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2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国外交制裁北京冬奥 德国暂不加入抵制行列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美国政府6日正式宣布将对2022北京冬奥进行外交制裁,代表美国官员将不会出席北京冬奥。中国驻美大使馆批评美国此举是将体育政治化,中国外交部也扬言会进行反制。即将成立的德国新政府表示,暂不加入外交抵制北京冬奥的行列。

(德国之声中文网) 白宫周一 (12月6日) 表示,由于中国的人权「暴行」,美国将不派政府官员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此前中国政府曾威胁要对任何外交抵制采取反制措施。

美国总统拜登上个月说,他正在考虑对北京冬奥进行外交抵制,因为包含美国在内的多国都批评中国的人权记录,包括其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进行的迫害。

白宫新闻秘书莎琪 (Jen Psaki) 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有鉴于中国在新疆正在进行的种族灭绝丶反人类罪以及其他侵犯人权的行为,拜登政府将不派任何外交或官方代表参加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残奥会。」

她补充道,美国外交或官方代表不可能在中国於新疆施行令人震惊的侵犯人权行为时,还把北京冬奥当作平常事。她指出,过去几个月来,一些国会议员和人权倡导团体一直鼓励美国政府对北京冬奥进行外交抵制,因为这麽做不会影响美国运动员出席冬奥的权利。莎琪说:「美国队的运动员们有我们的全力支持。我们将百分之百地支持他们,并在国内为他们加油。」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Antony Blinken) 此前曾说,美国已经就北京冬奥的共同方针征求了盟友的意见。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是否会跟随美国的步伐。加拿大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说:「加拿大仍然对有关中国侵犯人权的报告深感不安。我们被告知美国的决定,我们将继续与我们的伙伴讨论这个问题。」

曾负责监督奥运会转播权交易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体育部前总裁皮尔森 (Neal Pilson) 告诉路透社,外交抵制也使企业奥运赞助商处于「尴尬处境」,但对赞助商而言,最重要的问题是美国队是否会参加。

当被问及拜登政府是否希望美国企业抵制北京冬奥时,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 (Ned Price) 告诉记者,政府不会支配私营部门的做法,但企业应该「充分认识到」在新疆发生的事情。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称美国此举是「政治操纵」,因为目前中国政府并没有向美国政治人物寄发出席北京冬奥的邀请。中国大使馆发言人表示:「事实上,没有人关心这些人是否会来,这对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成功举办与否没有任何影响。」

同日,中国外交部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如果华盛顿继续进行这种抵制,北京将采取坚决的反制措施,但却未详细说明是怎麽样的措施。美国下一次将于2028年在洛杉矶举办奥运会,这引发各界关注中国是否届时也会做出反制措施。

未来的德国政府表示暂不加入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之列。即将就任德国总理的肖尔茨本周二表示,德国政府将就如何应对中国 “非常认真地在内部以及与欧洲和世界上的伙伴进行磋商”。他说,与德国打交道的许多国家,“其政府形态都与德国所自认正确体制的完全不同”;新的德国政府必须“设法了解差异,但仍能在世界范围内友好相处”。这是一种 “对政治的聪明的理解”。

国际奥委会:尊重美国决定

国际奥委会(IOC)因似乎无视中国的人权记录而面临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但该组织重申奥运应该「超越政治」。一名国际奥委会的发言人向路透社表示:「政府官员和外交官的出席完全是每个政府的政治决定,国际奥委会完全尊重这一点。」

美国奥运会和残奥会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希尔施兰德 (Sarah Hirshland) 说,美国队「很兴奋,准备让国家感到自豪」。她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非常感谢总统和他的政府的坚定支持,我们知道这个冬天他们会在家里为我们加油。」

许多美国运动员认为,禁止他们参加奥运会是不公平的,一些支持不派官员去北京冬奥的美国议员则说,在美国人获得奖牌时在北京播放国歌符合美国的利益。虽然一些知名的共和党议员批评拜登没有对北京冬奥进行全面抵制,但曾领导过2002年盐湖城冬奥的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 (Mitt Romney) 说拜登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人权组织对拜登政府的举动表示欢迎,但表示华盛顿可以做得更多,以追究中国的责任。专家说,对于中国来说,拜登的举动与其说是对奥运会的威胁,不如说是北京威胁进行反制後所产生的问题。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商学院体育管理副教授奈洛提 (Lisa Delpy Neirotti) 说:「如果放着不管,(不派官员出席冬奥)其实不会是一则新闻。毕竟我们通常不会派出大型政府代表团出席奥运,尤其在新冠疫情期间。」

为求防堵新冠疫情,中国计划严格限制出席北京冬奥的观众人数。中国官媒表示,北京不打算邀请威胁抵制冬奥的西方政治人物。俄罗斯总统普京是唯一接受中国邀请的外国领导人。

此前,媒体报导指出澳大利亚和英国也正在考虑是否从某种程度上抵制北京冬奥。欧盟外交部门负责人萨尼诺(Stefano Sannino)上周五 (12月3日) 则表示,抵制是个别成员国的事情,而不是欧盟的共同外交政策。

总部位於华府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肯尼迪(Scott Kennedy)说,中国政府有进行反制的选择,比如限制双边对话,拖延签证,或者在奥运会上限制运动员代表团和记者的活动范围。他告诉路透社:「这些紧张局势的最终起源来自于中国已逐渐向更加专制的方向发展。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选择,但这并不代表世界其他国家就必须保持沉默。」

(路透社丶美联社)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 Chan
John Chan
5 月 之前

Word game. Quickly ww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