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2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新任主教冀修补社会撕裂续为六四亡者祈祷 学者称人选难能可贵

滚动 港澳台

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一职悬空超过两年,梵蒂冈今年5月公布任命耶稣会中华省省会长周守仁接任天主教香港教区第九任主教,上星期六举行晋牧礼仪。周守仁在致辞表示,教区绝不能缺少青年和灵修的培育,缺乏年青人的教会是没有将来的团体。周守仁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希望教会可以作为桥梁去修补社会撕裂,他又表示六四是伤痛的经验,教会在将来会继续为亡者祈祷。有学者表示,在香港的政治环境处于一个困难的时刻,周守仁是一个难能可贵的主教人选,认为他可以作为一个持平的声音,巩固香港教区的特定位置。

周守仁 12月4日正式接任天主教香港教区第九任主教。 (天主教香港教区图片)

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一职悬空超过两年,梵蒂冈今年5月公布任命耶稣会中华省省会长周守仁接任天主教香港教区第九任主教,上星期六举行晋牧礼仪。周守仁在致辞表示,教区绝不能缺少青年和灵修的培育,缺乏年青人的教会是没有将来的团体。周守仁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希望教会可以作为桥梁去修补社会撕裂,他又表示六四是伤痛的经验,教会在将来会继续为亡者祈祷。有学者表示,在香港的政治环境处于一个困难的时刻,周守仁是一个难能可贵的主教人选,认为他可以作为一个持平的声音,巩固香港教区的特定位置。

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一职,自上任主教杨鸣章2019年1月初因病去世后,悬空超过两年,一直由荣休主教汤汉枢机担任宗座署理。

周守仁正式接任香港教区主教

外界一度盛传,“开明派”的辅理主教夏志诚是热门接任人选。但2019年6月爆发反送中运动之后,夏志诚同情抗争者,多次走到示威现场与抗争者唱圣诗及对话,希望缓和抗争者与警方的对立情绪,有报道指教廷担心由夏志诚出任香港教区主教,可能会触怒北京。

过去两年间,多次传出“亲北京”的香港教区神父蔡惠民是另一名升任主教的热门人选,但受到教区内部大力反对。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去年底曾经表明,如果梵蒂冈任命蔡惠民担任香港教区主教,他死后不愿意葬在主教座堂,以示强烈的不满。

去年底亦有报道指,梵蒂冈考虑由夏志诚及蔡惠民之外的“第三人选”接任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一职。最终梵蒂冈今年5月17日公布,教宗方济各任命现年62岁的耶稣会中华省省会长周守仁接任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并在上星期六(12月4日)举行晋牧礼仪。

强调主教要有包容性容纳不同声音

周守仁在致辞表示,教区绝不能缺少青年和灵修的培育,缺乏年青人的教会是没有将来的团体。他又表示,教会不可能忘记贫苦、被边缘化及被遗忘的人士,以及生态环境,人们的共同家园。

周守仁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作为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立场温和一些会比较好,而且要有包容及容纳性,让不同立场的声音都有机会发表。

天主教香港教区新任主教 周守仁 表示,六四事件是伤痛的经历,教会将来会继续为亡者祈祷 (美国之音汤惠芸)

周守仁说:“其实温不温和,最重要是要有一个包容性、有一个容纳性,不同的声音都有机会去给它们发表,都表达到出来的,我觉得这个是重要,所以那个多元合一,这个是我一直都很坚持的东西。”

冀教会作为桥梁修补社会撕裂

对于过去两年反修例运动之后,如何修补社会撕裂,周守仁表示,希望教会可以作为桥梁,他又呼吁各方以最大的诚意,放下坚持及执着去沟通,不过,他坦言最重要是信任及信心的问题,加上社会环境变得很快,以及疫情等复杂因素之下,短期内不容易做到,暂时亦没有具体的方案。

周守仁说:“各方面都要有诚意,都要放低(下)一些自己的坚持、自己的执着,当然每人都会有他的坚持的,都会有些他很核心的价值,但是在价值里面如果我们都可以相遇的,只不过是怎样表达他们的价值出来,这个才是一个问题。所以我相信大家有一份诚意,真的愿意去同对方去有一个接洽、一个接触、一个交谈,而我们做教会的,都很愿意做一个桥梁、一个平台,让这件事发生的。不会说一开始就完成的,因为每个人都一定有很大的信心问题、有信任问题,这个是需要时间去慢慢‘test the water’,即是要‘试水温’,这样我相信会慢慢有一份诚意,有这一方的诚意的话,一定会成事,因为我们相信有天主的,这个神是一个公义大爱的神,祂会帮我们的。”

