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身处台海紧张局势中的台湾军人谈一线感受,称对峙有如“演戏”

滚动 港澳台 军事

虽然台湾多数民众并不认为中共会出兵攻打台湾,但前线的年轻官兵已经感受到备战压力的不断增加。他们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共借由军机军舰对台湾大打消耗战,已经增加他们的勤务负担。不过,两军海上交会的情形多数显得很节制,甚至有“在演戏”的感觉。但部分台军觉得,如果两岸真的开战,由于双方军力严重失衡,他们担心台湾目前的战备恐还不足以应战。

资料照:台湾金门岛一座绘有中华民国国旗与台湾士兵的墙壁。(2020年10月21日)

虽然台湾多数民众并不认为中共会出兵攻打台湾,但前线的年轻官兵已经感受到备战压力的不断增加。他们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共借由军机军舰对台湾大打消耗战,已经增加他们的勤务负担。不过,两军海上交会的情形多数显得很节制,甚至有“在演戏”的感觉。但部分台军觉得,如果两岸真的开战,由于双方军力严重失衡,他们担心台湾目前的战备恐还不足以应战。但也有部分军官认为。台湾改采志愿役的精兵政策后,整体战力已相对提升。

台海局势兵凶战危,已成国际舆论近期关注的焦点,对在前线备战的台湾现役军人来说,他们感受到的压力也是史无前例地高。

一位不方便透露全名、在台湾海军服役的现役军人阿伟告诉美国之音,台湾军舰近期在海上遇见中共解放军的“敌船”,已是家常便饭,但每次交会还是让他绷紧神经。

阿伟说:“一级舰有挂飞弹的船,通常都会有立即性的压力。要开船面对的压力就是,一出去就是要跟中共或者是外国的军舰在海上做交会,那第一时间会觉得,会不会今天晚上就要开战了,毕竟现在情势这样子(紧张),我怎么知道这次出去会不会是最后一次出去?或者是等一下会不会在海上擦枪走火?”

两军共演一出交手戏?

阿伟已在海军服了长达十年的志愿役,是台湾兵役自2018年起由征兵改为全面募兵制后所培养出来的精兵。虽然他说每次出海都做了备战的心理准备,但台湾和解放军的军舰在多次交手交会的实际经验却是两军其实都没有要交战的真正意图。

阿伟说:“通常我们在海上就是一个默契,在演戏。双方都知道对方底线,两边就是在海上做一个简单的言语沟通交流,然后做个样子经过。但中共都知道我们海上的界线在哪,他们就会喜欢在那个界线,沿着界线走,那你(台舰)过来盯我,我们(双方)就是在海上并列,做一个形式上的游走,总之他们很喜欢故意在边缘上行走。”

一旦中共侵扰意图太明显,逼得太近时,阿伟说,台湾也不会示弱。他说,台湾海军会使用第16频道(Channel 16)的公用频道,以无线电话来向中共示警。通常广播的内容为:“请勿靠近我国的24海浬边界,你即将进入我们的海上应变区,再靠近将会有无法预期的碰撞发生”。阿伟说,台湾海军的策略是不硬碰硬,采柔性劝导。不过,共军的回应都很嚣张。他说:“中共通常回答的就是无可奉告,不然就是,我正走在公海上,无须向你通报。”

台湾军情紧绷

同为是海军出身的阿华也忧心台海紧张情势。

不方便透露全名的阿华是有五年服役资历的志愿役军人,曾在一级拉法叶舰担任海军信号下士,已于两年前退伍。他回想当兵时,海军经常有重复的操演来增强实战力,但他说,自己当年懵懵懂懂,再加上,平时训练和战争的实况完全不同,因此他认为,台湾需大幅提升备战力。

阿华告诉美国之音:“其实当兵(时),我们自己(在)船上做那些操演,其实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可能像打靶吧,一般的步枪,我当兵到现在也没开过几次,叫我用枪我也不会。”

阿华目前隶属230万的后备役军人。为了强化战力,台湾国防部已于10月推出后备战力改革方案,自明年起,后备军人将从现行的2年召训一次,提高到每年一次,而且每次的训期也将由现行的5至7天提高到最高14天,且课程以专长复训、射击训练及战斗教练为重点。

阿华表示,早在民进党政府上台时,中共对台的敌意就明显增强,它靠着兵力和武器优势对台大打消耗战,海军弟兄几早就感受到勤务负担和不确定性的增加。

阿华说:“出海时间越来越长、次数也越来越多,动不动就要紧急出港。可能我现在在放个假,忽然就被叫回去了。像我有一次就被叫回去,去南沙太平岛。因为中共来,然后我们就要赶快过去捍卫我们的主权,很多次都被紧急召回,(单趟出海任务)也从原本的七天,慢慢变成九天、十天,到现在十二天。”

