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法国美食 – 法国圣诞鹅肝酱大战 动保协会抵制 民众点名要吃

滚动 国际

各位听众,圣诞佳节临近,法国人的圣诞大餐佳肴绝对少不了的一道美食,也就是闻名世界、吸引全球老饕的《法国鹅肝酱》。动物保护协会呼吁不要虐待那些无辜呆头鹅,抵制鹅肝酱,甚至干脆劝进吃豆腐仿制的素食鹅肝酱吧!这个被称为《世界美食王国》的民众会答应吗?

法国西南地区仍然是鹅肝首选之地,但它也名副其实在靠近旺代省省会La Roche-sur-Yon的鹅镇(L’Oie)制造生产。

今年在法国,《鹅肝酱》市场在稍微刚营造出圣诞佳节大口吃美食的年节气氛时,中途杀出一个陈咬金–动物保护协会,提倡抵制吃鹅肝运动。导致法国目前已有4个“绿色”城市的市政府决定把鹅肝酱从他们的节庆招待餐会菜单上删除掉。然而,美食王国的法国,却有四分之三的民众表示今年圣诞节庆大餐仍要吃这道传统美食的鹅肝酱。 

鹅肝遭到动物协会的抵制,那么这种圣诞过年的传统天然美食今后还能长期出现在法国官方招待会的菜单上吗? 这4个参与抵制行动大城市,包括三个由保护环境派的市长主政的:格勒诺布尔市、里昂市和斯特拉斯堡市,以及一个由社会主义市长主政的(维勒尔班市)。在保护动物协会团体的压力下,这道精致美味的法国传统圣诞节佳肴已经从他们行政区官方的餐桌上,被撤了下来。这些保护动物协会的主力是一个以《尊重待动物伦理原则》成立的贝塔协会(Peta)为领头羊,来发动圣诞年终节庆拒吃鹅肝运动的 

为了说服那些城市的议员,上个月最后一位被说服的是斯特拉斯堡市长,贝塔协会表示确实给该市的议员发了一封说理请求信函。 

根据费加罗报的报道,法国贝塔协会负责造势活动部门的经理理Iris Douzet在10月25日寄给斯特拉斯堡市长Jeanne Barseghian一封信中询问并建议道:“由于阿尔萨斯鹅肝的大量生产,以及其著名的圣诞市场迫在眉睫,各相关摊位大肆宣传它。 市长,您官方的承诺拒吃将产生强大的影响! 那么,您是否能制定一项政策,在您主政治理的地区,以及斯特拉斯堡市政府在圣诞年终节期间各种官方提供的餐会上,禁止供应鹅肝酱呢? ……” 

这封信说服了这个阿尔萨斯首都的市长,阿尔萨斯生产全法国的保证质量的标志“法国制造”鹅肝的1% 。这名市长于是决定在其管辖地区的官方招待会上不再提供这种口碑好的法国制鹅肝酱。并且此案远非单独案例,因为该保护动物协会已经联系了许多其他的法国大城市 

占了全法国鹅群饲养农四分之三的法国西南部3的,500个生产者,以及他们以此为生的30,000个家庭,是听不进贝塔协会的这个呼声的。法国《鹅肝鹅掌同业委员会( Cifog )》的总代表玛丽-皮埃尔·佩(Marie-Pierre Pé)表示遗憾地说: “贝塔协会Peta是一个美国原教旨主义协会,它妖魔化我们法国鹅肝酱的生产制造,并为了经济原因而误导公众的视听,该协会目的是为鹅肉替代品的其他生产商服务。 它也是一个由环保主义政党支持的政治性协会。 ”

事实上,为了建议鹅肝酱的替代方案,一些动物保护协会提供民众品尝从豆腐、蘑菇、酵母和植物油中提取制造而成的“人造鹅肝酱”。 

如同包括在伦敦葛提耶(Alexis Gauthier)在内的一些相关产业家族企业或米其林星级大厨,都将他们制造人造鹅肝酱的过程小心地保密起来。尝过的人意见不一,一位鹅肝酱品尝鉴赏家承认说:“尽管外观可能看起来像鹅肝,但人造鹅肝在口中并没有那种入口即化的质感或风味,但令人相当惊讶的,吃起来并不会令人不快,但我是不会接受在圣诞节这重大节庆大餐里去吃它的。” 

这种看法也广泛获得大众的认同。根据民调指出,尽管94% 的 16 至 25岁的年轻人认为保卫动物的福利很重要,但消费者仍然喜欢吃鹅肝酱。 

根据 法国CSA民意机构本周二为鹅肝同业委员会所Cifog 做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75% 的法国人打算在今年的圣诞年终假期餐饮上食用鹅肝,反倒是比去年增加了2个百分点。”这也是法国鹅肝同业委员会的总代表玛丽-皮埃尔·佩坚持指出的。 

圣诞节期间鹅肝酱的销售量占了全年营业总额的四分之三以上,这对于鹅肝酱生产者来说实在至关重要。今年,饲养农已经遭受到农业原材料成本上涨以及在两周内法国北部五个农场刚刚发生感染禽流感冲击的影响,鹅肝酱产业并不需其他新的打击,早就已经受到重创。预计今年法国的鹅肝酱销售额将达到18亿欧元,比2020年下降了10%。 

今年的圣诞年终节庆,法国鹅肝酱可说遭到折腾,饲养农和动物协会较劲。但大部分民众照样要吃法国传统美食鹅肝酱;不过,比往年多付一点钱就是了!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