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公民论坛 – 2021香港立法会选举或是30年来选民热情最低记录

滚动 港澳台

2021年2月19日,香港将举行新一轮立法会选举投票。这是香港2019年大规模民间抗议运动之后,以及在港版国安法框架下,大幅修改选举办法之后,举行的首次立法会换届选举。新的选举安排也许将如中央所愿,达到“爱国者治港”的目的。但港人对这次选举的接受度却显然远不如预期。自候选人报名结束之后,香港民意研究所的几次民调结果都显示,19日有意前往投票的选民只有52%或51%。而根据以往经验,民调结果通常比实际投票率高出二、三十个百分点。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香港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副教授钟剑华先生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这是最近三十年来,他看到的选民热情最低的一次选举。

香港政务司司长李家超2021年11月19日在记者会上宣布,核准154名候选人参加12月19日的立法会选举。

这次换届选举原本应当在2020年9月举行。香港民主派也在2020年7月11日和12日举行初选活动。当时尽管港版国安法已经颁布执行,尽管有新冠疫情的限聚令,但两天内,总人口700万人的香港,超过60万人参加了投票活动。不过,几天之后,港府就以新冠疫情为由,宣布延后选举一年。在这一年间,此前参加民主党初选活动的47人陆续入狱,或还押待审。港府也彻底修改选举办法。原来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虽然扩大到1500人,但9月20日产生的新选举委员会1488名成员中,只有一人被看作是非建制派人士。立法会构成虽然也从原来的70席扩大到90席,但大幅提高了提名门槛,传统泛民主派无人决定参选。

法广:自香港民意研究所开始针对这次立法会选举调查以来,是否有关于选民对选举关注度的数据呢?

钟剑华:“我们目前还没有特别询问选民是否关注这次选举,但我们第一次的调查的一个问题是受访者有否有投票打算。说有打算去投票的只有52%。最近30年来,每一次选举,我们都有调查。这是30年来,第一轮调查中,选民投票意愿最低的一次。我们每次调查的时候,市民说打算投票的人数通常都比最后真正去投票的人多很多,大概有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差距。因为面对是否去投票的提问,一般人的第一个想法是:投票是公民义务,所以倾向给出正面答案。但最后,真正去投票的人数(会少很多)。以上次,也就是2015年立法选举为例,我们在投票前的最后一轮调查显示,83%的人说他们会去投票。但其实最后的整体投票率只有52.8%!有三十个百分点的差距。这次(说打算投票的人)只有52%,可以想象最后的投票率会很低。”

法广:这次立法会选举11月12日才结束参选报名。三周以来,街头是否有像以前的选举制度之下的那种竞选争夺或辩论气氛呢?

钟剑华:“如果在香港各地走走就可以看出来,整体而言,选举的气氛很冷淡。即便是已经有人摆出宣传站,或在市区贴出海报,发送宣传品,但一般人都不太理会。我自己曾在一个地铁站观察一段时间,看到人们通常是匆匆走过。助选的那些人送上宣传品,市民都不要。所以,市面上的气氛基本上很冷淡。普遍的情况是,即便是有一些宣传活动,大家的反应也都很冷淡。”

法广:您怎么解释市民对这次选举,反应如此冷淡呢?

钟剑华:“我自己的感觉是,很多人很不满意。第一是选举已经拖延了一年。第二是,这一年间,政府已经全部改变了立法会构成以及选举方法。改变之后,一些原本可以争得支持的人都不能参选,所以很多人对这样的局面很不满意,很愤怒,就以一种很冷淡的态度,作为回应。而且,对那些参选的人,选民也看不到什么希望。这次出来参选的人,很多都是香港人根本不认识的人,没有什么以前在地方工作的记录可言,所以也就不太理会。这是修改选举方法带来的结果。可以说,这是自80年代以来,我所见到的最冷淡的一次选举。”

法广:如果我们再来看看具体的选举方式。(选举法修改之后),立法会地区直选名额从原来的35席,减少到20席。而且,选举分区也有调整。原来的五大选区划分,也拆解成十个。这一改变本身,对直选活动有什么影响?

