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34岁研究生猝死疑遭导师逼迫“干活” 家属维权被学校威胁

滚动 焦点 中国大陆

11月23日,即将在一个月后从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毕业的34岁研三学生谢鹏,倒在了学校自习室里再也没有起来,死亡证明书上写着“心源性猝死”。事后其家属虽表示要起诉校方和导师,给自己的孩子讨回一个公道,却遭学校威胁,无奈之下只能将遭遇发于网络求助。12月4日,有媒体记者前往土木工程学院院长室,询问有关谢鹏猝死一事时,院长却未给予回答。此外,记者还通过多渠道联系死者的导师董天文教授,也未获得回复。

11月23日,即将在一个月后从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毕业的34岁研三学生谢鹏,倒在了学校自习室里再也没有起来,死亡证明书上写着“心源性猝死”。事后其家属虽表示要起诉校方和导师,给自己的孩子讨回一个公道,却遭学校威胁,无奈之下只能将遭遇发于网络求助。12月4日,有媒体记者前往土木工程学院院长室,询问有关谢鹏猝死一事时,院长却未给予回答。此外,记者还通过多渠道联系死者的导师董天文教授,也未获得回复。

据谢鹏的同学称,“自己在学校经常和谢鹏见面吃饭,他病发前一两个月情绪很低落。”他的同学回忆说:“谢鹏常提到董天文老师给他派很多活,大事小事都找他,导致他的时间很紧,经常熬夜,困了就只好通过喝咖啡、抽烟来提神。10月两人见面吃饭时,谢鹏就说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太能喝酒了,心脏有些不舒服。其实他研一时已有专利,只要把毕业论文交了,就能顺利毕业。是董老师强制让他再延期半年毕业的。”

谢鹏的另一位同学表示,当天谢鹏在教室内突发状况时,他躺在地上,抽搐着,舌头外吐。过了很久,学校医务室的工作人员和救护车的人员才一起赶到,将谢鹏送到救护车上抢救。

谢鹏在山东的父母在接到儿子突发疾病的电话后驱车赶往辽宁,当他们到达医院时只见到了已没了体温的谢鹏遗体。谢鹏去世后,父母翻看他与导师董天文以及同学朋友的聊天记录,这才发现儿子的“疲惫”和“煎熬”。

原来早在今年5月,谢鹏就因身体不适前往医院就诊,当时所做的心电图报告显示,谢鹏存在心律失常。谢鹏在和同学聊天时曾说起他以心脏不适为由向董天文请假,申请回老家完成毕业论文,但未获得允许。

在谢鹏与同学、朋友的聊天记录中显示,谢鹏多次提到“我现在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按他的说法,导师很严,安排了大量工作,自己每天都在“干活”,同时要自己出钱做研究,最后导师却还是让他延期半年毕业。而据其同学的说法,他们均认为谢鹏早已具备按时毕业的条件。

另外,谢鹏与导师董天文的聊天也显示,董天文将自己课题中的多项工作交由谢鹏承担,例如资料查找、撰写课题材料及制作PPT、课题组发放福利、帮助课题组其他成员做实验、出差等。在生活方面,打扫老师办公室、早上给老师烧水、给老师送烟、去老师住所拿衣物等等杂活他都得干。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中国的高等教育体制中,到了硕士阶段,其关系表面上是导师和学生,实际中却更像奴隶主和奴隶。硕士学生对于导师来说,表面上是需要教育的对象,但更像是其团队的人力资源补充,奴隶主面对奴隶有绝对权威,掌控对奴隶的资源分配和强制分配任务等问题,奴隶只能唯命是从。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