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拿破仑逝世两百年新寻迹 来年再看莫里哀

滚动 财经科技

在拿破仑逝世200周年之际,RFI的各外语语言部推出了系列节目,追寻拿破仑众多仍是鲜为人知的事迹。无论是在法国还是在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拿破仑所留下的许多印记今天仍然引为迷思。

部分拿破仑逝世200年之际出版物

所呈节目,是一系列采访和纵览许多媒体报道及文件的结果,追寻 “法国人的皇帝 “在巴西、比利时、俄罗斯、西班牙、葡萄牙、罗马尼亚当然更在法国的传奇足迹。

2021年12月, “拿破仑年 “将落幕,在声音、照片和视频立体平面报道之后,现在我们用文字再作简溯。

在这一年里,我们游历在一百多本关于拿破仑的各种传记著作,以及很多涉及研究拿破仑和对拿破仑各种报道的文字海洋中。

 “活着,他错过了这个世界;死了,他却拥有了这个世界。”

                                          —— 弗朗索瓦-雷内-德-夏多布里昂。

根据让-图拉德( Jean Tulard)的著名说法,自拿破仑1821年去世以来,每天至少都不止一本关于拿破仑的书问世。 让-图拉德本人也为皇帝著书立说,并在《世界报》上撰发。然而,根据拿破仑基金会的图书管理员,一种新计算方法的发明者尚塔尔-普雷沃(Chantal Prévot)认为,这个数字却有可能还是远远被低估了。

通过访问查询世界上最大图书馆的数据库,我们得出自拿破仑驾崩后,每天都有1.8甚至2部关于拿破仑的作品出版的结论。如果再加上视听及衍生出版物,这个数字就会上升到每天3个以上。这意味着有近22万件关于拿破仑的著作。而且,请记住,这仅仅还是只以”拿破仑 “或 “波拿巴 “为索引搜素得到结果。如果我们以每分钟两页的平均速度阅读,而且每一本专著有两百页篇幅,即使不停地阅读,要至少一个世纪才能读完。

自拿破仑去世以来,法国人的皇帝一直让文学界和出版界痴迷。无论是撰书他的黑色传奇,还是塑造他的神话。近几十年来,则是在真正地研究拿破仑的历史。

今年适逢拿破仑逝世200周年,也许与表面现象相反,拿破仑的书籍出版并没有出现大的数量上的变化。无论是否纪念两百周年,关于拿破仑的书籍都会有出版,在对拿破仑研究中,出版数量稳定。只是另一方面,归功于一些畅销书的成功,一些拿破仑专作印刷数量比前几年高得多了,如蒂埃里-伦茨(Thierry Lentz)的《追忆拿破仑》(Pour Napoléon)由Perrin出版社出版,销量接近20,000本,打破此类作品的记录,还有同样由 Perrin出版出版,皮埃尔-布兰达(Pierre Branda)的《拿破仑在圣赫勒拿》。这些书籍因出版社拿破仑逝世两百周年纪念的广告宣传推波助澜而引得读者亲睐,但是也同样陷入很快消退了的争议。值得强调的是,今年没有什么反拿破仑的著作出台。

纪念拿破仑逝世两百周年的相关展览会也带来一波前所未有的出版热潮。不仅展览众多,而且展览的编制目录也不胜枚举。从巴黎军队博物馆的《拿破仑不在了》(Napoléon n’est plus),(尽管有新冠病毒疫情限制影响,仍有近45,000参观人次);在巴黎科技城大厅里的宏大展览《拿破仑》(Napoléon);位于枫丹白露城堡的《皇帝的宫殿》( Palais pour l’Empereur),(该城堡还拥有拿破仑最为壮观的图书收藏,也因纪念活动而专门得到修葺。),还有尼斯马塞纳博物馆举办的《拿破仑与文学》(Napoléon et la littérature)展,展览表达拿破仑推动文学创作之功不可没的原因。

“永远是他!无处无他 ! – 无论是烫燃的还是冰冷的,他的形象都在不断地震撼着我的思想。” ——维克多-雨果

最引关注、最明显,或许在某些方面是最出乎人意料的地方,却是拿破仑本人称之为要比10万把刺刀更让人害怕的报纸与出版:报纸,甚至整个出版界,无论是全国性、地方性、抑或综合性或专业性的刊物。