形容六四伤痛经验续为亡者祈祷

对于过往有主教为六四事件发声以及举办祈祷会,周守仁回应表示六四是伤痛的经验,不希望会再发生,教会在将来会继续为亡者祈祷。

周守仁说:“(六四)是一个伤痛的经验,在我来讲真的是一个伤痛的经验,我们不希望这个伤痛的经验会再发生,都是希望能够大家都能够多些了解对方的立场和困境,每一个人其实都有他的困境、都有他的处境,只不过有时我们不去理(会)对方的困境,只是看到自己的困境。这个在教会里面我们为亡者祈祷一路(直)都有的,我们都可以继续为修和祈祷,为一份的共容去祈祷,这些绝对可以的。”

教会需要年青人延续使命

周守仁又呼吁各界给予年青人空间,让年青人去表达自己,并且陪伴年青人去寻找将来的愿境,他一直以来对年青人都很有信心,因为教会以及任何一个团体都不能够欠缺年青人去延续使命。

周守仁说:“你任何一个团体都是的,你没有了年青人的话,这个团体怎样继续下去呢﹖过得十几20年、30年就没有了,而这个是我们的使命,使命需要人延续的,我们不只是讲number(数目)、人口,而是一个使命,我们需要年青人去了解我们的使命,去跟我们、认同我们的使命一齐,我们都需要同他们(年青人)谈的,不只是他们去听我们,年青人他们都有他们的看法的,将来教会应该怎样走,(那)个世界怎样走,我们都要听,共同找到一个使命,是能够大家都可以向前行的。”

被问及国安法对教会的事务有没有影响﹖周守仁回应表示,国安法的情况仍然不断发展中,暂时不清楚有何影响,如果有机会他乐意向当局表达意见。

周守仁说:“国安法我想大家都仍然、我不知道政府怎样看国安法,即是我觉得这个(国安法)仍然是一个developing(发展中)的situation(状况)来的,不是一个我们大家已经很清楚怎样的,我们继续要去静待去听,如果有机会它(当局)问我一些意见,我都会去表达,但是未有(机会)。”

教友望团结教会政治问题不敢讲太多

教友巢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希望新任主教周守仁可以让香港教会更团结,亦可以扮演中国内地教会的桥梁角色。巢先生又表示,过去两年社会上太多撕裂与纷扰,关于政治的问题他不敢讲太多,希望新任主教在信仰方面做得好些就可以。

巢先生说:“最主要是讲多些关于天主的东西,让我们大家可以团结一些,跟我们(中国)内地的教会做好那个桥梁的角色,为我们教友来讲,期望一个主教是在牧民方面就是做得好些的,即是关于政治那些,我不敢讲太多,即是最重要是牧民方面做好些就可以了。”

年青人望社会各界别当他们“无到”

15岁在香港就读国际学校Year 10的关同学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希望周守仁成为一个好的主教,多些关心年青人。关同学又表示,希望社会各界不要当年青人“无到”(不存在、无角色)。

记者问:“(作为年青人)最期望譬如在宗教上、在社会上得到些怎样的理解或者认同﹖”

关同学说:“就是不要当我们‘无到’(不存在、无角色),就是这样。”

学者指周守仁是主教难能可贵人选

本身是天主教徒的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在香港的政治环境处于一个困难的时刻,周守仁是一个难能可贵的主教人选,认为他可以作为一个持平的声音。

