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公民论坛 – 潘永忠:德国新政府与中国的交往,将是“对话”与“强硬”双管齐下的合力

滚动 中国大陆

德国于9月大选后启动的新一届政府组阁成功,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日前(11月24日)公布了联合执政协议内容,从而在结束了默克尔执政16年后,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德国新政府公布的组阁协议中,颇为引人关注的焦点之一是:德国未来对华关系的立场和策略将发生怎样的变化?观察人士注意到:联合执政协议中有关对外关系的章节里,中国占据了重要的篇幅。作为德国重要的贸易伙伴,中国在德国新政府的对外政策中将占居怎样的地位?默克尔长期执政后,德国将开启怎样的新时代?我们请民主中国阵线秘书长、欧洲之声主编潘永忠先生来谈谈他的看法。

达成组建联合政府协议的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左二)在德国柏林与绿党领袖贝尔博克(右二)和自由民主党主席林德纳(左)在媒体面前合影。

法广:  德国新一届政府组阁成功后,是否将延续默克尔时代的对华政策,受到格外关注。从目前公布的联合执政协议内容看,新一届政府在对华关系的表述上,是否有变化?您对这些变化做怎样的解读?

潘永忠:对于这个问题,我从3层意思上来回答:

1、德国社民党、绿党、自民党三党组阁,称「红绿灯」联合政府,用新政府自己的语言表述:「不是改变、变更,而只是调整」,即:没有计划完全改变对华政策,但将呈现比「红黑」联合政府更加自信、更开放、更直接的姿态。默克尔时代的对华政策是否能延续?显然不再是直通车,可能是定向的曲径之道。

2、通常来说,一国外长的言论与姿态,就是展现一国的风向标,表达一国的外交政策。德国绿党主席之一、德国的准外长安娜莱娜·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新近成为媒体追踪采访的对象,她的一言一行自然是德国新政府外交政策的晴雨表。12月2日,德国每日新闻报道,准外长贝尔博克接受采访时,宣布对威权国家採取更强硬的态度(自然指向北京政府)。她这样表述:「对话是国际政治的核心部分。但这并不意味著你必须掩盖事情或保持沉默,」巴尔博克还说:「对我而言,基于价值观的外交政策,始终是对话和严谨的相互作用。」对于中国的一些问题,她明确表述了不满,表达了坚持价值观的外交政策。她说:「从长远来看,无语的沉默不是一种外交形式,即便近年来有些人是这么看的。」此话不言而喻,明里暗里批评的就是默克尔的对华绥靖隐忍政策。换句话说:未来德国新政府与中国的交往,将是「『对话』与『强硬』双管齐下的合力」。这应该是「红绿灯」联合政府的外交方略和对华政策。

3、不言自明,矛盾的焦点,也是中国政府与西方民主国家长期存在的根本性问题,用新政府执政协议的语言表述:「中国是合作伙伴,也是制度性对手」。这个「结」,无疑是结在「制度性」对峙、及普世价值与人权意识上,通俗来说,是民主与专制的博弈与对决。

法广:德国新政府的组阁协议中,在关涉台湾、香港和新疆问题时,都做出了明确地表态。您认为,未来德国将如何平衡与中国和台湾的关系?在涉港和涉疆问题上,又将如何定位?

潘永忠:新政府的联合执政协议有九个章节、含序言在内共177页,提出了一系列核心的施政目标。在表述涉华政策部分,明确了涉台、涉港和涉疆问题上的态度与立场,一是「支持『民主台湾』实际参与国际组织」,台湾衝突只能和平解决;二是批评与谴责中国在新疆地区「侵犯人权」;三是「一国两制」在香港需要得到全面恢复等。

正如新政府明确表达的那样,面对中国政府时,将使用更自信、更开放、更直接、更勇敢的语言——少一些外交花哨与含糊遮掩。应该说,新政府确实在对华外交政策上,提出了清晰而指标性的合作基础,可说是直言不讳。

据德国每日新闻的报道,中国外交部即刻警告德国未来的新政府,「不要干涉内政」。新政府应该预知北京这样的反应,因为共产党国家和中共领导层始终禁止外国干涉这些问题。

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呢?

