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布拉格市解除与北京姐妹市关系 中国熊猫不来迎台湾穿山甲

滚动 港澳台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拒绝接受一中要求,解除与北京姐妹市关系,改与台北市缔结姐妹市。

布拉格向中国说,中国猫熊不来迎台湾穿山甲。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拒绝接受一中要求,解除与北京姐妹市关系,改与台北市缔结姐妹市。布拉格动物园原订迎接北京承诺送上的熊猫计划生变,市长贺瑞普(Zdeněk Hřib)反而钟情于台湾濒危动物穿山甲。中国熊猫和台湾穿山甲的“动物外交”之争,也因此掀起热议。

台北市立动物园两只穿山甲“果宝”及“润喉糖”,明年春天将离家远渡重洋到欧洲捷克布拉格动物园,背后牵扯复杂的外交角力。

2019年初上任的布拉格市长贺瑞普拒绝履行捷克政府“一个中国”政策,废除与北京缔结姐妹市的协议条款,两个月后市议会一致通过与台北市缔结姐妹市。曾到台湾实习的贺瑞普是个爱台派、关注西藏人权,主张“人权比猫熊还重要”,放弃北京在缔结姐妹市时答应却迟迟没送上的熊猫。他2019年3月访问台北时,表达希望台北市能赠送穿山甲,还去了台北动物园与穿山甲合照。

台北市立动物园发言人曹先绍9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贺瑞普市长小时候看过一本书,被图片里的动物吸引,觉得非常奇特,就是穿山甲,目前穿山甲在全世界因为盗猎、或环境受破坏,8个物种有好几个已被列为极度濒危,也就是在野外的存续岌岌可危,这里面就包括中华穿山甲。”

布拉格市长贺瑞普脸书11月贴出台湾穿山甲“果宝”与“润喉糖”的照片,写道“你自己看看,不是很可爱吗?”并计划让民众票选为2只穿山甲取捷克文名字。(贺瑞普脸书)

台湾穿山甲妈妈生了宝宝半年后就要被送至布拉格作外交 母子分离

曹先绍表示,两只因疫情延宕启程捷克的中华穿山甲伴侣意外喜获麟儿。“没想到竟然已成功繁殖出宝宝,宝宝需要跟妈妈照顾,至少能度过吸奶的这段时间,四、五个月以后,穿山甲宝宝才会转换习性。我们跟布拉格动物园协商之后,与贺瑞普市长幕僚讨论,从善如流,考虑到天气非常冷的时候运送,对任何航空器延迟可能造成的风险没有办法妥善应付。所以选了明年、预计三月春暖花开的时候,能让台北这对果宝和润喉糖穿山甲能运送到布拉格。让润喉糖做妈妈的过程,把小朋友顾好顾满。”

曹先绍表示,双方针对国际濒危物种共同出力,也属国际间常见的保育合作。

提到贺瑞普形容像“活的松果”的穿山甲,曹先绍说,它是全身带麟片的哺乳动物,觅食高蛋白、动物性蛋白,挖掘蚂蚁、白蚁巢穴吃幼虫或蜂蛹。在台湾,一年四季有很多养蜂农户,取得人工饵料、蜂蛹。穿山甲喜欢躲洞穴,喜欢生活在摄氏22度以上的气温,不然容易感冒。欧洲冬天下雪,布拉格动物园为了迎接穿山甲,营造控温的洞穴环境,并储备人工饲粮,希望未来能依照“台北经验”成功繁殖后代。

穿山甲。(台北市立动物园官网)

台北动物园:动物保育非动物外交 野生动物不存在政治疆界划分

外界将中国熊猫与台湾穿山甲炒作“动物外交”PK竞赛,曹先绍强调,台北动物园并未把动物保育合作当作外交为主线,我们基本观念是:野生动物并没有政治疆界划分。

曹先绍提到,国际濒危物种保育计划,必须相关专业医疗、照顾和环境达到水准才有机会参与。“台北动物园也会争取动物来源,比如说来自新加坡的棉头绢猴、金头狮狨,日本来的国王企鹅、欧洲德国来的云豹、法国来的非洲野驴、来自波兰或荷兰的金刚猩猩等。”

曹先绍表示,为了避免近亲繁殖,会去追踪各国的亲源关系。曾有评审委员、专家群到台北,竟然看到金刚猩猩单身汉宝宝,在绿色如茵的草地上,摘橘科小花来吃的温馨画面,他们的体会是,如果金刚猩猩来到气候更适宜的地方,日子会过的更好。

