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抗衡北京一中原则,华盛顿的一中政策是否“虚化”?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港澳台

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台关系继续改善,但双方的交往经常引来中国不满,多次指责美国违反“一中原则”及三公报建交基础。尽管华盛顿重申遵守包含《台湾关系法》及三公报在内的“一中政策”,不过美国国内一些人认为,近年来中国加剧对台湾各种胁迫和施压作为已违反当初和平解决台海分歧的建交前提,美国没有义务再提“一中政策”,在国会中,要求放弃“一中政策”的议员人数也在逐渐增加。

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罗斯福厅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线上会晤。(2021年11月15日)

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台关系继续改善,但双方的交往经常引来中国不满,多次指责美国违反“一中原则”及三公报建交基础。尽管华盛顿重申遵守包含《台湾关系法》及三公报在内的“一中政策”,不过美国国内一些人认为,近年来中国加剧对台湾各种胁迫和施压作为已违反当初和平解决台海分歧的建交前提,美国没有义务再提“一中政策”,在国会中,要求放弃“一中政策”的议员人数也在逐渐增加。

自从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接听台湾总统蔡英文的祝贺电话引起中国强烈不满后,美国政府在提到自1979年美中建交以来所采取的“一个中国政策”时,经常会在前面加上“我们的”或是“美国的”几个字,用来区别北京当局所称的“一个中国原则”。

一中政策与一中原则的区别

尽管一般人可能分不出两者之间的差异,不过这两个基本立场是美中两国在处理涉台议题时最重要的依据,例如最近拜登政府在推动台湾“有意义”参与联合国系统或是邀请台湾参加民主峰会时,官员都表明这是依据美国在《台湾关系法》、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及“六项保证”指导下的“一个中国政策”。不久前在拜登总统与习近平主席视频峰会中,两位领导人就分别重申各自的“一中政策”及“一中原则”。

但是美国的“一中政策”最重要的元素是《台湾关系法》,因为这是美国的法律,美国不但据此法律维持与台湾的各项关系,也提供台湾必要的防卫武器,而里根总统1982年对台湾的“六项保证”,其内涵不仅包括美国对台军售“全然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诺持续和平解决与台湾的分歧为前提”,其中一项保证更提到,美国并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

前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曾公开表示,美国的一中政策与中国的一中原则不同。“中国共产党在一中原则下宣示对台湾的主权。美国对台湾的主权不持立场。”

虽然美国官方坚称与台湾的接触符合其“一中政策”,但北京当局认为,美台之间“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都违背美中建交的“一中原则”与三个联合公报政治基础,并称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

一中政策遭虚化?

此外,对于美国官员总是宣称,各种支持台湾、与台湾的交往都是在符合“美国的一中政策”下进行,北京当局也对此感到极为不满,认为华盛顿是在“虚化”其一中政策。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峰在拜习会结束后就对媒体表示,“中国人民对美方最近在台湾问题上不断采取错误言行,企图混淆、虚化一个中国政策强烈不满”。

不过中国长期以“一中原则”在国际上孤立台湾,阻止台湾参与国际组织,近年来更通过军事、外交及经济手段对台湾加大施压,已经引起许多美国国会及政界人士反感,一些共和党议员提案要求拜登政府放弃“一中政策”并承认台湾,这些议员的人数也在逐渐增加。

美议员呼吁放弃一中政策

今年3月与联邦众议员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 R-PA)共同提出法案,要求拜登政府放弃一中政策、承认台湾的威斯康辛州共和党众议员汤姆·蒂法尼(Tom Tiffany, R-WI),12月3日在推特上贴出他在保守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发表的文章,再次敦促美国政府,“是时候承认现实、承认台湾了”。

蒂法尼说,美国决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前提是北京承诺和平解决与台湾的分歧,但经过4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机却几乎天天侵扰台湾防空识别区,北京的官方宣传机构经常威胁要摧毁台湾的民主体制,忽视美中建立关系的根本性保证。

他说,“和卡特在白宫时相比世界已经有显著的改变,美国无可救药地陈旧和造成反效果的‘一中政策’也应该随之改变,我提出法案呼吁拜登总统放弃‘一中政策’的谎言,支持台湾成为国际组织的成员,与台湾谈判自由贸易协定,最后能让我们两个国家的关系正常化。”

蒂法尼及佩里的提案连署人数正在增加,目前共有18位议员的支持。蒂法尼的发言人12月6日告诉英文新闻网《台湾新闻》,连署人数的持续增加显示“国会对改变美国对台政策的支持正在增加”,虽然连署的议员都是共和党,但蒂法尼也在寻求民主党议员的连署,希望明年这个法案能得到两党议员的支持。

一中政策是遮羞布?

不过对于美国是否应该放弃一中政策,前美国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比较有所保留,但他也认为中国的行为早已违背美中建交时的承诺,美国“没有义务”再提一中政策。

薛瑞福最近在一场台湾人公共事务会的讨论中说,他能体谅外交官的工作,“即使是遮羞布型的安排(fig-leaf type arrangement),有时继续保留它们也有一些作用。”

但他说,去搜寻他在担任国防部助理部长期间的所有公开发言应该会发现,他“没有一次”提到过一个中国政策,因为“它是建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一方采取和平作为的根本政策上。当他们威胁台湾,他们就已经在文字和精神上违反了每一个协议。所以我不认为我们有义务继续提出这个口号(mantra),因为它已经越来越没有意义,北京已经通过使用恫吓、胁迫和军事手段把它绞碎了。”

虽然有共和党议员批评一中政策过时,但拜登政府仍然延续这个已经施行40年的政策。

一中政策有足够工具抗中

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康达(Daniel Kritenbrink),这个星期在参议院外委会一场关于美国对台政策的听证会上答复主席参议员梅南德斯的问题时就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的胁迫和霸凌行为令人不安也破坏稳定,但“我们认为,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和《台湾关系法》,已经给我们所有的工具来对抗中国的威胁并维护台海和平。”

全球台湾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萧良其(Russell Hsiao)也认为,美国的一中政策有“伸缩性”,人们已经见到美国历届政府如何实践这个政策,尤其是从特朗普到拜登政府对一中政策的实践,加上六项保证和美中之间的三个联合公报,已经“日益能够为提升台湾的国际地位创造有利条件”。

萧良其在海外台湾人社团的讨论中告诉那些主张美国承认台湾地位独立于中国外的人,“现阶段那有可能引发中国不利于台湾或美国的反应”,因此华盛顿必须在两者间加以考量并求取平衡。

中国外交部说,一中原则的核心内容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至于美国国会1979年立法通过,拜登本人也投下赞成票的《台湾关系法》,北京当局从一开始就不承认其作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这个法律是“将美国国内法凌驾于国际义务之上,是非法和无效的。”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