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超越欧盟?巴尔干当地专家看中国在该地区的投资项目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在巴尔干西部地区,来自中国的境外投资份额相对较小,远比不上欧洲联盟,然而,分析人士说,自从2005年以来,北京投入了上百亿美元,其影响力规模令人越来越感到关注。

资料照片:一面中国铁路旗帜竖立在贝尔格莱德重建布加勒斯特-贝尔格莱德的铁路线的工地现场。(2017年11月28日)

在巴尔干西部地区,来自中国的境外投资份额相对较小,远比不上欧洲联盟,然而,分析人士说,自从2005年以来,北京投入了上百亿美元,其影响力规模令人越来越感到关注。

不过也有人说,中国对该地区的影响力被夸大了。

资金方面的估算各有不同。总部在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说,自从2011年以来,中国在该地区平均每年投资约10亿美元,而美国企业研究所则估计自从2005年以来中国每年就在投入这么多的资金了。总部在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认为,自从2012年以来,中国的年投资数额接近18亿美元。

不过,专家们同意,中国在巴尔干西部地区投资的大约80%都在塞尔维亚。中国在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科索沃、黑山与北马其顿也有项目。

虽然中国据估计只占塞尔维亚每年境外投资的1%,与欧盟的70%相形见绌,然而,国际共和学会2020年6月的一项民调显示,71%的塞尔维亚人认为中国属于该地区的重要经济伙伴。

地区专家的担心

在最近于贝尔格莱德举行的有关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一次会议上,一些专家说,那种更喜欢北京投资而不是西欧投资的民意受到了一种政治化叙事的误导。

“亲中国的叙事相当一部来自塞尔维亚政治精英和由塞尔维亚精英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媒体,”贝尔格莱德安全政策中心的中国、欧盟和巴尔干西部事务专家武克·武克萨诺维奇(Vuk Vuksanović)说。“因此,就这方面而言,中国并没有过分地开展行动来塑造它在塞尔维亚的形象,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它不需要这样做。中国有塞尔维亚政府在为它做事,而且就现实而言,中国在塞尔维亚民意中的形象是正面的。”

贝尔格莱德争取政治卓越基金会的斯特凡·弗拉迪萨夫列夫(Stefan Vladisavljev)说,该地区一些议员和官员更喜欢中国投资,这是因为北京对地区官员和当地各方提出的义务要求要少。

弗拉迪萨夫列夫说:“当中国与通常是发展中国家的这些国家接触时,他们拿出基础设施项目,经常是以某种不透明度方式达成协议,没有很多条件,而这是有吸引力的。”他提到,欧盟的投资指导原则要求地区政府和工商界证明他们遵守欧洲标准。

弗拉迪萨夫列夫说:“如果有人不在政治上给你施压,不要求你展开某些改革,不要求你去尊重竞争或法治,那你会很愿意落实这类项目。”

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官员没有回复多次置评请求。

弗拉迪萨夫列夫还说,20年后,塞尔维亚预计将欠中国超过79亿美元的贷款。他说,在从北京那里积下更多债务之前,塞尔维亚应当确保为塞尔维亚劳工落实安全保障标准。他提到,在离贝尔格莱德不到一个小时车程的兹雷尼亚宁,中国的山东玲珑轮胎公司被指控剥削劳工。该公司的越南籍劳工据称没有拿到薪水,宿舍没有供暖。

资料照片:中国山东玲珑轮胎公司在塞尔维亚兹雷尼亚宁的工厂建筑工地.。(2021年11月18日)

弗拉迪萨夫列夫说:“我们如今谈的是越南人的劳工权利,而明天也许就是我们自己的塞尔维亚工人。”

针对玲珑公司未善待劳工的指称,玲珑公司和中国驻贝尔格莱德使馆都没有回复多次置评请求。

总理安娜·布纳比奇(Ana Brnabic)等塞尔维亚领导人淡化了轮胎厂事件。布纳比奇声称,这种负面报道是由塞尔维亚那些“反对中国投资的人”组织策划的。她提到西方经常批评中国项目。西方的这些批评包括中国的项目管理不透明、生态保护上有问题,而且怀有扩大北京在欧洲影响到地缘政治目的。

报道援引她的话说:“一开始是环境。如今,他们又盯上那里的工人。从明天开始,可能又会是别的什么。”

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说,一名塞尔维亚劳工事务检查员已被派往兹雷尼亚宁现场,但他不加掩饰地表明了预计会有什么样的结论。

武契奇问到:“他们想要什么?他们想让我们毁掉9亿美元的投资?”他的话基本上反映了那些支持中国投资的人的观点。他们认为,通过创造就业,中国投资给地区带来了稳定。

欧盟的作用

直到最近,西方对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的反应一直微乎其微。欧盟官员只是在最近才把在巴尔干西部地区的投资冠以西方回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关键组成部分。欧盟的这些投资包括最近推出专门用于该地区的460亿美元的资金项目,用于特定的技术和基础设施支出。

但是,位于贝尔格莱德的国际与安全事务中心的伊戈尔·诺瓦科维奇(Igor Novakovic)说,跟中国投资相比,拿到欧盟资金的难度往往要大。

“有了(塞中长期)合作,钱很快就能拿到,工作很快就能展开,可是有关成本和环境负面影响的问题留了下来,”他对美国之音说。“与欧盟的合作步子要慢,但过程彻底。”

经济咨询专家延斯·巴斯蒂安(Jens Bastian)说,欧盟方面拒绝或未实现的公共基础设施项目经常被中国抓住。

“中国(被迫)来到东南欧投资,因为别人没有这样做,”巴斯蒂安对美国之音说。“北京在战略上下定了决心要长期留在该地区。”

黑山财务咨询专家米洛斯·武克维奇(Miloš Vuković)说,一笔“一带一路”贷款项目给波德戈里察方面造成的公共资金灾难应当为有可能陷入所谓中国债务外交陷阱的邻国敲响警钟。那项10亿美元的公路项目招标时没有投标书,该项目让黑山的国家债务超过了GDP。

资料照片:黑山共和国巴尔-博尔哈雷公路一处桥梁建筑工地的水泥柱。(2018年6月7日)

武克维奇说,如果黑山违约,国家电网、工业港口等公共资产有可能成为偿还中国债务的抵押品。

“随后,如果我们付不了钱,他们可以说,‘我们将接管国家电力,投资可再生能源,”他对美国之音说。“因此,他们用一个有利可图的项目取代一个无利可图的项目,而我们知道能源就是未来,特别是可再生能源。”

曾在2002年至2009年担任塞尔维亚驻美大使的贝尔格莱德大学经济学者伊万·武贾西奇(Ivan Vujacic)说,中资项目让国家资产、工人权利或环境处在风险境地的部分原因是本地区的腐败,特别是当地政治精英故意把中国的贷款说成是投资。

武贾西奇提到中国2018年收购位于博尔的一座债务缠身的铜矿。他说:“我设想对(中国所)算计的投资来说,他们是赚了,他们正走在收获途中。”

“对塞尔维亚来说,我设想而且我希望有了妥善的可行性研究,而且他们也将有所收获,”他说。“但是我们对此没有保证。”

(本文源自美国之音塞尔维亚语组的报道。)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