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2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身处民主国家仍受威胁 海外维族人难逃中国监控

滚动 中国大陆

近期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住在民主国家的维吾尔人,超过90%都曾被威胁过。德国之声访问了两名曾受到不同程度威胁的维吾尔人,了解他们如何从事件中,累积经验对付来自中国政府的威胁与监控。

(德国之声中文网) 住在澳大利亚的维吾尔倡议者沙吾提 (Nurgul Sawut) 过去几年将许多时间致力於与国际社会分享中国政府如何迫害住在新疆的维吾尔人。但自从2019年起,她也开始成为中国政府试图打击的对象。

沙吾提依然记得,2019年她发现自己的手机开始容易过热,电池也常常短时间内就耗尽。此外,她的手机屏幕甚至在她开启手机时,跳出一些不雅的照片。她告诉德国之声:「我很害怕,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决定尝试重新设定手机,但在那之後,不明人士开始透过WhatsApp与脸书对我的手机发动攻势。」

她提到,自己的脸书帐号有段时间突然收到大量的好友邀请,而经过她仔细研究後,她发现至少有一半的好友邀请来自假帐号。沙吾提说:「有些人帮我确认了部分的假帐号,但当我注意到这个情况时,我的好友名单中已有超过200个假帐号。我只好快速删除这些帐号,并把它们列入黑名单。」

她指出,每当她在脸书或推特上分享自己受访的片段,她会立即受到大量假帐号的攻击,而对她来说,这些经历等於是一种「折磨」。她告诉德国之声:「那些写攻击信息给我的人中,有一些明显对我做了相当程度的研究。他们会故意在讯息中提到我母亲或我姊姊的事,或是我大学时期在中国的事。这些细节资讯都让我明白,讯息不是由普通中国人所发布的。」

她表示,这些作法基本上就是要对她造成名誉上的损害。沙吾提指出,当她意识到中国政府如何持续对人在海外的她发起这些攻击时,她感到很震惊。因为即便有些问题她可以马上弄清楚缘由,但在许多状况下,她需要花上一些时间才能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後来,沙吾提的手机第二度遭到恶意软件的入侵。她指出,这次她的三星手机过热到其萤幕几乎要脱落了。她只好赶紧丢掉她的三星手机,并改使用苹果的iPhone。此外,由於她当时使用的笔记本电脑是中国企业联想的电脑,所以她在参与一场网络安全培训後,也意识到该笔记本电脑可能并不安全。

她向德国之声表示:「虽然我没有在电脑上存太多东西,但每当我把它连接到我的硬盘上时,我发现一些文件从我的硬盘上消失了。我最终只能完全更换我的笔记本电脑,并将笔记本电脑上的所有东西都删除。」

在那之後,沙吾提开始使用加密的电子邮件,避免将微信下载到她的手机上,并断开她的脸书帐号与任何外部应用程序之间的连接。她说:「我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也要保证社区成员的安全。在经历了所有这些事情之后,我对网络安全的认知实际上有所提高。」

多数住在民主国家的维吾尔人觉得受到威胁

事实上,沙吾提的经验并非单一个案。根据总部位於华府的维吾尔人权项目和阿克苏斯中亚事务协会 (Oxus Society for Central Asian Affairs) 11月发布的一项报告,有超过90%居住在民主国家的维吾尔人在接受该组织访问时表示,他们觉得自己受到威胁,而有73.5%的受访者称他们经历过数字风险丶威胁或其他形式的在线骚扰。这项调研总共访问了72名住在北美丶亚太地区与欧洲民主国家的维吾尔人。

目前居住在挪威的维吾尔维权人士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自2019年从土耳其搬到挪威後,便一直是中国国安部门威胁的对象。

调研结果也显示,多数的维吾尔人对於学习如何进一步保护自己非常有兴趣。报告写道:「89.7%的受访者表示有兴趣增加他们的安全知识。」尽管如此,维吾尔人权项目的调研结果也发现,只有33.8%的人认为他们知道在向安全专家寻求建议时应该与谁联系,另外有50%的人认为,他们没有接受过足够的数字安全培训。

此外,41.2%的受访者认为他们不知道如何报告安全事件,30.9%的受访者觉得不方便通报安全威胁相关的问题。结果还指出,只有约44.1%的受访者认为他们居住国的政府或警察会认真对待他们的案件,而有20.5%的受访者认为他们居住地的政府会认真看待他们所面临的安全问题。

来自脸书的「示爱」与死亡威胁

目前居住在挪威的维吾尔维权人士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自2019年从土耳其搬到挪威後,便一直是中国国安部门威胁的对象。他指出,自己2020年1月在脸书的Messenger软件上接到一通电话,对方警告他不要再讨论或分享与「墨玉名单」相关的内容。

