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湾承认两岸同婚 有人欢喜有人忧

滚动 港澳台

台湾准备修法承认两岸同性婚姻。有台湾立委质疑可能发生假结婚真渗透的问题。陆委会表示会考虑人流管制和严审。有中国网民认为这是一种”台湾对大陆的统战”。

同志亦凡人负责人小刚2012年在中国创办“爱滋徒步”活动。图为2018年第六届。

台湾准备修法承认两岸同性婚姻。有台湾立委质疑可能发生假结婚真渗透的问题。陆委会表示会考虑人流管制和严审。有中国网民认为这是一种”台湾对大陆的统战”。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了中国和台湾的一些同性恋人士,他们认为这些想法都太高估了同性婚姻。

台湾2019年5月17日立法通过成为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国家,但规定跨国伴侣原生国家若不承认同婚就无法在台湾登记。在性别人权团体的支持下,至今已有台湾人和马来西亚、澳门、新加坡三对跨国伴侣,状告台湾政府,并于今年陆续取得胜诉,判决户政事务所拒绝当事人登记结婚违法。其中,台澳这对男同志伴侣今年八月创下在台获准跨国同婚登记首例,也是两岸三地同婚获台湾承认的首例。

司法院今年一月通过《涉外民事法律适用法》第46条修正草案,规定只要一方是中华民国国民,就可以在台湾登记同性结婚,草案将送立法院审议。而两岸同婚涉及两岸条例,当时并不在修法范围。大陆委员会12月5日表示,已公告研拟修正《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第41条,将明定民事所涉及大陆地区者准用涉外民事法律适用法,也就是准予大陆人民与中华民国国民同婚登记。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发表声明表示,赞同两岸婚姻可回归涉民法处理,人民的婚姻关系无分性别与国籍,都不需要一国多制。

中国公民组织、同志亦凡人负责人小刚参加2020台北同志游行。(小刚提供)

假结婚、统战  在异性婚都会发生 干嘛非得同婚?

中国公民组织同志亦凡人负责人小刚7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这个消息对中国同志群体肯定比较振奋,认为获得公平对待,台湾是华语地区,更容易沟通,很多人非常期待能反过去影响大陆。

也有中国网民在微博表示,台湾允许两岸同婚“应该是台湾对大陆同性恋群体的统战伎俩与谋略”。

小刚认为,这种说法没什么意义,他反问:“其实异性恋婚姻早就已经有了,如果要统战的话,不早就统战了?干嘛非得用同志婚姻来统治呢?同志群体又占人数那么少,有什么好统战的?它代表的的确是一个比较进步的、民主的价值观,这是肯定的。对有些酸民来说,你又要给我们输出有民主概念的东西,可能这些酸民就受不了。但是对同志、对同志友好的人士来说,他们肯定是特别欢迎的。”

有台湾立委忧心两岸同婚合法,恐引发“假结婚”到台湾渗透,造成国安风险。陆委会表示会严格查证把关,强化管理,包括面谈、审查以及人流管理的机制。

小刚认为,这种“假结婚”的顾虑,跟中国酸民称“统战”的思考角度,不谋而合。他质疑,要靠假结婚渗透台湾,异性恋不更容易?非得同性?同性占整体人群只约5%,还要面对出柜、结婚这么巨大的社会压力。

小刚说:“我不觉得同性婚姻会是一个大家都要来假结婚到台湾的一个大的概念。”

小刚认为,说这些论点的都是用同婚这议题进行炒作,不是真正关心这个议题。真正关心同婚议题,应该让外界了解台湾有这么多民主政策,是多好的事。

小刚原本和法国籍的同志伴侣在法国登记伴侣,因为法国籍伴侣调任台湾工作,台湾政府要求必须有合法结婚登记小刚才能在台湾合法居住。两人在2019年结婚并在台湾生活,小刚因此透过“依亲”专案方式取得在台湾长期居留证,和先生现居台湾。

同志亦凡人负责人小刚参加2015比利时同志游行。(小刚提供)

台湾还没有完全拥抱平等 为同婚创造机会又创造不平等

谈到台湾虽通过同性婚姻法,但对跨国同性婚姻设有限制。小刚直言,虽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但台湾没有完全拥抱平等,还是把同志婚姻区别对待,造成制度本身的不完整性和缺陷,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跨国同志在打官司。

