数派和异议人士人权状况必要的正确方式。”

德国单板滑雪协会会长霍尔茨(Hanns Michael Hölz)批评让北京做冬奥会东道主的决定,他呼吁未来希望德国可以举办冬奥会。《日报》报道,霍尔茨认为,国际奥委会(IOC)和国际滑雪联合会(FIS)需要有一种 “新的决策”,他说:“我们不能在经历了新冠大流行、人权、专制等问题后,选择只是忽略,继续前进。”

 

(综合报道)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