同一年,他再次从Messenger接到一通电话,要求他提供自己的手机号码,以及与挪威当地维吾尔社群相关的资讯,但他拒绝提供。到了2021年3月,由於他开始与一个人权组织合作解决在泰国的维吾尔人面临到的难民身份问题,突然某日一位女性透过Messenger传讯息给他,声称她爱他,并开始问他住在哪里。

他告诉德国之声:「我试图打电话给她,但她没有接电话,不过她持续用维吾尔文写讯息给我,但她的维吾尔语的文法不太正确,最终我屏蔽了她。之後另一个声称住在海南岛三亚的女性,又用Messenger打给我,并问了类似的问题,我也屏蔽了她。」

2021年10月,另一个维吾尔人突然联系他,问他想不想与在新疆的家人联系,并要求阿尤普提供自己的电话号码。当阿尤普查了与这名维吾尔人相关的资讯时,发现他曾经在2021年7月去过土耳其,但在中国管制边境与维吾尔人出境如此严格之际,阿尤普认为一名维吾尔人能在那个时间点旅行至土耳其是不正常的。

阿尤普的侄女米热阿依·艾尔肯也在被新疆警察逮捕10个月後,在拘留中心不幸丧命。

在那之後不久,阿尤普收到了来自另一个维吾尔人的死亡威胁。根据他的说法,该维吾尔男子先在他的脸书帖文下留言,称他是走私犯,及他在新疆骗人,然後拿钱去土耳其。在他进一步调查後,他发现该男子的所在地是新疆的喀什。

阿尤普告诉德国之声,挪威当地大约有100多名维吾尔人,而至少有20多人在2020年都曾接到中国大使馆的电话,他表示,中国大使馆此举是不该被接受的。

他说:「我认为维吾尔人都有意识到潜在的风险。之前我曾与另一名维吾尔人走在挪威的街上,他突然停下来,并跟我说前面有一名中国人。我便跟他说,卑尔根是一个旅游城市,有中国游客很正常,但他却认为那名游客有可能在监视他。这代表中国政府的大外宣做得很成功,因为散居在世界各地的维吾尔人都会怀疑是否有人在监视他们,并将相关讯息分享给中国政府。」

新疆家人恐成威胁海外维吾尔人的筹码

住在民主国家的维吾尔人除了要应付中国政府的各种骚扰或监视,他们在新疆的家人往往也成为中国政府用来威胁他们的「筹码」。沙吾提告诉德国之声,她在新疆的母亲丶两个姊妹和侄子都曾多次被当地政府逮捕。此外,身为警察的儿时朋友甚至在她家人被逮捕前,被派去她家盘问她们。

她说:「他们盘问任何与我有一点关系的人,要求他们公开谴责我,这是一个广泛而有针对性的攻击。我妈妈在今年5月29日去世,而在她过世前一日,她的身体还很健康,但她隔天突然传出有呼吸问题,并在被警车送往医院的路上就已没了呼吸。」

阿尤普的多名家人自2017年起也纷纷遭到新疆警察的逮捕,他也自2017年後便与家人失去联系。今年6月,消息人士告诉德国之声阿不都外力的哥哥与姊姊被新疆政府判刑14年与12年。他的侄女米热阿依·艾尔肯也在被新疆警察逮捕10个月後,在拘留中心不幸丧命。

阿克苏斯中亚事务协会研究部主任贾丁(Bradley Jardine)告诉德国之声,海外维吾尔人在新疆的家人长被用来作为威胁他们的筹码。对他们来说,透过软件与新疆的家人联系不仅扩大了居住在民主国家的维吾尔人的风险,实际上也进一步威胁到他们在新疆的家人。

他说:「由部分的案例可见,有些海外维吾尔人的手机被植入恶意软件後,这些软件会被用来追踪海外维吾尔人与新疆维吾尔人之间的联系,这些证据可能导致在新疆的家人被逮捕丶拘留或审讯。」

贾丁认为,首先,民主国家可以真正地帮助海外维吾尔人的是协助他们通报各种可能源自中国的威胁,以及安排专门的政府人员来协助他们处理这些具体问题。此外,政府也能协助当地的维吾尔社群培养更强的数字保护技能,透过不同的培训确保维吾尔人能具备保护自己的方法。

沙吾提向德国之声表示,海外的维吾尔社群普遍都承受持续性的精神压力与心理健康问题,但她认为维吾尔人应该要坚强起来,学习在经历一件巨大创伤後,从这些经验中累积能量,继续向前迈进。

她说:「我个人体验了地狱般的经历,却又爬起来了,我仍然在这里与媒体交谈。每当一个创伤性事件发生时,它都会使我更加强大、更加有智慧。」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