小刚说:“(台湾)创造一个特别好的机会,但它又创造一些不平等在里面,就有现在的纠结,因为异性婚姻你肯定不在乎,谁都可以跟台湾人结婚,结了婚就按章办事,该做什么做什么。可是因为异婚和同婚的区别,就造成很多事,一碰到像这样的情况,就会有矛盾在里面,就有解决不了的不平等在里面。”

至于是否赞同将两岸婚姻比照“涉外”修法?小刚说,台湾如果自己一直坚持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应有自己的作法,就看台湾政府自己站在什么视角去思考政策。对他而言,真心希望有一天不管哪一国的人,如果是相爱的人要结婚,法律都可以保护到他们,提供他们方便,这是特别好的事。

1999年初在台北创办华人地区第一间同性恋主题书店晶晶书库的赖正哲,2012年转往北京方家胡同开了双城咖啡馆,私下倡议多元性别议题和举办相关艺文活动。

赖正哲7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假如一般异性恋婚姻里,跟大陆的配偶都可以结婚,同志婚姻不应该特殊化,异性恋不也有假结婚的问题?

中国公民组织、同志亦凡人负责人小刚2012年在中国创办“爱滋徒步”活动,图为2013年爱滋徒步发布会。(小刚提供)

两岸同志对彼此兴趣缺缺

外界对于台湾研议承认两岸婚姻出现“人流管制”、“统战”等衍生的顾虑,赖正哲说,以他在北京七年的观察,两岸同志对彼此可说“兴趣缺缺”。

赖正哲说:“(中国同志)如果真的要找结婚对象,宁愿都找外国人,因为这几年在中共的洗脑下,中国是世界第一强,台湾根本没什么。我就直接问他们,他们说不会想嫁到台湾或跟台湾人结婚。我觉得他们好像没有那么地期望,把它当作统战一部份,有点太高估了对于同婚的这个伎俩吧!”

赖正哲表示,台湾新一代同志朋友对中国朋友兴趣也不高,主要是因为国家主权定位的问题,台湾长期在国际间被中共打压,没有生存空间,他们会觉得为什么要跟中国人交往?

赖正哲提到,在中国,男同志交友普遍会下载“淡蓝网”APP,但他问身边的台湾男同志朋友们,有没有下载淡蓝网?几乎都没有,淡蓝网也试图在台湾设办公室,最后铩羽而归,做不起来,最后把人员革职,收摊回中国去。

赖正哲在北京开的双城咖啡馆,曾邀请北京影评人程青松,分享“华语同志电影20年”新书发表会。(赖正哲提供)

思想、文化、价值观差很大 怎么“谈”恋爱?

赖正哲举例,以台湾艺人大S那么深蓝,跟汪小菲的婚姻,都可能因为遇到国族认同触礁,台湾年轻人多数偏台独,会认为和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其他亚洲朋友交往,不会遇上和中国大陆定位上的争论。

赖正哲还提到一个关键,两岸人民的思想、价值观、文化、生活方式,因为民主和极权政体的差别,愈离愈远,台湾人有很强的公民意识,发生什么事件都很有涉入感,但是在北京他感到冷漠,竞争激烈,大都只管自己的事。

2020 年台北同志大游行。(路透社)

“两岸一家亲”的想像反而陷入更大挫败沮丧

赖正哲说:“他们很冷漠,几乎发生什么新闻跟他们完全没关系,我觉得是中共长期控制新闻的内容,让他们对发生在身边或自己国内的新闻也不太关心。例如河南淹大水,我第一时间马上就敲好多朋友的微信,他们甚至都不关心,还是我告诉他们,他们才知这新闻,回我时也冷冷淡淡地说,不就死几个人? ”

赖正哲提到,他到北京原以为文化相通、同文同种可以交流。“我的沮丧感会比较大,我们分明语言都可以沟通的很好,为什么有时候聊起天来或谈起话来,我们不能聊得很深、聊得很彻底?这是我自己个人的感觉。”

RFA:所以“两岸一家亲”,你真的到了当地没办法感受到这个是不是?

赖正哲说:“一点都不亲!在咖啡馆会遇很多台干、台商,他们说如果在大陆国企上班有时业务上要分组,他们马上把台湾人当外国人不要跟你同一组。诸如此类,攸关利益就不是一家亲、把你排除为外国人不是中国人。”

因此赖正哲表示,结婚要先交朋友,连大陆交友APP台湾人都不爱,要想进一步聊天谈话,又不是那么地“麻吉(契合)”,应该不容易经营很好的婚姻关系。语言并非是最大障碍,日本、韩国可能都比中国大陆的男同志更吸引台湾的同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