版画 “进入新闻自由的车间 ”

拿破仑是如此喜欢新闻媒体,以至于他把新闻界置于他的警察监视之下;同样,无独有偶,昨天和今天的媒体都如此非常热衷拿破仑,以至于它们也要控制拿破仑,无论是道德的控制,还是历史学家的控制之下。但无论如何,媒体都继续对拿破仑大感兴趣。

我们很容易观察到拿破仑所激起的名副其实的社论爆炸,但这是否意味着皇帝和新闻界的关系已经平和?答案里的一个焦点内容显现在以下事实里,牵涉到拿破仑对人类状况的责任问题:奴隶、妇女、士兵或平民。争论之火长久不息。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二百周年纪念之际,大量的报纸争先恐后地描述纪念这一历史事件的意义以及与这一纪念活动相关的历史、艺术、文学、法律和政治等原因。

在重要文献里,从2020年12月起,《观点》杂志(Le Point)率先发表了系列专题。《费加罗报》、《世界报》和《巴黎竞赛》也都出版了特刊,分别都用自己的特有词汇,从最赞美的到最批评的—都拿来献给拿破仑,仿佛再次显示了新闻界与皇帝之间的复杂关系。这也是为所有法国媒体都参与进来的原因,很好的例子是《查理周刊》,它在头版刊登了一幅巨人的拿破仑漫画,皇帝在向低收入简易住房区发射大炮,该杂志副标题是:“又一个退役将军来此烦我们。“ 《查理周刊》影射的是此前法国一些退休将军撰文批评社会动荡并扬言发动内战引发的争议。

与这些主要的全国性期刊一样,几十家日报也经常刊登拿破仑与法国不同地区相关的或大或小的奇闻轶事。

最后,自然是关于历史的专业报刊,这又是法国另一个例外。但无论是独立出版,或是依附于新闻集团或隶属一个出版社,这些专业历史刊物也出版了大量面向普通读者的,与拿破仑逝世200周年相关的作品。

因此,尽管书籍出版与新闻报道经历变动,但相关书籍读者群销售数量却很稳定。实际上,人数减少了,但他们购买的书记数量在增加,读者群也被出版物推出更现代新颖的形式所吸引,比如,一本不能一口气读完的词典、配图小说、连环画书,还有那些较短的书籍和文章。历史于今天,就像其他事物一样,可以慢慢读来,而不是被吞噬。

 “拿破仑没有能用剑实现的,我将用笔来实现。” ——奥诺雷-德-巴尔扎克

拿破仑去世以来如书山册海多的专著、论文和文章,可以说都是对他的身后祭悼。向这位既是书虫,又是一位铁面审查官,同时也是拥有7万本“藏书帝国”的人表示敬意,拿破仑的藏书目前分藏于不同的图书馆里。

作为一名热衷的读者,拿破仑亲自组建了他的图书馆,从藏书的构成到作品的分类都亲历亲为。他对自己最后一个图书馆,即圣赫勒拿岛的图书馆里只有5000本藏书而感到遗憾 !

枫丹白露城堡内的戴安娜长廊

枫丹白露城堡内戴安娜长廊的图书馆。图片: Florian Riva, 2014

拿破仑博览群书:历史、地理、哲学、诗歌、戏剧,甚至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轻松文学都不放过。但应该强调的,虽然拿破仑读所有的书,但他从不沾宗教书籍,这一点倒是与他作为一个法国大革命者,受启蒙运动影响者身份很一致。

拿破仑沉湎于阅读,热衷收藏,追求不断丰富他的图书收藏,更因为他被流放困锁在圣赫勒拿岛的生涯而更突出。在那孤岛上,阅读是他最喜欢的时光消遣。图书馆是拿破仑最后的权力拥有地,直到他于1821年5月5日殒逝。

用多角棱镜检视新闻和文学一年间如何纪念拿破仑,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外语部各编辑部来说,不仅是翻过纪念拿破仑一页,也是开启新的纪念年一页的理想方式,因为来年,我们要隆重纪念法国另一位享名全世界的让-巴蒂斯.波克林(Jean-Baptiste Poquelin),即众所周知的大戏剧家莫里哀诞辰400周年。

(本文作者:Patrice Martin & Florian Riva)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