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2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利益抉择冲击下 抵制涉侵犯人权的新疆棉浪潮从未褪去

滚动 推荐 国际

中共在新疆实行强迫劳动、侵犯人权的行为,令国际社会持续谴责。新疆生产的棉花、番茄以及太阳能等产品已被多国禁用,在美国、加拿大、荷兰、立陶宛等多国谴责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进行种族灭绝后,新疆棉作为维吾尔人遭受强迫劳动的有力例证,更是被多方明确抵制。

中共在新疆实行强迫劳动、侵犯人权的行为,令国际社会持续谴责。新疆生产的棉花、番茄以及太阳能等产品已被多国禁用,在美国、加拿大、荷兰、立陶宛等多国谴责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进行种族灭绝后,新疆棉作为维吾尔人遭受强迫劳动的有力例证,更是被多方明确抵制。

但是在持续的抵制之下,新疆棉在国际上并非被打压到消失无踪。抵制的背后,仍有诸多看似喊着人权至上的企业,却因利益在私下放缓打压的脚步,甚至移花接木,欺骗众人。

曾有文件披露,新疆的棉花生产中,包含了维吾尔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强迫劳动的记录,有证据表明,每年有超过50万少数民族工人被强制参与到季节性采棉工作中。

ZARA分店计划遭禁止

11月29日,西班牙服裝品牌ZARA在法国波尔多的一家的分店,其扩店的计划遭到禁止,据法国官员表示,由于ZARA的母公司Inditex涉嫌从新疆强迫劳动中获益,正在接受调查,ZARA准备扩店的计划便被中止。

这是法国司法单位自今年6月起便开始进行的调查,当时有法媒指出,这是法国检警第一次针对维吾尔人权迫害议题展开行动。

Inditex当时否认这项指控,并表示他们有严格的原物料来源管控制度,但反对扩建的委员会成员之一卡尼尔表示,这是一个支持人权的政治信号,“通过阻止那些无法充分掌控自家供应商的商店进行扩张,我们希望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

而因利益涉嫌使用强迫劳动成果的企业不在少数,除包含了ZARA的西班牙母公司Inditex外,在这场调查中,还涉及日本迅销旗下的法国Uniqlo公司、法国时装集团SMCP以及美国运动鞋品牌Skechers。

以上四家企业的调查起源于多家人权机构以及个体的起诉,他们起诉这些公司滥用中国新疆棉质材料,并指控其侵犯人权,涉嫌犯有隐瞒强迫劳动、危害人类罪责。许多人权组织认为,这些遭控企业对抵制新疆棉花作出的努力并不尽职彻底,因其上下游供应链企业并没有被保证不参与对维吾尔人的迫害。

新疆棉被冠以“有机棉”

日本知名品牌“MUJI”(无印良品)同样是一家因为采用新疆棉层遭多方批评的企业,近期,其在日本、香港、台湾的官网和产品上标注的“有机棉”产品,在中国大陆的官网中却显示的是“新疆棉”,同一编号的两种标识,令外界质疑其为了销量,将产品的产地隐瞒,并称符合其人权标准。

美国在今年1月宣布禁止新疆生产的所有棉花入境美国后,无印良品2月便表示停止向美国出口新疆棉产品,并在日本、香港、台湾的官网移除所有“新疆棉”的痕迹,但“新疆棉”不再出现,却未代表新疆棉不再采用。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大陆的官网上,除“新疆棉”的标识至今未清外,其标明的生产商则是港资溢达关联公司,而溢达的子公司“昌吉溢达”已被美国商务部列入黑名单。

无印良品的这番操作令日本消费者们不满,有消费者认为自己受到了欺瞒,因为日本多数人以为无印良品已没有再使用新疆棉。

《防止维吾尔族强迫劳动法》的波折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金近日对美国国会一直未能通过《防止维吾尔族强迫劳动法》,将其送上总统拜登的办公桌产生质问,并引述消息指,“拜登政府官员一直在悄悄地告诉立法者要放慢速度”。

这样的消息并非是无稽之谈,参议院曾在今年7月通过《防止维吾尔族强迫劳动法》,该法案将禁止从新疆进口所有商品,直到有证据表明该地区未涉及强迫劳动为止,法案的共同提案人、共和党议员马可·卢比奥表示,从中国强迫劳动中获利的美国公司,如苹果和耐克,一直在游说反对该法案,并称众议院民主党籍议长佩洛西不想让该法在众议院通过。

罗金的文章指出,副国务卿谢尔曼曾明确表示,政府倾向于采用更有针对性和更慎重的方法来确定哪些商品是强迫劳动的产物。

此前便有多家报道称,苹果公司、耐克、可口可乐、好市多和巴塔哥尼亚等,均曾向美国参议院进行游说,而众议院即将通过的《防止维吾尔族强迫劳动法》则是由众议员吉姆·麦戈文提议的版本,但与参议院版本不同。两版法案的不一致且没有明确的协调计划,令法案最终通过的时刻遥遥无期,而这背后是否有利益的考量让人很难否定。

利益的诱惑令坚持捍卫人权更加艰难

对于许多企业来说,捍卫人权和抵制强迫劳动是文化所在,但在利益的冲击下,能否保持本心已成为一项考验。

今年11月,有一份名为《洗棉,新疆棉如何在国际供应链中黯然失色》的报告中称,仍有一百多个国际品牌销售与维吾尔强迫劳动有关的棉制品,他们发现使用新疆棉花的五家中国主要纱线和面料供应商,利用将其半成品出口给国际中间商后运往全世界,使新疆棉花依旧在国际中流通。

日本维权人士平野雨龙说,无印良品的行为令人质疑,其是否是想继续利用这些手法,继续使用新疆棉来赚钱,并认为无印良品理应重新审视新疆用料政策,加入抵制“新疆棉”的行动;曾公开披露受中共迫害的维吾尔族人木海然木·买买提力称,无印与被指控侵害人权的中共组织 “难以撇清关系”,其只重商业利益的行为令人难以接受。

虽然有企业在弄虚作假,也有企业试图游说政府,但仍然有许多品牌站在抵制强迫劳动的一方,为其工人和消费者树立一道保护之门,因为他们知道,来自新疆的许多产品廉价的背后,可能是维吾尔族以及其他少民族的血和泪。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