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Congo Hold-Up系列调查:中国刚果建筑公司,世纪丑闻(下)

滚动 中国大陆

在中非合作论坛在达喀尔举行之际,由包括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彭博社等19家媒体、 5个专业非政府组织共同展开一项名为“抢劫刚果”(Congo Hold-Up)的系列调查,通过对非洲BGFI银行数百万份泄密文件的追踪,曝光中国-刚果“世纪合同”的幕后、巨额公共项目资金被挪用攫取的秘密。调查内容之一、由法广记者Sonia Rolley撰写的长篇文章:“Congo Hold-Up系列调查:中国刚果建筑公司,世纪丑闻”,披露了在刚果运作的中国企业及其负责人,如何充当中间人、将数百万美元资金以各种渠道转向刚果与前总统约瑟夫·卡比拉有密切关系的公司及个人。

Congo Hold-Up系列调查:中国刚果建筑公司,世纪丑闻(下)

以下是调查文章的第二部分

要素2:寻找一个体面的担保人 

刚果建筑公司的第一个大行动是在2012年10月12日-14日在金沙萨举行法语国家首脑会议的掩护下进行的。此前一年,约瑟夫-卡比拉的总统连任引发批评,他因此决定借隆重举办此次峰会来改善形势。

在幕后,卡比拉的养兄和BGFI银行刚果(金)分行总经理弗朗西斯-塞勒马尼-姆特瓦勒(Francis Selemani Mtwale)建议向此次首脑峰会的组委会提供贷款。2012年6月6日,信贷委员会提出提供贷款6500万美元,委员会在其文书中明确写明:”贷款的偿还将由中国和刚果国家之间签署的中刚项目合同收入来保证,并由中刚项目协调和监督局管理”。 

有关贷款的讨论始终处于银行与刚果国家间的保密协议之下。2012年6月14日,姆特瓦勒代表BGFI刚果(金)分行和刚果总理办公室负责财政的部长级代表帕特里斯-基特比(Patrice Kitebi)签署了该协议。当时双方同意“对编号为BGFIRDC/DEAJF/MBVE/001/06/2012的信用开立所有讨论及结论信息都属保密,未经对方同意,一方不得对外披露”。

刚果(金)分行负责人在两天后给BGFI银行利伯维尔总部的电子邮件中这样自辩:”国家坚持上述文件的高度机密性,因为它与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进行的项目要求签署一份保密协议”。调查指,当时,刚果(金)的确是处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计划之下,但该组织和世界银行一样,在当时都并不担忧刚果内部的债务问题。因此,刚果(金)银行的这一解释似乎无法令人信服。

当被调查联系时,前部长基特比没有回应。

这项贷款为什么要保密?原因也许是因为峰会的组委会本身并不知道贷款的事。无论如何,组委会主席、刚果历史学家伊西多尔-恩达韦尔是这样说的。他说:”我没有被告知政府在BGFI银行进行了贷款,”  但我们被要求专门在这家银行开设账户。 

最后,实际发放的贷款不是6500万美元,而是4000万美元,而且最终这笔贷款也没有进入峰会组委会的账户,甚至也没有进入刚果财政部的账户。这4000万美元于9月25日被支付到BGFI银行内部的一个名为 “借贷BGFI加蓬美元 “的账户,并转化为BGFI刚果金分行发放的三笔贷款。而其余的部分,50万美元被提取了现金,50万美元被转给了万-皮德博夫同一网络中的一家矿业公司Carrières du Congo(该公司在后文被再提到)。 

当被联系到时,皮德博夫(Marc Piedboeuf)和阿兰-万(Alain Wan)拒绝回答调查方提出的大部分问题,并认定调查所指的信息 “大部分是假的”,调查的做法是带有 “明显的伤害意图”。11月3日,甚至在这篇文章发表之前,他们就在金沙萨对参与此次系列调查的法国媒体Mediapart和比利时标准报(De Standaard)提出了 “诽谤诉告 “的指控。

这就是官方为举办法语国家首脑峰会借贷给中刚项目协调和监督局1400万美元中的1300万是如何使用的。文章说,对刚果金的系列调查最终未能确定贷款中最后一百万美元的去向。