北京的中共政府历来视新疆问题、香港问题、台湾问题等为一国的内政,不容他国触碰与干涉。

新政府的协议强调:寻求与争取在「基于人权的前提下」与中国合作。这也是美国政府一再重申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民主国家向来遵循「人权高于主权」的原则。联合国人权宣言有这样的表述:「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区别。」「并且不得因一人所属的国家或领土的政治的、行政的或者国际的地位之不同而有所区别,无论该领土是独立领土、托管领土、非自治领土或者处于其他任何主权受限制的情况之下。」

新政府的外交政策坚持「遵循普世价值观」,正视与直面「人权问题」。

法广:无论从国内、还是国际角度看,德国新一届政府面临的都将是空前的危机局势。新政府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潘永忠:在当下世人的眼里,整个世界面临的最大困境与难题是持续两年世界性的「新冠疫情」,它直接威胁到人类的健康生存、经济生产与未来发展等,德国新政府面临的主要挑战与矛盾同样如此。

不过世人皆知,在默克尔总理领导下的16年,德国具备了强大和雄厚的国本,还是经得起这次国际性危机的折腾。新任总理、社民党的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我从2017年二十国集团汉堡峰会时就关注他了,后来他担任默克尔总理的副手兼财政部长,已经表现出承担责任和解决难题的长袖善舞。眼下朔尔茨特别强调,德国目前新冠疫情形势非常严峻,他呼吁民众团结一致,积极接种疫苗,共同抗击疫情。德国也将尽快组建「疫情危机小组」。我想朔尔茨总理也懂得「纲举目张」的道理,治理与解决好疫情困局,等于舒缓了社会情绪,释放了生产力,从而为恢复经济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

朔尔茨总理希望「新内阁能够为德国的未来发挥开创性作用。」新政协议指出,德国将会提高最低工资,同时保持养老金和儿童福利的稳定,每年还将新建40万套公寓,为此德国将进行大规模的投资,但债务刹车原则不会改变。显然新总理比较侧重于民生方面。

有人说,德意志民族是一个严谨的民族,为人处世,彰显理性、客观和认真的风范。无论是哪一党派执政,基本上会承上启下,追求持续而稳定的发展。尽管新政府由三党组阁,但是德国人的严谨与规范表现突出,三党签署了联合执政的协议,就是典型的例证。

眼下,尽管面临疫情与经济双重危机,但这危情在整个世界比比皆是,德国已算是矮子里的高个子,或者说,依然是骄傲的鹤立鸡群,我仍然相信德国新政府的组织与管理能力。

同时,德国新政府对华政策的调整,在美中之间「民主与专制」的博弈与对决中,会发生力量的改变,德国会带动欧盟国家站到美国一边,也就是说,国际民主联盟将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法广:默克尔执政的16年中,德国在欧盟一直发挥着欧洲大国的责任担当和领导角色。随着默克尔时代的结束,德国能否继续发挥这种领军作用?

潘永忠:德国、法国是欧盟之首。从经济上来说,德国的GDP是世界第4位,欧盟之首;从德国的科技与制造业技术来说,可称之国际前茅;从人口来说,是欧洲之冠;从疆域来说,德国只是逊于法国;从欧盟的政治格局来说,从欧元区的经济掌控来说,在这些硬实力方面,德国都占了得天独厚。从软实力来说,德意志民族是一个严谨的民族,是一个哲学的民族、思辨的民族,德国的古典哲学传遍整个世界,影响深远。默克尔总理在欧盟一直发挥着欧洲大国的作用,是责任担当和领导角色,应该是基于她个人的智慧魅力与德意志优秀民族风范的兼而有之。

不过,除了默克尔的个人智慧魅力以外,德意志民族的软实力、硬实力,应该不会因为默克尔的卸任而消失。

这么说吧,对时下朔尔茨的新政府来说,只是万事开头难,朔尔茨在担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时,在欧盟处理「英国脱欧」、「意大利与欧盟预算纠纷」、欧洲大企业避税的「跨国企业税」方面,都有出色表现。

总而言之,朔尔茨并不是欧洲的「菜鸟」政治家,对他来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相信朔尔茨总理会展现出「万丈高楼平地起」的风范。时间会告诉天下人:随着默克尔时代的结束,朔尔茨总理将发挥出他的智慧与能力,继续保持德国在欧洲的领军作用。

法广:您如何评判默克尔执政的16年?

潘永忠:整个世界对默克尔的好评,可说是汹涌如潮,真不缺我这样的人恭维与夸奖。反正每一次德国的投票选举,我都是义无反顾的选择联盟党(CDU/CSU),对她的领导投下信任而神圣的一票,可说是始终如一。

至于说到默克尔的对华政策,「过于依赖中国」,且未能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提出批评与谴责」,对于她的「人权务虚、经贸务实」,采倾向性与怂恿的「绥靖政策」等,笔者也时常写文章批评。但我也能理解,默克尔总理出于国家利益,采用偏向和倾向性政策,恐怕也是无可奈何吧……。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