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5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欧洲思想文化长廊 – 爱拉斯莫的生活与思想第十七节 一个邪恶的君主会败坏整个民族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提要」爱拉斯莫提出了明君的标准,他应效法基督,成为全民的楷模。如此,他便可以引领国族实现普遍善,教诲臣民以合乎道德的生活方式,建立起善好的社会。这个社会展现的是基督教的博爱价值。但是,一位昏君,却会以自己的恶行,将整个国族拉向堕落。

爱拉斯莫 (Desiderius Erasmus en 1523 peint par Hans Holbein le Jeune )

问:君主可以是民族的好榜样,也可以成为坏榜样。这后一种危害,可能性更大吧?

答:是的。在爱拉斯莫看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可怕的厄运,是由一位邪恶的君主来统治,因为他不仅造成民众的痛苦,更造成民族的道德败坏。爱拉斯莫说,“生活当中,最有裨益的事情,莫过于一个贤明、良善的君主统治。反之,祸害最深的,莫过于一个愚蠢、邪恶的君主统治”。为什么这么说呢?这就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那种榜样的力量。我们可以设想,一位愚蠢却自以为聪明的君主,他的身边自然会集合起一群比他更愚蠢的人。因为聪明人一是不会主动来为他服务,二是就算在统治集团内有聪明人,也必然会遭排斥,被驱逐出决策层。所以你会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一些常人看来不可理喻的事情,却会在国家的内外政策中反映出来,因为在君主制下,或者类似君主制的独裁统治下,国家决策系于最高统治者一人,如果这个统治者的判断力出了问题,那整个国家的命运就会陷入极大的危险。但是,世界历史上还有另外一种统治者,他们会自以为聪明,一意孤行地去设计一个他心目中的国家民族大业,如当年的希特勒,他就是自以为是地为德意志民族设计了一条实现所谓复兴大业的道路。结果是把德意志民族带进了万劫不复之地。爱拉斯莫是以耶稣基督为榜样,来设计君主的品性模式。但是他心里知道,无数君主走在相反的道路上。他举出古代罗马三个最邪恶的君主,尼禄、卡里古拉、爱拉伽巴鲁斯为例,说,“一个恶君的祸害,体现着魔鬼的形象,集歹毒与暴力于一身,用他拥有的全部资源用来破坏人类生活”。

问:除了国策方面,爱拉斯莫似乎更注意一个君主对民族道德的影响。

答:是的。在文艺复兴时代,不管是罗马教廷还是各国君主,在道德问题上都相当的伪善。他们一方面要表现出对基督教信条的遵奉,宣称效法基督,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海外财富的掠夺,他们愈发贪婪,需要大量的金钱来维持腐化的生活。为了占有财富,争夺权力是先决的条件。我们在前面介绍《愚人颂》的时候,已经看到爱拉斯莫对这些权贵阶层道德败坏的抨击。我们要知道,在爱拉斯莫的时代,他要实现自己的社会生活和宗教信仰的理想,只有一条路,就是寄望贤君。所以他一方面告诉君主应该具有何种品质才算一个好君王,一方面又提醒君王,他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何种社会后果和道德后果。他说,“恶君的腐化堕落的传播,比任何瘟疫的传播都更快更广泛,而君主遵循一种无可指责的生活,则会更迅速有效地提升公共的道德水准”。这话其实就是我们中国人常说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春秋时代的哲人墨子,曾经说过,“楚灵王好事细要,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胁息然后带,扶墙然后起, 比期年,朝有黧黑之色,是其何故也?君说之,故臣能之”。这就是说,楚灵王喜欢人体型消瘦,所以臣下就只吃一顿饭,还要吸气收腹,用带子束腰,以至宫廷中人皆黑瘦。后人把这总结成“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类似的例子可以说是比比皆是。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好勇斗狠,横蛮无理,他手下的人一定会对外咄咄逼人,满世界招人烦。他治下的臣民也会狺狺狂吠,丢尽国家脸面。同时,一国的统治者刻薄寡恩,睚眦必报,那必是冤狱遍于国中,人人道路以目。因为不受限制的权力,必会吞噬社会一切自由的空间,让一个国族陷入整体被奴役的状态。这个状态,不是外敌侵入所造成的,而是统治者心性的邪恶所造成。所以爱拉斯莫说,“没有任何扫帚星,没有任何命定的力量,能够像君主的生活支配并转变其臣民之道德立场与品性那样,影响人类事物的发展”。他结合自己观察到的社会状况,结合他所体会到的君主的品性与臣民品性的互相牵扯,指出,“庶民效仿起他们眼见自己君主之所作所为来,最是高兴。赌棍治天下,赌博猖獗,好斗者治天下,争斗肆虐,饕餮之徒治天下,众民坐吃山空。好色之徒治天下,百姓纲常尽失。冷血鬼治天下,人人互相倾轧。掀开历史书页,你总能发现,一个时代的道德状况,就反映着他的君主过着怎样的生活”。

问:爱拉斯莫讲得很好,我看他对查理五世寄望很高,所以苦口婆心地教诲他。

答:是的。《论基督教君主的教育》一书,实际上寄托了爱拉斯莫的政治理想,这些理想至今仍然闪耀着光辉。只是在民主宪政国家中,人民能以自己的理想,自己的要求来选择他们的领导人,而在专制国家中,百姓只能寄希望于自然的更替。不过,自然更替的结果之好坏,那就全凭运气了。所以爱拉斯莫借手中一支笔来教育君主,告诉他们说,“君主必须小心,不要走上邪路,令难以计数的民众来效仿他为非作歹。出于同样的原因,他应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楷模,从而带来众多的民众趋向善良”。再进一步,爱拉斯莫相信有神圣的力量在左右着君主的行为。君主只要遵循上帝的指引,他就有力量为国族谋取福祉。他说,“因为上帝的仁慈无所不在,并不需要任何人的服务,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所以,一位伟大的君主应该体现上帝这位永恒君主的形象。他本来就有责任,为每一个人赢得自由的善良意志。而且,一位伟大的君主,他治下的国族应该是自由的,这就要求君王自身能够摆脱世间各类邪恶的诱惑,因为这种诱惑实际上是一种奴役。

问:他这是说君王所受的奴役是自身的欲望吧?

答:是的。爱拉斯莫认为,“一切奴役状态都是可怜、可鄙的,而其中最可鄙的是沦为邪恶与可耻的欲望的奴役”。爱拉斯莫接着问,“如果一个人声称主宰着自由的人,自己却受到欲求、怒气、贪婪和野心以及其他种种不体面的主子的奴役,还有人比这更可悲吗”?他这是在告诫君王,君王自身不正常的、丧失尊严的野心和欲望,就是对他自身的奴役,当君王是个受奴役之人时,他的国家和人民都不会有自由。所以,他希望君王能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心胸宽阔、仁慈的自由人。这样,才会使整个民族成为宽宏大量的自由的民族。依我看,爱拉斯莫的期望是太高了。好,我们下次再谈。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