但这笔贷款是必须要还的,而这正是刚果建筑公司(CCC)要做的事。自2013年2月以来,刚果建筑公司账户由四家离岸公司注入资金,这些公司由中国中铁集团(CREC)过去曾使用过的注册公司所创建,其账户设在中国和香港。在5个月的时间内共向CCC转入资金1800万美元,这一金额足以支付埃坎加负责下的中刚项目协调监督局的贷款。其中约1400万将以现金形式提取。这些资金随后被转入到中刚项目协调监督局的账户,使其有能力偿还对BGFI银行的贷款。 

文章说,这其中的操作几乎不加任何掩饰。2013年2月12日,从刚果建筑公司CCC账户中提取了426万美元,以现金形式提取。这些钱在同一天以现金存款的形式重新出现在中刚项目协调监督局的账户中。

而事实上,这笔资金的流转并没有用公文包装着现金进行,所有操作都有银行来完成。当天,BGFI银行刚果金分行的销售和市场经理马苏迪(Moustapha Massudi)给客户关系主管奥莱拉(Freddy Olela)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要求他从刚果建筑公司账户中提取这一数额,并记入中刚项目协调监督局的账户。该邮件同时抄送给了给弗朗西斯-塞勒马尼和他的业务主管莫罗-卡霍马,邮件中写道:’按照讨论的结果,请继续进行以下交易’。

当这些当事人被联系质询时,卡霍马把球踢给了BGFI银行;奥莱拉没有回应;马苏迪则说他不记得这封电子邮件,也不记得所提到的这项交易。

那么这笔钱从何而来?四家离岸公司的背后是谁?我们询问了中铁((CREC))和华刚矿业(Sicomines)的其他中国股东,询问他们是否向刚果建筑公司支付资金,或者他们是否拥有位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离岸公司,都没有获得答复。

要素3:设定明确目标 

刚果建筑公司是否被用来向前总统约瑟夫-卡比拉的核心圈子行贿?人们可以从一项操作看出这一点。2016年6月至9月,在其发展的一个关键时期,华刚矿业(Sicomines)向刚果建筑公司支付了三笔大额款项,总额2500万美元。而刚果建筑公司的杜伟将把这些钱的大部分分送给与前总统卡比拉家族有联系的公司和个人。

中刚合资的华刚矿业一年前开始生产,但在2016年,由于基地电力供应短缺,公司曾被迫降低建设目标。而短缺问题其实已出现很久,中国和刚果早期讨论时就曾提到了解决方案:在布桑加修建水电大坝。但相关的决定却迟迟没有做出。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大坝融资达成协议后仅几天,华刚矿业就向刚果建筑公司的账户首次转账约800万美元。此次转账是通过纽约的花旗银行进行的,转账内容注明的是 “合同费用”,而尽管两家公司之间并没有任何合同。当天稍后,刚果建筑公司向约瑟夫-卡比拉的妹妹和嫂子拥有的公司Sud Oil转账了约750万美元,其余的50万美元则转账至杜伟在香港和纽约的账户。

2016年8月29日,在中国和刚果相关方签署布桑加水电站建设最终合同的前几天,刚果建筑公司从华刚矿业又收到额外900万美元,资金内容仅简单标注为 “付款”。此次交易再一次通过花旗银行完成,中间人杜伟拿走了属于他的佣金份额,近100万美元。

当花旗银行被问及这些交易时,这家美国银行解释说,它 “非常注意通过内部控制确保尽职调查”,并 “不断努力管理和监督 “其业务,”以遵守法律和法规”。

在这900万美元中,有700万美元进入了正威技术合作股份公司(SZTC)的账户,该公司曾负责约瑟夫-卡比拉的私人住宅Kingakati的翻新工程。调查发现SZTC公司还通过投资公司Kwanza Capital从Sud Oil公司获得了500万美元的资金,Kwanza Capital当时正资助卢本巴希的一个商业综合建筑群Hypnose的建设,建筑群所有权归属于前国家元首卡比拉,而该商业群的地址正是卡比拉的兄弟佐伊-卡比拉(Zoé Kabila)创立的SPI公司相同:卢本巴希的Mama Yemo大道826号。当年约瑟夫-卡比拉和埃坎加出席了该建筑群的落成开幕式。 

