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极端民族主义下公权力肆意扩张 国民丧失自我人权捍卫能力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12月6日,在江苏南通街头,一名老人骑车沿街贩卖甘蔗,被穿着市容管理制服的十多名男子团团围住,没一会儿功夫老人单车竹篮里的甘蔗就全部被拿走,老人急得嚎啕大哭。在围观市民拍摄的视频中,穿着印有“静通市容”字样制服的这些执法人员将所有甘蔗直接放到了他们自己的车上。

威权下的小人物:老人卖甘蔗被市容执法者当街粗暴围抢

12月6日,在江苏南通街头,一名老人骑车沿街贩卖甘蔗,被穿着市容管理制服的十多名男子团团围住,没一会儿功夫老人单车竹篮里的甘蔗就全部被拿走,老人急得嚎啕大哭。在围观市民拍摄的视频中,穿着印有“静通市容”字样制服的这些执法人员将所有甘蔗直接放到了他们自己的车上。

事发时的相关影片在中国社媒平台流传后引发广泛关注,黑衣人群起围堵、老人孤立无援,情景令人触目惊心。

事件中被围抢老人的孙女表示,她看到网上的视频才知道爷爷的遭遇,感觉这些市容管理人员的做法太粗暴。爷爷种甘蔗卖补贴家用,最近到了甘蔗成熟的时节,爷爷经常骑车四处售卖,事发的三星镇距离家不算太远。孙女提出质疑:“这些人员有没有权力没收甘蔗,这样算不算暴力执法。”而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爷爷的身心状况。她说爷爷当街哭泣的一幕令她非常难过。她认为自己的爷爷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无理取闹,之所以哭成视频里那样应该是受了委屈。

老人回忆事发过程,6日中午,他推着装有甘蔗的电动车经过三星镇美罗大道和现代大道附近时,被“黑衣人”抢走了车上的近50根甘蔗。“在被抢那段路,我没卖甘蔗,就是推车路过。从来没见过他们,他们过来时也没说这里不能卖,话都没说,拿上就走了。太欺负人。”

从另一视角看,过路者和围观者在事发时瞬间全变为睁眼瞎,不想招惹是非尽管是个人处事的自由选择,但在他们的思虑权衡里更多的是畏惧得罪被法律赋予权力的那些群体,他们不愿或已不敢直面是非黑白对错,这比被抢走甘蔗老人的无助处境更让人感到可悲。

不过,还有让人崩溃的现实是,老人应该只会觉得这是城管或执法者的错,如果让他不爱国,他可能不会答应,还会反问“这跟国家有什么关系,怎么什么都能赖国家,国家是伟大的”。在日益高涨的极端民族主义下艰难营生的中国百姓,在“爱国”上早已被政府带入误区,失去应对原则和对自我基本人权捍卫的能力。

两个多月前,同样在南通,一名城管协管员将一名摆摊老人从车尾部拎起摔在地上。如果说之前的事情是偶发,为何类似事情再次上演;若说上次已经进行深刻的问责整改,这次问题为何依然出现在市容管理领域。舆论是有记忆的,问责整改不能只是走过场。

三星镇政府6日晚发布情况通报称,身着保安制服的人员为该镇购买服务的第三方市容公司人员,按合同承担市容管理相关工作。其现场处置过程简单粗暴,目前该镇已暂停该公司相关责任人员工作,并依照规定进行问责。

执法之权竟能如此随意外包,无执法权的商业性公司居然堂而皇之地行使着政府的法律职权。中国各地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政府公然雇佣所谓的公司行使法律职权,这类公司是如何拿到这类权力的,需要彻查。

据大陆媒体红星新闻报道,涉事的 “静通市容”人员所属的江苏静通市容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今年4月曾与海门区海门街道办签署委托协议,承包市容环境管理项目,费用总金额为2437万余元人民币。该项目曾被另一家竞标公司投诉不公平竞争。投诉人认为招标文书有倾向性,“相当于为江苏静通公司量身定做的,所以他能中标。”

如今外包公司被拉进黑名单,但给受害百姓带来的情感伤害又由谁来买单?