除了任务次数增加,备战模拟的频率也增高。隶属救火班的阿华说,模拟遇到紧急状况时,他们就全体动员,备战因应。阿华说:“可能模拟我们被飞弹打中了,起火了,我们就要穿上救火衣,消防员那种,然后拉喷水的带子,那个叫水龙带,模拟起火,我们去把它扑灭,或是船破了一个洞,我们要去拿木板把它堵起来。”

共军军机军舰频繁挑衅

阿华说,他隶属的信号团队常随军舰出海进行海上侦巡任务,例如,航行至外海护渔,以确保台湾籍渔民捕捞作业的安全。他说,共军“敌船”扰台的行径非常频繁。

阿华说:“中国跟我们(台湾)不好啦,他就会故意一直派军舰过来挑衅我们,或者是他们什么科研船,在外海附近绕来绕去,我们就要赶快过去,防止它(船)进入我们的领海。”

虽然部分现役和退役的前线军人对台湾的备战实力有所质疑,但现年27岁、不方便透露全名的阿杰却对台湾的战力有信心。现于金门服役的阿杰18岁便入伍,至今已经服役八年。他认为,台湾所强调的精兵政策,打造出的是一支支小而美、小而精的部队,战力已相对提升。

阿杰告诉美国之音,台湾陆军近年来加强专项训练及演训模拟,例如针对一般的补给、运输、弹药和卫生等课目进行实战演练,操课质量提升,或是搭配改装的新型装备和武器来训练步兵、战车和炮兵等的协同战斗。阿杰说:“目前不管是你操课的质量、装备的更新,尤其是近几年,大家应该对个人装备的更新非常有感,车辆装备、一些训练装备的更新非常有感。”

阿杰认为,台湾军队目前的训练已经和过去齐头式的训练非常不同。他说,现在是根据个人体能的弱项来加强训练,而且演训也更具战略性。

台湾虽已全面改采征兵制多年,但沿袭数十年的募兵制仍尚未废除。不过,役男的役期逐年下降,自2018年以来,已从一年再下调至只有四个月的“军事义务役”。由于义务役训练期太短,引发外界质疑成效不彰,可能训练出一群无用之兵,反而浪费军队的人力物力。

义务役训期过短 训练不足

曾接受短期替代役训练的役男也认为,役期太短,根本无法训练到位。

曾于台湾海军服义务役一年的华子琛摄于舰庆

现年29岁的华子琛就是为期一年的海军义务役,他在2015年退伍。华子琛说,当年入伍后,第一次登舰的经验让他至今仍印象深刻。华子琛告诉美国之音:“我们的工作是需要(待)在舰长室,在舵房,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海上的动态。我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其实就有非常近距离看到中国的军舰。可能只有一、两海浬,大概就是三到四公里(的距离)而已。当时第一次上船,其实搞不太清楚状况,但是看到舰长从舰长室走上来,坐在舵房那边看着那个船。大家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氛围会变得比较紧绷。”

曾于台湾海军服义务役一年的华子琛摄于舰庆

华子琛一整年在外海,学了摩斯密码跟手旗,这是船舰间的国际语言。但他说,一年的训练期太短,光是摩斯密码,就不可能在一年内做到流畅地与其他船舰透过密码沟通。而且他说,不少军中战友体能太差,战斗力显然偏低。

华子琛说,“当时在做体能测验的时候,船上有一些人是BMI(身体质量指数)超标,可以不用测验。如果(两岸)真的打起来,你要这些BMI超标的人,怎么去跟敌人对抗?”

台湾的精兵制

位于台北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国家安全组副研究员揭仲

台湾人口逐年下降,造成兵力兵源短缺。基于提升整体战力的需求,位于台北的国政基金会国家安全组副研究员揭仲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在现代武器精密化与整体作战复杂化的前提下,台湾走向“精兵制”是重要的一步。

揭仲说:“常备部队全志愿化之后,我个人的感觉是,常备部队的训练跟战力确实是有所提升。最主要的原因是,现在的很多的武器系统,本身变得比较精密,所以你要让一个士兵能够纯熟地运用这些装备,本来就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相较于解放军高达200多万的兵力,台湾常备部队的人数只有17万左右,双方悬殊很大,因此,揭仲说,台湾极须发展出“以寡敌众”的不对称战力。揭仲表示,随着解放军战力的提升,台湾除了武器的升级外,也须扩大后备部队的支持,以扩充战时所需部队人数。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