当被问及此事时,正威技术公司表示,不认识杜伟,不了解他的业务,也没有与他有任何商业关系。

 华刚矿业在2016年9月通过在中国银行的一个账户再次向刚果建筑公司转账800万美元。而在取走自己的佣金后,杜伟通过各种渠道将大约260万美元转到全洋物流公司(AOL)的账户上,这家公司在位于英国和冰岛之间的法罗群岛注册,是轮船主的避税天堂。AOL公司至少拥有Egal公司船队中的一艘船,该公司也由与刚果前总统约瑟夫-卡比拉关系密切的人所控制:El Nino号冷冻船次年曾运送野生动物到约瑟夫-卡比拉的野生动物公园Nsele。同样,在被联系时,该公司负责人没有回应调查的提问。

此外另一项转账也引发调查方的注意,一家名为科曼(Coman)的神秘公司从刚果建筑公司那里获得了近50万美元的资金。这家公司在刚果(金)并不太被外界了解,但它是中国公司建设布桑加水电站大坝的主要刚果合作伙伴,拥有该项目的15%的股份,其占股比例甚至超过了刚果国家电力公司的占股。但没有人知道谁是科曼公司的股东。然而,人们了解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之一,他就是前总统约瑟夫-卡比拉安排在宪法法院的其私人律师诺贝特-恩库鲁。此外,人们也知道科曼公司的经理鲍尼(Claudine Paony),鲍尼是埃坎加(Moïse Ekang)的助手。 

系列调查人员去了科曼公司在卢本巴希的总部。这是一个私人住宅,只是一个提供邮箱地方。房子主人说他是科曼的创始人,但他在很久以前就把公司卖了。他拒绝再说出更多的信息,而当联系恩库鲁和鲍尼时,两人都没有回应。

要素4:清楚何时该撤离 

刚果建筑公司在其存在的后期,仍然在进行一项涉及大型中国集团的交易:矿业巨头洛阳栾川钼业购买中刚果一个磷酸盐矿床的开采权。

杜伟在2017年7月开始重组其公司,成为了公司唯一的股东。他将刚果建筑公司(CCC)的所有股份转让给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名为Harefield Overseas Ltd的公司。 

此外,杜伟还从与卡比拉家族有联系的阿拉曼达贸易有限公司手中接手了一个磷酸盐开采许可证。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不是别人,正是前总统卡比拉的合伙人阿兰-万(Alain Wan,前文有提到)。阿拉曼达贸易公司的有开采许可的磷酸盐矿位置与约瑟夫-卡比拉及其子女拥有的GEL公司的农田相邻。阿拉曼达贸易和GEL公司也同时是好几家公司的股东,如费希尔港和一家名为Carrières du Congo的矿业公司(前文有提到)。 

该磷酸盐矿床位于中刚果省博马和穆安达之间的坎齐村。在过去的20年里,居民们看到有公司和勘探工程师们在这里来来去去,他们被许诺有一天会从矿床的开采中获益,但到目前为止,居民们还是什么也没得到。而GEL公司的农场则已经在他们周围发展起来,农场的奶牛在四处游荡。

尽管调查方坚持要求,但参与这项交易的各方都没有对调查质询回应。

2018年1月,中国矿业巨头洛阳栾川钼业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刚果建筑公司(CCC)及其磷酸盐矿的开采许可证,许可证的转让仅用了三天就告完成。洛阳栾川钼业通过以超过30亿美元控制Tenke Fungurume (TFM)铜钴矿刚刚登陆刚果。2020年,该集团又以5.5亿美元获得了刚果的另一个主要矿藏–基桑富铜钴项目。

这次收购是在刚果金正在通过新的采矿法之际进行的。刚果政府借此重新谈判前加丹加省最大的采矿合同,这些合同被认为是对刚果国家不利。虽然有几家公司同意修改其合同,但与TFM直接签署的协议仍未改变。

联系到这次交易的背景,中国钼业集团解释说,杜伟是在2017年得知集团对该磷矿有兴趣的。集团还表示自己是Harefield Overseas Ltd的唯一股东,该公司是在交易时持有刚果建筑公司(CCC)的境外机构。至于中国钼业是否会开采坎子村的巨大矿藏,中国公司说它将 “在未来适当的时候 “开发该项目。

杜伟没有对调查方的质询作出回应。而根据调查所获得的信息,他现在肯定已经离开了刚果(金)。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