钟剑华:“政府说重新划分选区有客观的理由。但我们看不出来有什么严格的标准。这次选举把直选议席从35席减少到20席,就不再用以前的五大分区,改成十个小区。比如,以前在新界东大选区,都是支持民主的人以压倒性多数获得很多席位。这次把(区划)打散,分成不同选区,每个区有两个议员席位,投票当然只能投给一位候选人。再加上有选举资格审查委员会操作,所以,很多能够出来参选的,都是一些面目很模糊的人。这些小选区,就会对那些建制派(候选人)可能比较有利。就是说,几个方面都是要保证,只有北京接受的人,才能出来参选,也只有他们有机会,在这些地区,拿下大部分席位。”

法广:30个功能界别组议席是否也同样因为有选举资格审查,所以非建制派候选人出线的可能性不大?

钟剑华:“是不大了。以前一些功能议席主要是倾向民主的人士组成,比如说,社会福利界、医务、教育等功能组别的成员大部分比较倾向选出民主意识比较高的人士。但是现在有民主倾向的人不能参加选举,所以,即便(新选举法)保留这些功能组别,但出来参选的都是一些不受欢迎的人,比如社会福利界,今年参选的三名候选人,很多人都对他们很不满意。所以,我相信,在福利界、医务界、甚至在法律界这些以前民主派取得胜利的组别,今年投票的意向一定很冷淡。结果必然是那些政府中意的人才能当选。”

法广:从这次选举整体候选人情况看,传统泛民政党没有任何人参选,但是在入闸的候选人中,还是有自称“非建制派”的候选人,这是些什么人呢?

钟剑华:“其实这些人中的很多人,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自称是民主派,但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以前为争取民主做过哪些努力。这是第一。第二,他们中有些人以前是民主派的边缘人物,比如谭香文,民主派中没有多少人认为她有能力,但是,这一次,她却能够打着民主派的旗号出来参选。还有一些是老牌的民主派,但是已经在北京的影响之下,我们说他们已经“转台“, 有人认为他们其实已经背叛了民主,现在根本不是在争取民主,只是在争取北京的认同,所以我们说这是些假民主派。总之,这些所谓”非建制派“就是这三类:要么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要么就是假民主派,要么就是一些边缘人物。”

法广:刚才您提到谭香文。几天前,她好像还在媒体上呼吁林郑月娥政府放过2020年因为参加民主派初选而被送上法庭的人士……这些所谓“非建制派“是否还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发出不同声音呢?您怎么看谭香文的这种呼吁呢?

钟剑华:“他们的一个参选战略当然就是希望争取以前投票支持民主派的选民的选票。所以就会在有限的空间,讲一些能够讨好这些民主派选民的话。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很难争取到那些以前投票支持建制派的选民的支持,以前支持建制派的选民,今年当然继续支持建制派。他们只能争取以前民主派的选民。但他们又不符合大部分民主派选民的期望,所以就会找机会说一些可以讨好大家的话。所以我自己对谭香文这样的表态,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法广:值得重新提醒的是,在选这次的新选举制度之前,在历届立法会选举中,民主派一向在地区直选中赢得多数议席……

钟剑华:“是的。”

法广:在这次选举中,好像也有来自中国内地、在香港定居的人士参选。选民对这些候选人是否关注?他们是否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钟剑华:“对这些人,即便是一些长期关注香港选举活动的人,都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次选举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把很多得到香港人支持的人淘汰掉,留下了的空间,就让这样的一些占去。没有人知道这些人以前有过哪些工作,也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们。这是这次选举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尤其是(新立法会)有40个席位留给人大等中共在香港的代理人。那些人更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刚才说的从内地来的候选人,有些人定居时间没多久,有些人广东话都说不好。这是这次选举很特别的一个现象。”

法广:这样的人多么?