本身是天主教徒的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 陈家洛 表示,在香港的政治环境处于一个困难的时刻,周守仁是一个难能可贵的主教人选,认为他可以作为一个持平的声音,巩固香港教区的特定位置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家洛说:“我想(周守仁)这个(主教)人选是一个比较容易被广泛的信徒可以接受的一个人选来的。他有教育的背景、他是耶稣会出身,也熟悉香港的民情的一个主教来讲,我相信很难能可贵的,特别是这个比较困难的时候,困难是在于香港的政治形势,过去几年针对教育界的也好,或者针对年轻人的一些种种的冲击、甚至打压,有一个有这样(教育)背景出身的主教,我希望见到的就是可以在一个这么紧绷的社会气氛当中,他可以不单守住自己的本份,亦都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在教会里面所讲的社会训道,亦都是强调社会公义,亦都强调和平及正义,在这些基础之上可以帮到香港去作为一个持平的声音,不是一面倒要去支持某一个现在的主调论述这么简单,这个是困难的,但是我们永远做教友都希望抱持一个希望。”

冀团结教会巩固香港教区特定位置

对于周守仁正式获任命为天主教香港教区新任主教前,有不同的人选传出,陈家洛表示,相信教宗方济各在任命香港教区主教时,最希望是做到团结教会,巩固香港教区的特定位置。

陈家洛说:“宗座即是方济各,他必然要考虑到对香港这个这么特别的教区,在中国这个地方找主教的时候,是怎样做到第一团结教友、教会,第二就是秉持我们教会的一些核心价值,第三就是在一个这么困难的时期当中,在香港现在面对着我们在讲的自由倒退,包括可能是对信仰上的种种的压力、误解,乃至可能部份人会觉得打压都好,是可以有一个比较稳妥的一个领导的能力;而可以凝聚到各方面,在教会里面的朋友一齐、齐心协力吧,去巩固着香港教会在中国、在这个地区里面一个特定的时期的特定的位置,这个反而是重中之重了。在过往听过的不同的人选当中,我相信周守仁神父本身是会给人多些这方面的信心的。”

国安法下仍要为宗教自由发声

对于国安法之下香港将来如何保障宗教自由,陈家洛认为相当困难,尤其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无神论的政权,加上“宗教中国化”等政策措施,会令香港人感到不安。不过,他强调作为天主教徒仍然要为宗教自由发声。

陈家洛说:“始终中国的政权是一个无神论的政权,在这个无神论的政权的基础之上,它们所讲的‘爱国教会’,又或者一些‘宗教中国化’的政策措施,其实是会让我们不安的地方是有很多的。所以即使我们在香港这个地方,尽管一国两制底下我们可以叫做可不可以‘偏安’一些,我觉得都不能够回避在中国大陆里面,或者其他地方它们的信仰、他们的宗教的仪式、礼仪,乃至他们聚集的场所,如果是受到不公道的待遇,我们都应该为它们出(发)声。”

周守仁曾留学美国有多年教育经验

今年8月7日年满62岁的周守仁,1984年加入耶稣会,1988年起于该会开办的九龙华仁书院和香港华仁书院任教,1994年晋铎后曾兼任校牧,2007年和翌年起担任两所华仁书院校监至今。 2018年起担任耶稣会中华省省会长,是继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后,再有一位出任正权主教的修会人士。

周守仁在香港华仁书院中学毕业后,到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念书,取得心理/哲学学士和教育心理学硕士,回香港后曾于两所华仁书院任教。 1993年领受执事圣职后,周守仁再到美国芝加哥罗耀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Chicago)攻读机构发展硕士,翌年回港后晋铎,并于1995年再在两所华仁书院任教和担任校牧。

周守仁于2006年取得美国哈佛大学教育博士学位,并先后于2007和2008年接替狄恒神父,出任两所华仁书院的校监,其后多次以华仁校监身份接受传媒访问。

反修例运动期间关注年青人诉求

周守仁去年接受《明报周刊》访问表示,1988年他在九龙华仁书院实习,翌年发生六四事件,他当时告诉学生他会上街,谁要跟着来就来。周守仁又表示,多年在外国生活的他才发现,除了“国际人”,他的内心深处还有“香港人”和“中国人”的身份认同。

周守仁亦有谈及反修例运动表示,香港社会越趋分化,华仁书院旧生、学生和老师都有蓝有黄,他坦言这个世界没有人是中立,他自己也不是中立,但是他会包容各种意见。

周守仁曾经在社交网站Facebook撰文表示,年轻人的诉求令人动容,但以暴易暴只会令暴力继续增大、仇恨更深,他认为以暴力解决问题令原来善良的“初心”变得暗晦无光。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