事件引发舆论争议和被外界持续关注下,中国大陆媒体纷纷忙于帮公权力解围兼洗白。有陆媒报道称,三星镇镇长在事发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涉事人员与政府倡导为民服务的理念格格不入,过程当中缺乏温情,“作为政府来讲,我们是非常痛心的,我们现在正在查找老人,等找到后将登门拜访。”另有陆媒报道称,“三星镇政府已登门向老人致歉送了6箱礼品并归还被没收的甘蔗。志愿者称,大家自发组织帮老人卖甘蔗,老人2000根甘蔗被市容公司全部买下,每根7元钱。现场视频显示,市容公司代表最后将钱数点清交到老人手中,老人脸上露出笑容。”

然而,对于官方上门道歉,被抢甘蔗的老人说虽然他们道歉了,但自己内心不想原谅他们的行为,因为太恶劣了。

为进一步平息舆论,当地官方7日和8日接连发布通报,称纪检部门已介入调查对有关人员启动问责程序,处分多名相关干部。然而,处分也不过是写检查和记大过。

社会的稳定和平靠的是整体国民的成熟心智,而非自上而下的意识形态洗脑宣传。百姓心里都有一杆秤,每一个人对自己的物质与精神需要、对社会善恶都有自己的诉求与判断,当执政党与政府刻意使用自己的意识形态来影响社会时,它是在用一部分人的价值判断,通过公权力来施加影响绝大多少人。而这样的公权力本身就不是公义和平等的。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8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 Chan
John Chan
1 月 之前