从荷兰到台北动物园的金刚猩猩。(台北市立动物园官网)

在外国养活穿山甲有一定难度

贺瑞普对台湾穿山甲显得期待,今年十一月在脸书(Facebook)贴出“果宝”与“润喉糖”的照片,写道“你自己看看,不是很可爱吗?”并计划让民众票选为两只穿山甲取捷克文名字。

不过台湾“穿山甲外交”能否成功仍是考验!中央社报道,台北市立动物园过去十五年仅对外借殖过六只穿山甲,送往德国、日本的动物园,其中三只没养活。

中国的熊猫进布拉格动物园的计划告吹,但在马英九时代两岸关系不错时,台北市立动物园在2008年获赠中国“团团”、“圆圆”一对熊猫,引来“统战”争议,如今已产下二只小猫熊。曹先绍说,当时采互赠模式,台北市动物园赠送梅花鹿和长鬃山羊。其它国家要饲养熊猫每年得缴约一百万美元保育费给中国,北市动物园则不须支付保育费给中国。

台湾赠送穿山甲给布拉格并不收取费用。至于团团圆圆一家四口的伙食费照顾费,曹先绍说,比起园中的亚洲象、非洲象所需照料饲养费用,穿山甲也算便宜。

前台湾驻捷克大使汪忠一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布拉格市长对穿山甲情有独钟,经过近两年准备,终于成真,好事一椿。至于熊猫,可爱又稀有,原来大家都期待,但扯上外交、人权,就变质了,动物本身就是一种友好的象征,重点是人类的态度。

来自中国的猫熊圆圆。(台北市立动物园官网)

 “动物外交”几百年来十分普遍

综合报道,赠予珍奇异兽作为友好、破冰的“动物外交”,可追溯至1820年代。当时,隶属于鄂图曼土耳其帝国的埃及总督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施行“长颈鹿外交”,将三头长颈鹿赠与法国、英国和奥地利,拉拢欧洲列强以制衡苏丹势力,巩固自身在埃及的控制权,引起轰动。中国“熊猫外交”源于武则天时期,毛泽东执政时曾先后送给苏联、朝鲜、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西班牙及墨西哥九个国家23只熊猫,象征友谊或建立外交关系。

1982年,为了保护濒临绝种熊猫,中国停止无偿赠送。1984年起,改用支付租金的方式,租借熊猫到各国,且限租10年。但因饲养熊猫所费不赀,马来西亚就曾提早归还才租借不久的两只熊猫。

俄罗斯总统普京爱狗,前保加利亚总理波瑞索夫(Boiko Borisov)曾赠送他保加利亚牧羊犬,日本也曾赠与普京秋田犬。2018年,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第三次“文金会”时,也送给南韩总统文在寅两只朝鲜“国犬”丰山犬。

动保团体反对人类以牺牲动物福利 作为友好外交工具

台湾动物社会研究会执行长朱增宏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反对“动物外交”,他指出,最常见中国熊猫外交,以保育为理由涂脂抹粉,送到国外后募款回馈熊猫保育,想将人工圈养环境生下的小熊猫野放野地,但证明难以成功。

朱增宏说:“熊猫送国外跟想透过募款,不管送到美国、德国、欧洲,甚至台湾都没有发生这样的效果,从另一个角度,动物本身离开原来的环境、家庭、父母亲,对它来讲都是紧迫、被迫离开自己的环境,都是很不适当,任何动物外交都应停止,两国之间表示友好,有太多的方式,不必拿动物来牺牲。”

朱增宏提到,另一种说法是要让民众看到各地不同动物,但是有太多没办法亲眼看到的东西,像是月亮,不见得必须亲自看到、摸到才能学习。教育、保育、复育都是借口。光是在台湾内部,仅将蒙古野马从台北动物园移到东台湾台东池上牧地,最后都难以存活。

朱增宏说:“台湾曾经想从瑞士引进北极熊,就是因为动保团体反对终止,最近就是史瓦帝尼要送长颈鹿到台湾,也是动保团体反对作罢。”

朱增宏强调,人工圈养的野生动物本身已被剥夺福利,很难去表现它自然的行为,它需要隐私、隐密,却必须被参观、观赏,送到别的国家,长途运输,再怎么营造环境,动物都很聪明,知道早已不是原来的家。政治人物、动物园产业一直要营造商业噱头,制造商机,累积政治曝光度,创造门票和周边商品收益,都是非常不可取的事。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台北报道   责编:胡力汉、梒青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