钟剑华:“不太多,但是也有好几位。”

法广:在这之前,舆论一度比较关注一个海归派新政党(年初宣布成立),紫荆党。但在这次选举中,好像没有听说他们有人参选。是他们改头换面,以另外的形式参加这次选举呢,还是这个组织最终没有形成气候呢?

钟剑华:“他们在很高调的表达自己在未来香港有发言权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后来就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这次选举,大家对此也很留意,但是没有看到有人以紫荆党名号,出来参选。出来参选的人中,是否有人有紫金党背景,现在看不清楚,有也是可能的。他们为什么会沉寂下来,不再发言,我们对此都不理解。”

法广:港府近日宣布在香港与内地边界地带设立三个投票站,方便在内地的港人投票。这种做法在香港选民中引起意见分歧。为什么设立边境投票站会引发争议呢?

钟剑华:“因为首先,香港的地区分区直选的一个要求,就是即使有香港身份证,即使是香港的永久居民,但因为是参加地区选举投票,所以应该基本上是在香港长期居留的人才能投票。那些去大陆生活已经很长时间的人,可能连在香港的居住地址都没有了,为什么他们可以投票呢?这是个很难解释的问题。他们以前登记的地址,可能已经不是他们在居住,他们怎么可以用一个已经不存在的居住地址,来作为获得投票权的证明呢?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其次,政府设立了三个边境投票站,官方说法是以“闭环“方式管理。就是说所有记者、新闻媒体都不能在那里出现,那就没有人看到投票情况……”

法广:就是说没有任何监督……

钟剑华:“没有监督。理论上,参选人可以派一些代理,在那里监督,但是,因为这三个投票站接受全香港十个地区直选议席和所有功能界别议席投票,所以,根本不可能所有人都派代表去监督。”

“此外,如果投票过程中,出现选票问题,需要现场裁决,就没有人可以代表各位参选人的利益。这也是一个不公平之处。”

“而且,我们香港人对中国大陆的选举、选举管理都没有信心。这样的“闭环“管理,很容易……有人不相信政府,也有人怀疑会出现作弊行为。”

“总之,政府这么快就推出边境投票安排,其实没有什么必要,而且很多疑问都没有答案。”

法广:从关于这次立法选举的调查开始,香港民意研究所就遭到亲北京媒体的攻击,显得港府对这次选举气氛、对选民是否投票等情况非常紧张,犹如惊弓之鸟,但其实在任何国家的选前民调,都会问及选民是否去投票,会如何投票。您怎么理解港府如此敏感呢?

钟剑华:“这是因为港府修改了选举方法,它知道香港人很失望,很多人对这次选举没有热情,也根本不打算去投票,所以,政府很担心、很介意有人对这次选举安排、对新立法会的构成,提出负面批评,就尽量想把反对的声音压下去。但我们的选举调查很明显是希望体现这次选举的各种情况。另外,有些人也是借机会打击一些公正的、科学的、而且严谨的调查,情愿相信由政府、由建制派所做的那些不太规范的调查,来欺骗媒体,欺骗公众,所以就特别把目标对准香港民意研究所。这是我们的看法。”

“但我们不太介意,因为我们所有资料都公开。我们的用意就是希望把选举相关议题呈现给公众。我相信,政府其实也需要有多少人打算不去投票,有多少人会用自己的方法对投票表达抗议,比如投白票、投废票等等。这些都是客观情况。但政府不想让这些情况影响港人投票:他们以为港人很容易受影响,这很可笑。”

港府面对选民投票意欲低迷,迁怒于民调研究所,甚至针对香港民意研究所问卷涉及白票和废票,发出可能违反国安法的威胁。但其实,多次受建制派委托展开民调的香港研究协会11月中的一项调查中,有投票意向的受访者也只有54%。表示不会去投票的人也接近30%。香港民意研究所12月10日公布的最新调查中,52.8%的受访者对港府的投票动员努力无动于衷,甚至有34%的受访者认为,这些动员反而降低了他们的投票意欲。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