End ccp need ww3.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2008年5月30日,唱黑脸的同志奉手机上的圣旨,瞪圆双眼冲鄙人大吼:“你还想不想将来的人生规划!”于是,针对鄙人的未经审判的狱外执行的无期徒刑+非法监视正式开幕 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先生荣获诺贝尔和平奖,12月17日 毕业即失业的布瓦吉吉把自己点着了 我把这件事情当笑话 (“一个大学生被城管打人”)讲给别人听。谁知人家笑着说“这说的是中国!”——2011年1月,司徒华先生,不,爷爷(他呼喊“人民不会忘记”)去世,我在写给博讯的悼词中写上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一只小蝴蝶煽动了几下翅膀,真的掀起了一场席卷从霍尔木兹海峡到博斯普鲁斯海峡(正确的写法应是“直布罗陀海峡,当时主要是想冲唱黑脸的同志出气显才)的大风暴” 于是有人开始组织“茉莉花革命”,于是国内立即发动“城管革命”严禁城管打人(后来还是有广东城管打了一个卖甘蔗的孕妇,激起公愤)——十年下来,看来中国的确是一个奇异的国家,蝴蝶效应不适用于苦难的中国!反而把小蝴蝶们的翅膀全部白白折断了!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https://inews.gtimg.com/newsapp_bt/0/14288343172/1000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新华社曰:截止2021年第二季度,1%的美国人掌握的财富超过90%美国人的总和
国务院研究报告曰:中国只有3000个人的私人财产超过一亿元,其中,2932个是高干子女。据信他们贪污的财富超过一百万亿元 一百万亿元 足以拯救海航、恒大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2016年7月, 炎黄春秋杂志社遭中国艺术研究院鸠占鹊巢 。杜导正老师当时就悲愤地预言:炎黄春秋不能封!封了中国会出大事的!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果然出大事了!大事连着大事!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2020年武汉大封城期间,习匪禁评在没有疫情的小区视察,小区周遭高层布置了狙击手,当时我就觉得有异 但不知原委。——今天得到的未经证实的谣传是:当时总参三部向习秘报:孙力军、王立科 罗文进、陈臻、以及几个军区军队、潜水艇部队、东北军区、中央警卫第九局内部有人串通一气,秘谋造反! 那个中国人最恨的任志强在为这伙造反派造舆论“皇帝的新装”!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博讯日夜盼望苦难的中国一唱雄鸡天下白,不能盼天下白,就盼天下大乱 博讯看到这条未经证实的消息,是喜,是悲?是幸灾乐祸?是哭,是笑,是笑中有泪?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一九八〇年,最大胆的经济学家也不认为国营工业需要私有化;一九八九年,胡耀邦总书记被杨尚昆、薄一波、王震等人打倒,掀起大难;一九九八年,唱不衰的国营工业全面亏损,3800万工人大下岗(失业),活活饿死N人,没有饿死的女工被丈夫送去当妓女;绝望之下的朱镕基不得不抛出陈希同、王宝森(沾满同学鲜血!)当替死鬼,并不得不允许资本家入党,计划启动政改(蔡霞教授说:当时没有任何文化积累、文化准备) 二〇一一年,“您”自己心里有数!“您”自己心里有数!十年折腾,折腾出来什么!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2021年5月23日,母亲确诊!晴天霹雳! 一周前,排队半年后,入院 ;昨天,手术…………结局非常明白!非常明白! 无论死了谁,地球都照样转!人类社会,不,社会是一个有机体,社会需要生存、繁衍,每个从事农业体力劳动的劳动者,和每个具有生育能力的繁殖者,是社会的活细胞;每个丧失体力劳动、生育能力的人,都是社会的死细胞,社会可以自行将他们“新陈代谢”!无论他(她)是不是周恩来,或是你的亲人!时代的一粒灰,砸在社会头上只是一粒灰,砸在一个家庭头上,就是一座山!泰山压顶!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举世瞩目,被单仁平炮轰的民主峰会,果然没有取得任何有价值、任何有实质意义的成果;——不如历史喜剧有价值:1945年《新华日报》 国民党反动派的御用文人说:中国不能搞,一搞就乱 2021年12月4日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田培炎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回答媒体记者提问时称,中国有56个民族和14亿多人口,如果搞西方的那一套民主很容易搞散、搞乱。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党委书记现已调任北京大学党委书记 最新的“敏感词汇”包括“倒吸一口冷气”“倒吸一口冷气”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1.时代的一粒灰,现在,砸在我的头上了 2.失去了“苦难的中国”及其家人,地球照样转动,地球在乎的只是具有体力劳动、生育能力的个体 3.时代的一粒粒灰,将继续砸在苦难的中国自欺欺人的上层建筑的各个角落,将砸在大东亚大死结 大东亚大死结 的各个角落 4.最后结局……………………5.我写错的字,自己都不能更正。作为政治犯+反革命犯,我有义务,有责任修改错别字,可是,博讯新规禁止我修改错别字 (笑哭)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6.“煽动几下翅膀”应为“扇动几下翅膀” ,“城管打人”与“城管打了”差别不大 7.我本打算通过给美剧,给《惊天危机》写影评、剧评来启动太平洋两岸文化交流,以失败告终,呜呼……呜呼…… 8.马斯克先生又不打算去火星了,想当全职网红,估计他是当不了的(网红的淘汰率、死亡率,比飞火星的宇航员死亡率更高)
9.有人可能期待我写一些鼓励大家爱惜
自己亲人的文字——可我只会说:人有不怕死的时候,当人在世界上找不到爱的人,也不再被人爱的时候,他就会不怕死 所以,但愿你怕死,但愿各位怕死
10.博讯、黄大哥,及自认为是我的同志的各位,就要下决心不再爱,也不再被爱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时代的一粒粒灰,将继续砸在苦难的中国自欺欺人的上层建筑的各个角落,将砸在大东亚大死结 大东亚大死结 的各个角落 最后结局………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11.致CERN:又计算出新的公式了! 反复验算,找不出漏洞! 可依旧缺乏实际应用价值(永恒的悲剧啊) 我的个人感觉:我不是在计算公式,我是在论证平行宇宙的现实性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12.纠正漏字——1945年《新华日报》: 国民党反动派的御用文人说:中国不能搞民主,一搞就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